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56章 鴨子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6章 鴨子頭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56節第256章鴨子頭

站在鴨綠江畔,韓冰伸開雙臂,任江風吹亂她的長發。

面對一江碧水,韓冰感嘆道,江水真清啊!

黑鐵膽故意學著韓冰的樣子說,鴨綠江真綠啊,鴨蛋綠。

韓冰笑笑說,去你的。

黑鐵膽接著說,鴨綠江是中國和朝鮮兩國的界河,發源於長白山天池東南的胭脂山山麓,全長約八百公里,在丹東附近注入黃海。蜿蜒的河道幾乎是在山谷中穿行,兩岸山上多是原始森林,一直沒有遭到破壞,水土保持很好,因而鴨綠江水質清澈溫潤,酷似鴨子頭上那塊綠色的羽毛,這「鴨綠江」之名就因之而來。

冰冰啊,聽清楚了吧,鴨子頭,鴨子頭上的一點綠。

在k省,因為鴨子頭指的是男性的那個,韓冰就推了黑鐵膽一把說,去去去,烏鴉嘴。

黑鐵膽拉住韓冰的手說,這可是在江邊,你再推我,怕是要攤上一個謀殺親夫的罪名了。

韓冰不由得咯咯笑了起來,你呀,沒個正形。

黑鐵膽清了清嗓子說,好,給你說點正經的。千百年來,鴨綠江一直靜境地流淌,養育著兩岸的人們,記錄著歷史的屈辱和光榮。50年前,鴨綠江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這首《中國人民志願軍軍歌》當年曾傳遍了中國大地,使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知道了鴨綠江。

韓冰說,這個哥,我也會唱。

兩個人順著鴨綠江轉了轉,便坐在江邊的一處晾棚下吃了午飯。

接下來,黑鐵膽就和韓冰去看河口的斷橋。

斷橋又稱鴨綠江上第二座斷橋,位於寬甸滿族自治縣長甸鎮河口東端。河口和朝鮮的青城郡是中朝兩國在鴨綠江上的口岸城鎮。在入口處朔有彭德懷元帥和邱少雲、黃繼光、毛岸英、羅盛教等8位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的遺像。

1941年日本侵略者出於軍事侵略和經濟掠奪的需要,指令偽滿傀儡和朝鮮當局建造「清城橋」,全橋總長709.12米,橋面寬6米。設22座橋墩,計21孔,於1942年建成。

1950年6月25日,朝鮮爆發內戰,美國即派兵入侵朝鮮,並將戰火燒到鴨綠江邊,我國安全受到嚴重威脅。應朝鮮政府的請求,黨中央和**作出英明決策:抗美援朝,保家衛國。

10月19日,彭德懷臨危受命,率領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鴨綠江大橋則成了抗美援朝、支援前線的交通大動脈。由於大橋在援朝戰爭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美方便千方百計對其進行破壞,1951年3月29日被美**用飛機攔腰炸斷。

遺存的炮樓、破敗的殘垣,記載那段屈辱的歷史。看著斷橋,想象當年美國人為了切斷中國和朝鮮的交通線是下了很大功夫的,當年這裡曾經是怎樣的彈火硝煙。歷史已經永遠過去,奔涌的大江會默默記錄著一切,在這裡才體會到什麼叫一衣帶水,什麼叫唇齒相依,會想象到唇亡齒寒的真實含義,因為我們實在是太近了。

斷橋是鴨綠江上獨有的景觀,橋樑幾乎是正好從中間斷開的。據說當時美軍在仁川登陸后,美國總統杜魯門不想越過鴨綠江,以免激怒蘇聯,但他也不願意看到中國出兵幫助朝鮮。於是,他採取了折中的辦法,讓空軍把鴨綠江上所有的橋樑屬於朝鮮的一側全部炸斷,因而鴨綠江上就出現了斷橋。後來在修復橋樑的時候,遺留下兩座。一座在丹東江面,一座就是這個寬甸河口。斷橋把歷史凝固在這裡,向後人訴說著歷史的滄桑。

韓冰笑笑說,老美那個時候就學會定點爆破了?飛機投彈只炸朝鮮那半截橋,這可是個技術活兒啊!

黑鐵膽說,想想還真不容易。

隨後他們乘坐遊船遊覽鴨綠江,由於中朝兩國不是以河流主航道的中心線為界,只要不踏上對岸陸地就是不算越境,所以行在鴨綠江上的兩國船隻可以隨意越過江心線。當遊船靠近朝鮮一側時,可以清楚的看到對岸的一草一木。每遇見一個朝鮮人,大家都會用力揮手,朝鮮人也會揮手回敬。鴨綠江的水沒有使中朝兩國人民有「天各一方」的感覺,反而使兩國人民更加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在鴨綠江朝鮮一側,老人的悠閑,少女的嬉戲,偶爾駛過的一、兩隻漁舟,構成了一幅朝鮮人民淳樸生活安寧祥和的畫圖。但朝鮮第二大工業區「清水工業區」其實就象我們的一個工廠而已。

大約十分鐘后,他們就到了朝鮮一側的岸邊。岸邊有一所學校,一位女教師帶著二十多名小學生坐在台階上,一起向他們招手致意。這讓我們感受到了這個兄弟國家人民的友好。另一側有許多成年女性在玩排球,看樣子像是些女教師。據了解,朝鮮教育是從小學到大學全部免費的,由於全國還在實行計劃經濟,學生高中以上畢業的,國家都可以分配工作,月收入大約6000元朝幣,朝幣和人民幣的比率大約是17:1。

韓冰說,蛋蛋,以你的收入,如果是在朝鮮,那就是你億萬富豪了。

黑鐵膽說,你的收入如果在這裡,那也是千萬富翁了。

韓冰說,1比17,差距不校這個紅色的朝鮮為什麼不向我們學習,搞一搞改革開放呢?

黑鐵膽說,開放是世界潮流,我想,他們總歸會就上這一步的。固步自封,那是死路一條。

韓冰說,就是。

黑鐵膽說,我上次去越南,那裡的物價更高。人民幣和越南盾的比率是1:3000。

韓冰說,不可思議。

再沿江而下,他們看到了許多軍用船隻,一隻軍船上,有幾位穿著土黃色軍裝的士兵和幾個百姓模樣的人或坐或站地看著他們這一船遊客。在他們這面,根本看不到軍人的影子,而朝鮮方面,則每隔不遠就設一崗哨,每一崗哨大約一個班的兵力。在丹東市邊的鴨綠江對岸,看不到朝鮮兵的哨所。他們後來從龍泉山莊沿鴨綠江返回時,在碧綠的鴨綠江畔,和一位養鴨撈蟹的老鄉嘮嗑兒,才知道對岸的幾間土平房是哨所。

老鄉說,設置這麼多哨所,安排那麼多士兵,大概是為了防止朝鮮人偷渡。江這面的百姓,靠江吃江,養鴨打魚撈蟹,日子過得都挺富裕,而對岸的百姓是不準越雷池半步的,所以他們只能甘於清貧。

韓冰不由感嘆道,這差距也太大了!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