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71章 門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1章 門第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71節第271章門第

韓冰他們這次回來,給黑明理帶回來了一部手機、一雙皮鞋,給王文靜買了一件毛衣、一條圍巾。聽說正在讀高三的黑鐵梅愛好音樂,韓冰就在新州市給她幾張流行音樂的碟子,還有一部mp3。

在家裡,韓冰拉著王文靜的手,又說又笑,問這問那,讓老太太激動的眼淚差點流下來。

中午該準備飯食了,韓冰也坐在廚房幫助淘米、擇菜。

王文靜說,冰冰,快放下,不用你插手,你到上屋去喝茶。

韓冰笑咪咪地說,媽,這又累不著。咱娘倆在這裡也好拉話,就讓鐵膽他們爺倆在那裡抽煙、說話吧!

家裡燒的還是柴火,用的還是大鐵鍋,拉的還是木頭風箱,廚房的外面還有一個兩人多高的煙囪。這讓韓冰感到很新奇,她擇罷菜后就坐在灶台前燒鍋、拉風箱。

飯菜做好了,韓冰又忙著往上屋去端。朱明理老漢連忙說,鐵蛋兒啊,你去端。冰冰,坐下來歇歇吧。

韓冰說,爸,沒事。

飯菜上桌以後,一家人便圍坐在八仙桌旁吃飯了。

黑明理端起一杯酒說,聰聰啊,咱家條件差,讓你受委屈了。

韓冰說,爸,一家人說什麼客氣話。再說了,我最喜歡的就是這樣山清水秀、車少人少的鄉村。

黑明理說,好吧,來,咱們先喝一杯,為冰冰接風洗塵。

幾個人就端起酒杯,相互碰了一下。

老太太王文靜原來根本就不喝酒,這一次見到兒媳婦也是有些激動。她也將手中的杯子幹了,誰知卻喝嗆了,眼淚也流了下來。

黑明理說,冰冰啊,我喝了幾十年的酒,你媽卻滴酒不沾。今天她本來要陪你喝兩盅的,看來是不行了。來,咱們吃菜吧。

王文靜一邊吃一邊給韓冰夾菜,她專挑雞阿魚啊給韓冰。韓冰連忙說,媽,我自己來。

這些大魚大肉,韓冰是吃不下多少的。倒是桌子上的干豆角、枯麻葉、槐花炒肉、臭奶葉等這些山裡的農家菜,她吃的是津津有味。

吃飯中間,黑明理老漢說,聰聰啊,咱家條件雖差,但家教很嚴。你看咱家的門前還有大清朝老佛爺的親筆——耕讀傳家,如果鐵蛋兒不聽話,敢惹你生氣,你就給我說,我給你作主。

韓冰笑了笑說,有爸這一句話,我就放心了。鐵蛋兒敢不聽話,就讓他野牛嶺來耕地。

黑明理也笑了笑說,對,讓他小子去耕地。

吃罷飯,韓冰也勒上圍裙,幫王文靜刷鍋洗碗。

黑明理老漢在上屋對黑鐵膽說,鐵蛋兒啊,沒有想到你娶了這麼好的一個媳婦。一個省長的閨女,半點架子也沒有。難得啊,難得啊!

黑鐵膽說,爸,韓冰是一個好姑娘。要是不好,你兒子還不要哩!

黑明理說,我看出來了,你們倆擱和的不錯,這可是你娃子的福氣啊!

黑鐵膽笑笑說,她碰上我,也是她的福氣。

黑明理說,怎麼,翹尾巴了?鐵蛋兒,你現在是白沙集團的一把手,又是縣委副書記,還是省長的乘龍快婿,你可要好好乾,給你爸媽臉上爭光。

黑鐵膽說,爸,放心吧,別人不了解你兒子,你還能不了解。我一定會好好乾的。

黑明理說,鐵膽兒,人家韓冰對咱們家這麼好,一點門第觀念都沒有。你想想,人家那是啥家庭,省長之家啊!咱家這是啥家庭,村長之家啊!不瞞你說,你爹我作夢也沒有想到能和省長攀上親家。韓冰越是沒有架子,咱們越是要心裡有數,你可要好好對人家。

黑鐵膽說,放心吧,爹。

黑明酪槐酒說,這就好,這就好。

一切收拾完畢,黑鐵膽便帶上韓冰出去隨便走走。

現在是農曆的三月,正是楊柳飄綠、梨花怒放的時節。鄉村的空氣里瀰漫的就是一股淡淡的青草的甜味,還有一股各類花開的芳香。小鳥在樹上嘰嘰喳喳地叫著,一條小黃狗不停地搖著尾巴跟在他倆的身後。

黑鐵膽在外面見到同村的人,就連忙上前遞煙,打招呼。

王愛民一見是黑鐵膽,就上前說道,鐵膽回來了,聽說你當上縣委副書記了,你給咱們野牛嶺長臉了。

黑鐵膽說,愛民兄,啥子書記不書記的,我不還是你的親老弟。?再說了,我們平時不在家,少不了讓你費心幫忙的。

王愛民說,鐵膽啊,看你說的。這幾天我正要找你去彙報呢,我的特種養殖,我的長江漁業,那傢伙……

黑鐵膽知道王愛民一說起他的光輝事就打不著車,連忙岔開說,愛民兄,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俺媳婦韓冰。

王愛民說,唉呀,這位女士好人才,仙女一樣,仙女一樣啊!

韓冰笑了笑,沒有答話。

王愛民又說,鐵膽啊,你結婚了怎麼也不吱一聲,我們都應當去祝賀啊!

黑鐵膽說,今天見了面,一樣的。

王愛民說,那能一樣,咱們應當好好熱鬧熱鬧的。

黑鐵膽說,你也知道,我不愛熱鬧。

王愛民說,這事應當熱鬧,洞房花燭夜,金榜提名時啊!對了,我昨天晚上夜觀天相,但見斗、牛之間有紫氣升騰,原來是你們回來了。

黑鐵膽笑笑說,愛民兄,怎麼現在又研究上天文了?

王愛民頗為自豪地說,鐵膽啊,我主要是研究《易經》。

黑鐵膽說,是嗎?《易經》可是不好懂啊!

王愛民說,那是,孔子為研讀《易經》,那還韋編三編呢!鐵膽啊,在咱們西山縣,有不少風水先生,可像我這樣真懂的沒有幾個。除我之外,也只有咱們白沙集團的老馬頭還行。

黑鐵膽說,噢,是這樣。老馬頭可是我到白沙集團上班后的第一任領導。怎麼,他退了休,也鼓搗起《易經》了?

王愛民說,是啊,我們兩個常在一起切磋。

同王家民又聊了幾句,離開王愛民,黑鐵膽他們就到村外的小山坡上去轉悠。

在坡地上,他們遇到了同村的唐,他正在查看地膜覆蓋下花生的出苗情況。

黑鐵膽上前給唐大爺讓了一根煙,唐大爺就把煙夾在了耳朵後面。他問黑鐵膽,鐵蛋兒啊,啥時候回來了。好長時間都沒有見你了。

黑鐵膽說,上午回來的,這一陣子工作忙,沒有咋回來。

唐大爺說,你們這些干大事的人啊,雖然有福,卻不自由。

黑鐵膽說,就是啊,吃人飯,受人管啊!

唐大爺說,回來了,就多住幾天,帶上媳婦好好轉轉。

黑鐵膽說,那是,那是。

唐大爺說,一會兒到家裡去坐啊!

黑鐵膽笑笑說,好,唐大爺,你現在不怕我偷你院子里的櫻桃了!

唐大爺說,現在,你暢開了吃。

他又回過頭對韓冰說,閨女,你不知道,這個天然小時候淘氣得很。我背著他進城看電影,他故意尿到我的脖子里。我一出門,他就翻牆進去偷果子吃。

韓冰笑笑說,唐大爺,你還得好好管管他。他現在還是一個淘氣鬼,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三個人就一塊兒笑了起來。

唐大爺笑的最為開心,嘴張的老大,卻沒有一顆牙。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