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67章 愛巢AA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7章 愛巢AA制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67節第267章愛巢aa制

場面上的事情結束后,黑鐵膽和韓冰就回到了賓館的房間里。石中國一直送到了樓上,黑鐵膽搖了搖石中國的手說,中國啊,你也回去休息吧。

石中國小聲對黑鐵膽說,黑總啊,有件事,我得單獨給你彙報一下。

黑鐵膽說,噢,好好,你說,你說。

石中國坐下后,就從皮包里掏出兩瓶「白沙紫」說,黑總,你看看這兩瓶酒有沒有區別?

黑鐵膽先從外面的包裝上看了看,一模一樣,毫無區別。他就把酒盒撕開來,兩個紫色的水晶瓶在燈光上發出晶瑩的光芒。他對著燈光看了看,仍是一一模一樣的白沙紫,毫無區別。

石中國笑了笑說,黑總啊,你得嘗嘗。

黑鐵膽就把酒蓋打開了,聞了聞說,不錯,這酒是咱們的白沙酒。他又聞了聞說,這一瓶應當是白沙紫,這一瓶怎麼是白沙紅的味道呢?

石中國笑了笑說,黑總好眼力!

石中國又從皮包里掏出兩個酒杯,從兩個酒瓶里分別往外倒了一點說,黑總,你再嘗嘗。

這一嘗,事情就更清楚了,一瓶是白沙紫,另一瓶是穿著白沙紫衣服的白沙紅。

黑鐵膽的臉色變得凝重了,他問,這是怎麼一回事,有假酒了?!

石中國說,不錯,有人在用白沙紅冒充白沙紫。白沙紅一瓶的價格是18元,而白沙紫每瓶則是180元。

黑鐵膽問,這,這是誰幹的?!

石中國說,物流是咱們白沙集團自己的,發貨單也顯示,這批假冒的白沙紫也是從咱們白沙酒業的倉庫里發出來的。從手續上看,一切都沒有問題。

黑鐵膽點上一根煙,狠狠地抽了兩口說,這就嚴重了,說明在我們集團的內部有內鬼。

石中國點點頭說,應當是這樣。

黑鐵膽想,是誰會這麼大膽呢?這不僅僅是在挖白沙集團的牆角,簡直就是自毀長城。這件事,必須嚴肅處理。

黑鐵膽想了想說,中國啊,這樣,你先把這批假冒的白沙紫封存起來,不能讓一瓶假酒流到市場上。

石中國說,黑總,當我發現這批假酒時,已經有100多箱流到市場上了。剩下的500箱,我已經封存了。

黑鐵膽說,好,那投放出去的100多箱,如果是在超市,是在二級經銷商的手上,都要全部追回。對他們只是說,這批酒的包裝上有瑕疵。

石中國說,好的,黑總。

黑鐵膽彈了彈煙灰說,這是誰竟敢膽大包天,為了一己之利就要毀了咱們白沙老酒的牌子。真是罪大惡極!

石中國小聲問,黑總,你看,這,這……

黑鐵膽說,中國啊,這次咱們一塊回集團總部一趟,這個事,一定要查清楚。

石中國說,好的。

黑鐵膽說,把這批貨的那套手續全部複印下來,咱們一個環節一個環節地去追查。

石中國說,好。

黑鐵膽說,中國啊,你先回西山,先不要聲張。我和你嫂子還要到省城去探一次親。

石中國說,好的,我明白。

黑鐵膽說,中國啊,你在東北做的不錯。這一次回去,你也準備一下,順便給營銷團隊講一講。

石中國說,黑總啊,我做的還很不夠,講,就算了吧!

黑鐵膽說,不,你要講,有很多東西都值得總結。

石中國說,那行,你讓我講,我就講。

送走了石中國,黑鐵膽就回屋見了韓冰。

韓冰見黑鐵膽的臉色很難看,就關切地問,蛋蛋啊,怎麼了?是不是酒喝多了,胃裡難受?

黑鐵膽嘆了一口氣說,不是,是我們集團內部出了一點問題。

韓冰問,嚴不嚴重?

黑鐵膽說,事不大,影響壞。

韓冰又問,什麼事?

黑鐵膽不想讓韓冰擔心,就笑笑說,沒事沒事,我已經處理好了。

韓冰說,這就好,看你那臉色,可把人家給嚇壞了。

黑鐵膽說,冰冰啊,你太好了!

黑鐵膽和韓冰兩人從瀋陽回去的時候,坐的是飛機。

這一次,胡副省長、寧秘書長親自把他倆送到了機常胡副省長還同韓華華通了電話,說了不少稱讚黑鐵膽與韓冰的話。

最後,胡副省長緊緊地握住黑鐵膽的手說,鐵膽啊,有時間就到遼寧來玩。

黑鐵膽說,好的,胡省長。我們也期盼著能在k盛在山陽見到領導們。

胡副省長說,k省是個好地方,我會日嫻模我還真有點想念韓華華省長了。

黑鐵膽和韓冰回到k省省城新州后,先到韓冰的單身宿舍里小憩。

兩人合計了一下,覺得在新州買一套房子是當務之急。在省城轉了兩天,他倆就在「綠城廣潮挑了一套130多平米的房子。黑鐵膽有錢,但韓冰說,這套房子,她也要出一半的錢。黑鐵膽勸說不下,只好讓韓冰也拿了一半的錢。

休息了一個星期天,兩個置了一些禮物,開上車去拜見韓華華兩口子。

禮物是新州辦事處主任,也就是「酒魔」李春山協助採購的,計有白沙鑽兩件,軟中華兩條,冬蟲夏草兩盒,長白山參兩盒。李春山請示了一下黑鐵膽,又為韓冰的母親袁大姐買了一件裘皮大衣。

禮物置齊后,韓冰看了看說,蛋蛋啊,有點奢侈了。

黑鐵膽笑笑說,我還是第一次到你們家去,我可不能讓我的冰冰掉價。

韓冰拍了拍胸口說,只要你心裡有我,比啥都強!

黑鐵膽說,那你把我的心挖出來,看看裡面可藏有別人?!

韓冰說,你啊,沒個正型。

黑鐵膽說,冰冰啊,去看罷咱爸咱媽,我就要回到西山去了。咱們的這套房子就由你來費心裝修了。

韓冰說,沒事,你只管回去上班,裝修的事就交給我好了。你還不知道,我最喜歡設計,也就是瞎鼓搗。

黑鐵膽說,好好,你只管鼓搗,隨便塗鴉。我的要求很簡單,愛巢嘛,只要有個**的地方就行!

韓冰說,去去去,又沒正形了。

黑鐵膽說,還有一點,得整一間嬰兒室,最好按四個小孩設計。

韓冰說,蛋蛋啊蛋蛋,你是想把我累死啊!

黑鐵膽說,我的冰冰這麼漂亮,得多生幾個,不能讓優勢資源浪費了!

韓冰說,蛋蛋啊,這次我也同你回一趟西山吧,正式見一見的的公公、婆婆。

黑鐵膽上前擁著韓冰說,好啊,難得你有這份心。

黑鐵膽雖說沒有正式登過韓華華省長的家門,不過他們還是見面兩次面的,似乎都是在酒店裡。袁大姐自然也見過黑鐵明,她對黑鐵膽印象不錯,小夥子既帥又有才,和他們家韓冰很相配。

如果說韓冰是官二代的話,黑鐵膽就是典型的高富帥。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