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46章 緣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6章 緣分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46節第246章緣分

從北京到東北坐火車,黑鐵膽和韓冰兩個人乘的是一間包廂。

火車啟動前,除了他們兩個,包廂里另外四個人也上來了。一位身穿黃軍裝,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一位是頭戴狗皮帽子的中年漢子。一位是穿著運動服的小夥子。還有一位是戴著高度近視眼鏡、拿著一部手提電腦的年輕姑娘。

經介紹,老者姓張,中年漢子姓王,年輕小夥子姓李,姑娘姓趙。

韓冰說,好啊,你們幾個,是張王李趙湊齊了。

當他們幾個聽說黑鐵膽姓黑時,都有些驚奇,黑姓,在中國實在是太少了。

中年漢子上來后,包廂里的氣氛就顯得熱鬧起來。也難怪,誰讓人家是東北二人傳演員呢。他說,他還是趙本山的徒弟。聽說是趙本山的徒弟,韓冰他們都來了興趣。

趙本山,他們可是太熟悉了。

他在中國傳統節日春節聯歡晚會上享有極高聲望,被譽為「紅笑星」、」「土神」、「小品王」」、「東方卓別林」、「中國笑星」等美譽。曾經蟬聯10餘年春節聯歡晚會「最受歡迎作品獎」得主。創立有本山傳媒集團,任董事長。集團業務包括電影、電視劇、劉老根大舞台連鎖劇場等。近年來因大力提攜新人、熱衷慈善事業等義舉而贏得廣泛好評。

十幾年前,來自東北黑土地的農民演員趙本山,把鄉間的笑聲帶上了受國人矚目的中央電視台春節晚會,使遼北小品這一帶著原生態的幽默詼諧和泥土芳香的新鮮藝術樣式,躋身於中國最高藝術殿堂,並在瞬間博得全國電視觀眾的滿堂喝彩。毋庸置疑,喜劇笑星趙本山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獲得國人最多笑聲和掌聲的小品演員,甚至有人把他稱為中國的「卓別林」。

黑鐵膽知道,趙本山既是演藝大明星,更是方言文化產業發展的成功領軍人物,曾經榮登《福布斯》文化名人富豪榜的趙本山,最近又傳出身家超過7億元的傳言。

雖然傳言無法證實,但倘若屬實,趙本山毫無疑問將成為國內演藝明星中的首富。

值得一提的是,坐擁巨額財富的趙本山,發家之路並不是靠一般人所熟知的走穴、演出等獲取,他自有一套生意經。他的創富之路,在某種程度上講,就是東北方言文化做強做大的產業之路。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談起了趙本山的致富之路來。

黑鐵膽覺得,趙本山是一個極有頭腦的人。

早年《福布斯》公布他的年收入為1300萬元時,曾有記者就此數字與趙本山交流過,他笑著說:「我就能賺這點錢嗎?」

隨後,他又補充道:「說實話,我究竟有多少錢,我自己也不知道。」

趙本山的確具有許多演藝明星不具備的長遠眼光。當許多明星上過央視春晚后就到處走穴賺錢時,趙本山卻憑藉著春晚這個平台的影響力,另闢蹊徑,搞起影視劇來。並通過影視劇成功擴大了自己的影響力,使趙本山這個名字不僅僅是「小品王」,更是影視王。

就在這2002年,他的第一部電視連續劇《劉老根》在央視一套播出之後,取得了極為火爆的效應,狠狠地賺了一把。據趙本山講,他以後還要拍《劉老根2》,甚至是《劉老根3》。

目前,「劉老根」已經被趙本山在國家工商總局申請為註冊商標,不僅有效保護了自身的合法權益,也為品牌價值的累積找到了實現的載體。據業內人士估測,「劉老根」這個品牌的價值至少在1000萬元以上。

談起《劉老根》,黑鐵膽就說,冰冰啊,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劇中的那個董事長也叫韓冰。

王大哥說,不錯,演完了《劉老根》,王娟就不叫王娟了,「韓冰」成了她的代名詞。之後,王娟又出演了一系列的「董事長」、「總經理」。不了解她的觀眾,還以為她真的就是個董事長。其實王娟已經當了三十多年的演員,在上個世紀80年代就加入了鐵嶺民間藝術團,和趙本山、潘長江做同事。

韓冰一聽來了興緻,她連聲好,是嘛,看來,這個韓冰的含金量不低。

黑鐵膽說,《劉老根兒》的片尾曲就不錯,道出了人生的真諦。「為了圓上心中的夢,你賭上了一輩子的情,歷盡艱辛不回頭,老牛拉套勁兒不松。青絲變白髮,改不了心中的愛。條條皺紋積下了苦辣酸甜的風雨行程;人生就是一場拼爭,每天都在攀登;爬過這首山,越過那道嶺,眼前又是一座峰。人人都有一個夢想,每天都在圓這個夢——圓出了愛,圓出了情,圓出個無悔無怨的人生……」

黑鐵膽的話,激起了包廂內幾個人的共鳴。

小趙說,是啊,人的一生,不就是為了圓一個夢嗎?

說到圓夢,包廂內一下子沉寂起來,也許,他們都在思索各自心中的那個夢吧!

大家沉寂了一會兒,黑鐵膽感嘆道,東北多奇人啊!

韓冰說,就是。

這時,王大哥從行李箱里拿出來幾瓶燒刀子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咱們相聚在列車上,就是緣分。來,喝幾杯,暖和暖和。」

王大哥不論男女,每人遞上了一小瓶。

王大哥說,我父親有一個好朋友,最好的是喝「燒刀子」,且不需要酒菜。三十多年前,正是窮正是買糧要糧票買肉要肉票買牛奶要醫生證明的時候,他經常上我家來,找我父親這個在普通人眼裡是知識分子的人聊天,每次他都揣著個瓶子,裝著半斤散打的、幾分錢一兩的酒。

到了我家,叫著我母親說「嫂子,別預備菜,給我頭蒜就行。」然後,就著一頭大蒜,一口口地喝酒,和我父親神侃,等蒜吃完、酒也喝完,告聲叨擾就走了。他對酒的那種滿足,在那種貧窮的生活中瀟瀟洒灑地過日子的神態,讓我迄今難忘。可惜,他六十多歲就走了,因為肝癌。

這時,韓冰和小趙都說她們不會喝。

王大哥不依,他說,有句俗話,叫做「喝酒的怕碰上扎小辮的」,意思就是說,若是碰上會喝酒的女士,男生絕對會喝倒。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