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52章 驚天大逆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2章 驚天大逆轉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52節第252章驚天大逆轉

張王李趙幾個人現在是面面相覷,天啊,50萬元。他們幾個人現在就是把身上的現金全部兌上,也不一定能湊夠。

黑鐵膽說,如果是小趙姑娘撞碎的話,這位警官說的比較客觀。但問題的關鍵是,這隻杯子並不是小趙撞碎的。我們親眼所見,這隻杯子是這位老兄自己不小心掉到地上的。」

張王李趙都連聲說,是啊,這件事與我們無關。

其實,黑鐵膽這次外出旅行結婚,他身上的那張信用卡遠不至有50萬元,可他早就決定一分錢也不會給這群王八蛋。

小趙姑娘怯聲怯氣地對胖頭警察說,警察同志,要不我給我的老師魏書生聯繫一下,讓他給你說。

胖頭警察冷笑道,魏書生是誰?他能替你拿50萬?

韓冰說,魏老師是盤錦市教委主任,全國勞模,是當代孔子。

胖頭說,我不管他是誰,只要他能拿出50萬,哪怕他是一個乞丐也行。如果他拿不出來,就是孔老二來了也不行。孔老二是誰,不就是古代那個窮酸書生嗎?

黑鐵膽說,看你說的,怎麼扯上了孔老二。

胖頭說,我這是話粗理不粗。

黑鐵膽知道警察和阿東他們是一夥的,也明白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他只好借故上了衛生間,給北京中組部的老同學江白帆打了一個電話,將他們幾個人現在的處境一一告訴了江白帆。

江白帆在電話裡面安慰黑鐵膽說:「鐵膽啊,你不用擔心。我現在就同鐵道部的劉志軍聯繫,一會兒就會有人過去了解情況。你們應該會沒事的。」

劉志軍這個人,黑鐵膽也聽說過,他現在雖然是鐵道部的副部長,但能量很大。黑鐵膽想,只要這個劉志軍發了話,事情肯定能擺平。

黑鐵膽就知道,江白帆肯定會有辦法。他現在可是中組部的一名副司長,他打個電話,下面的人能不聽?黑鐵膽本來是不願給江白帆找麻煩的,可眼下這事,他們明明是被人陷害了,如果不把事情說清,賠錢是小事,長了這幫無恥小人的氣焰是大事。決不能這幫鬼孫的陰謀得逞,否則他們仍要繼續坑害不知多少的遊客。

和江白帆通了電話走出洗手間后,他發現胖頭警察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這次按50萬元下刀,胖頭也感到有點太狠。但沒辦法,事情已經頂到這個地步了,這也不能怪他,誰讓這幫楞小子不願協商呢。如果是協商,像這樣的情況,他們一般出個5萬塊錢可以了。實在沒錢,能拿出1萬塊錢也行。

1萬塊錢,這是底線了。以前,這種情況最多的時候,他們曾拿到過10萬塊錢,最少的是1萬塊錢。

不過,今天這個50萬元這個數,也是黑鐵膽他們幾個人自找的。更何況,阿東、阿西這幾個人從每筆交易中是給他們這兩個警察孝敬50%的,他也是不能白拿的啊!他總不能向著黑鐵膽他們吧。正是因為有他在關照,有老專家在幫閑,阿西他們才能在列車上不斷地「碰瓷」。

胖頭警察正在想著心事,突然列車長和列車警長兩個人就帶著幾名乘警來到了這間警務室。

胖頭連忙起身迎了上來,他不知道為什麼列車的這兩位最高長官會一併光臨。

胖頭一見到警長,連忙點頭哈腰地上前打招呼。誰知警長卻鐵青著臉,好像沒有看到他,這讓胖頭感到有些不對頭。

列車長進來后,四下里看了看,問道:「哪位是黑鐵膽先生?」

一聽列車長問黑鐵膽叫先生,胖頭就明白,這一次是遇到大麻煩了。

韓冰他們一看列車長問黑鐵膽叫先生,而站在一旁的胖頭警察已經顯出膽戰心驚的樣子,就知道現在有門兒了。

黑鐵膽故作平靜地說,我,我就是。

列車長立即上前緊緊地握住黑鐵膽的手說,黑總,你好,你好。我姓白,是這趟列車的列車長,這位是黃警長。聽上面講,在車上發生了誤會,讓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我們會處理好的。

黑鐵膽說,沒事,沒事,只要把事情澄清就行。

接下來,白列車長就打了一個電話,好像是在向某位更大的領導彙報。內容大致是他已經和黑鐵膽見上了面,事情會馬上得到妥善處理。

最後又聽到列車長對著手機說:「您放心,這件事我們一定會處理好的。」

黃警長則翻看著昨天的筆錄,還有今天的專家鑒定書,然後他對胖頭警察說:「你現在立即將這幾個人控制,對了,還有那個白山泉。」

胖頭警察連忙立正說:「是,黃警長。」

剛才還是得意洋洋的阿東、阿西他們現在完全傻眼了,他們不知道眼下的形勢到底是咋回事。

黃警長問阿東:「你就是夜光杯的玉人?」

阿東說:「是啊,我就是。他們幾個打碎了我的夜光杯,還在車上動手打人……」

還沒等他說完,黃警長就對一位乘警說:「把他銬起來1

阿東大聲地說:「這,這,我冤枉啊,我1

黃警長狠狠地說:「銬你是輕的。你還不知道吧,你惹下了通天的大禍。」

阿東這時候真的是感到莫名其妙,不知所措了。

這時,列車長又對黑鐵膽說,黑總啊,讓你受驚了。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請同志們到餐車去坐吧。

黑鐵膽說,你們太客氣了。

在列車長的引導下,黑鐵膽他們幾個就來到了一節專用餐車。

看來,這裡已經做了安排,黑鐵膽看到餐桌上放有蜜瓜、香瓜、白蘭瓜等水果,還放有兩盒大中華。

列車長說,黑總啊,我是甘肅人,一會兒我親自下廚,給你們做幾道正宗的甘肅菜。

黑鐵膽說,那可不敢當。

列車長說,黑總啊,這一次讓你受驚了。我們劉部長讓我一定轉達對他對你的謙意。

黑鐵膽笑笑說:「白老弟,為這點小事驚動了你們,還有劉部長,我感到很不好意思。」

列車長身上往前面欠了欠說:「看你說的,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幾個人隨便聊了一會兒,列車長的手機響了。他不停地嗯嗯,好好,知道了,知道了。

接罷電話,列車長就對黑鐵膽說:「黑總,處理結果已經出來了。不知道你是不是滿意。經過調查,阿東一伙人涉嫌詐騙,你們見到的那兩位乘警、鑒定專家和阿東他們是一夥的。現在初步的處理意見是,兩名乘警已經被關了禁閉,隨後將被清除出警察隊伍。他們兩個如果觸犯法律,將移交司法機關進一步處理。阿東一伙人和那個假專家都要依法判刑。另外,阿東他們要向你們幾個賠禮道歉,並賠償你們精神損失費10萬元。黑先生,你看怎麼樣?」

黑鐵膽說:「白老弟,多謝你們對我們的關心。我看,對他們幾個教育教育就行了,人,就不必抓了吧。錢,也不用他們賠。」

列車長說:「不處理可不行,在我們和列車上,一再三令五申,決不允許對乘客進行坑騙。我們劉志軍部長經常說,對於這類醜惡事件,要發現一起外理一起,重拳出擊,漏頭就打,決不手軟。」

這時,警長也過來了,他滿懷歉意地說:「在我們這裡,雖然這只是一起偶然的事件,但也反映出我們的工作上還有漏洞。下一步,我們會開展一次拉網式的大檢查,要把中央構建和諧社會的要求落到實處。」

大家在一起客氣地談了近兩個鐘頭,列車長就說:「黑總啊,時間不早了,咱們去就餐吧。」

黑鐵膽說:「你們太客氣了,簡單點,簡單點埃」

這時,黃警長也湊上前說,黑總啊,我們北京鐵路公安處的方處長剛才也打來了電話,詳細訊問了列車上發生的事情,他讓我轉達他對你們的歉意。

黑鐵膽笑笑說,你們太客氣了。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