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54章 還是當官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4章 還是當官好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54節第254章還是當官好

大家邊吃邊聊,似乎真的都把剛才那些不愉快給忘掉了。

這時,列車長又說:「服務員,上敦煌黃面1

幾個師傅就聞聲走了進來,在貴賓廳的一角支起了鍋灶和案板。看樣子是要現場操作了。只見拉麵師傅雙手舞動著一塊淡黃色的麵糰,時而抻拉成長條狀,時而旋轉擰成麻花狀,象變戲法一樣,將一團足有七、八斤重的麵糰拉成一把細粉絲樣的麵條。敦煌黃面細如龍鬚,長如金線,柔韌耐拉。

韓冰有些興奮地說:「這才是真正的龍鬚面1

師傅將拉好的龍鬚面下鍋煮熟后,面色黃亮,乘熱拌上香菜,敦煌黃面就做成了。每人一小碗。黑鐵膽吃起來感到真的是開胃去膩,清熱解煩,食慾大增。

列車長告訴大家,說莫高窟宋朝壁畫上就有製作黃面的生動場景,可見其歷史悠久。

吃罷敦煌黃面,列車長又提議喝酒,黑鐵膽說堅決不再喝了。他已經感到頭暈眼花,看人都是雙影的。

列車長就說:「那好吧,黑總是自家人,酒就不再勉強了,來日方長嘛。黑總啊,這樣吧,你們先回去休息,有什麼事,你直接找我。」

黑鐵膽說:「好好,你們也休息一會兒。」

列車長說,黑總啊,列車不到站,我們還不能休息。我們要為黑總你站崗呢!

黑鐵膽說,兩位老兄真是太客氣了!

列車長與警長引著黑鐵膽他們來到8號包廂,這才與他們一一握手話別。

兩個人離去后,大王驚奇地問,黑老弟,剛才你用了啥法子,一舉就扭轉了乾坤?

幾個人都說,就是,就是,咱們怎麼一下子就由罪人變成了座上賓呢?

黑鐵膽簡單地說了幾句,他說他中組部有一個同學,中間給鐵道部的副部長劉志軍打了一個電話。情況就是這樣。

大王他們聽罷,無比感嘆說還是當官好啊!

大王說,算了,我孩子長大了,我是不讓他再唱什麼二人轉了。我算看明白了,在咱們中國,千好萬好,還是當官最好。

小李也說,就是,我自己就想當官,可我只會馴狗。

大王說,會馴狗也行啊,你不知道,當年那個高俅不是陪著皇帝踢球就弄了個太尉來當嗎?你要想當官,不能再為馬俊仁馴狗了,你得為中央首長們馴狗。

韓冰笑著說,大王說的很有道理啊,這可是當官的一條的捷徑。

大王又說,你找不到首長,就為首長的情人們馴狗啊!這條路更是捷徑。

說到這裡,大家都笑了起來。

韓冰小聲問,蛋蛋啊,你這個同學是什麼來頭,這麼厲害?

黑鐵膽說,中組部的副局級巡視員吧,擔任的職務是七局八處的處長。

韓冰笑笑說,雖然人家是副廳級,但人家的位置重要埃蛋蛋,看看今天的事,還真是當官最好。

黑鐵膽說,這話你不能講。

韓冰問,那為啥?

黑鐵膽說,你們一家三口都是當官的。你說這話,有自吹自擂的嫌疑啊!

韓冰推了黑鐵膽一把說,去你的!

這時,小趙過來拉住韓冰的手說,大姐,今天的事太感謝你們了。

韓冰說,遇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小趙啊,其實,你該感謝的人是這樣黑大哥,他才是今天的大功臣。

小趙說,那是,那是。黑大哥,我叫趙莫愁,這是我的名片,有事沒事都給我打電話。

黑鐵膽說,莫愁啊,你這名字好,讓人過目不忘。還是那句話,你如果感興趣,我期待著你能加盟我們白沙集團。我們集團雖然不大,但在國內的白酒行業中居於第四位,僅次於茅台、五糧液和劍南春。

趙莫愁說,黑大哥,你說的這個事我會認真考慮的。

黑鐵膽高興地說,好好好,我可是相當期待啊!

這時,趙莫愁問,咱這是到哪兒了?

小李說:「剛剛過了錦州。」

老張說:「快了,我該下車了。」

大王問:「老先生,你到哪裡去?」

老張說:「營口。」

黑鐵膽看了看老張的一身黃軍裝問道,老生先,你原來在部隊呆過?

老張說,那是多年以前的事了,我和雷鋒同志是一個班的。當時,雷鋒是班長,我是副班長。

聽說眼前的這個老人是雷鋒同志的生前戰友,大家不由得肅然起敬。大王忙拉著老張的手說,老先生,坐,快坐!

老張說,我每年都要到營口我們的部隊去看一看,去祭奠一下雷鋒同志。算了算,我已經堅持整整18年了。

大王問,雷鋒不是在撫順當兵嗎?我聽說雷鋒犧牲后,在撫順市望花區政府禮堂召開隆重的追悼會,有近十萬人護送雷鋒的靈柩。

老張說,這不奇怪,曾幾何時,人們一提到雷鋒,首先想到的是雷鋒當兵在撫順。這是與真實的歷史事實不相符的。雷鋒出生在湖南,工作在鞍鋼,當兵在營口,犧牲在撫順。我們部隊的大本營一直都在營口。

聽說老張竟然是雷鋒的生前戰友,大家又來了興緻,暢談了不少有關雷鋒的話題。

黑鐵膽嘆了一口氣說,雷鋒也算是半個東北人,但雷鋒的一生不像前面那三個初中生一樣創造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英雄偉績,可他把自己生命的每一分熱、每一分光都無私地奉獻給人民。

大家又在談論,雷鋒是一個真正的典範,他內在的精神到什麼時候也不會過時。可以說,雷鋒精神永放光芒。但為什麼現在有些人會誤讀雷鋒、懷疑雷鋒、曲解雷鋒呢?

大王說,時代不同了。去年我在瀋陽,看到前面一輛車掛倒了一位老大娘,那輛車看出了事,不僅沒有停,反而加速逃逸了。我連忙停車,一邊撥打120,一邊上前把老太太攙扶起來,問她被撞得怎麼樣?老太太也有些迷糊了。干張嘴說不出話來。後來,她總算清醒了。連聲對我說著感謝,感謝,你是活雷鋒啊!我問她家人怎麼聯繫,可她就是想不起來一個電話了。

眼看急救車還沒有到,我就把她送到了附近的一家醫院搶救。沒有想到,老太太的家人來了,不僅不謝我,反倒一口咬定是我撞倒了老太太。我說,我不是撞人的,我是救人的。他們都不信,說,如果不是你撞的,你會學雷鋒,把人送到醫院。既然是你送到醫院的,那肯定就是你撞的。你看,他媽的這都是些什麼邏輯?更可氣的是這位被撞的老太太,剛才在出事現場,她還說我是活雷鋒,這剛緩過勁兒,也一口說是我撞的。後來,還是交警們通過查看當時路口的監控探頭,這才算還了我一個清白。你們說,現在,誰敢再學雷鋒?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