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73章 黑白雙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3章 黑白雙煞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73節第273章黑白雙煞

在西山縣轉了兩天,韓冰就起身回省城了。

韓冰這一次在野牛嶺村的表現,讓黑明理一家人甚為滿意。

送走了韓冰,黑鐵膽回到白沙集團,就和石中玉、石中國一起,秘密調查起這起「假酒事件」來。

他們採取的是倒查法,先從物流的司機問起。

司機馬師傅說,酒絕對沒有問題,這一批貨是他從倉庫裡面提的。當天值班的倉庫保管員是老孫頭。

當老孫頭被傳喚到幾個老總的面前時,黑鐵膽發現,他的腦門上已經滲出了汗水。看來,老孫頭是脫不了干係的。

果然,三問兩不問,老孫頭就跪了下來。

黑鐵膽上前把他攙了起來,有事說事,你這是幹什麼?

老孫頭連聲說,我有罪,我有罪啊!

石中玉說,老孫頭,你也是幾十年的老員工了,怎麼能幹這種事呢?好,你說說,這究竟是咋回事?

老孫頭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把情況說了一個底兒掉。

原來,是一個多月前了,黑鐵柱、白如鋼兩個人請他吃了一頓飯,還塞給他5000元的一個大紅包。如此這般地給他交待了一番,並保證說,這件事屬於偷梁換柱,神仙也發現不了。就是將來萬一出了事,也有他們黑、白兩人頂住,與他老孫頭無關。

老孫頭哭訴道,黑鐵柱是咱們董事長的親弟弟,白如鋼又是白如雪的親哥哥,他們倆人,我一個也得罪不起啊!

黑鐵膽聽著聽著,臉色就變得比生鐵更沉了。

他在想,鐵住啊鐵柱,你在白沙集團有吃有喝,你這是幹什麼?難道你瘋了!

石中玉見老孫頭說出了幕後的主謀是黑鐵柱后,就小聲說,老孫啊,你先回去吧,這個事,你誰也不能講。

老孫頭點著頭說,黑總、石總,你們放心,我老孫頭的嘴巴是最嚴的,我是一個講原則的人。

石中國在一旁聽了,差點沒笑出聲來。這傢伙,嘴巴還嚴?還講原則,真是狗屁!

石中玉問,黑總啊,我看也是鐵柱和如鋼兩個人年輕,一時犯了糊塗,咱們內部教育教育就行了。

黑鐵膽說,他們糊塗,咱們不能糊塗。在內部,他們兩個必須除名。在外面,他們是不是已經構成了經濟犯罪,得讓人家司法部門界定。

石中國有些吃驚地說,除名?

黑鐵明說,毫無疑問,這是最輕的。

石中玉說,鐵膽啊,咱們再合計合計。

黑鐵膽說,合計就不用了。

黑鐵柱和白如鋼兩個人被叫來后,因為鐵證在那裡擺著哩,兩個人就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供認不諱。

面對黑鐵柱,黑鐵膽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黑鐵柱說,哥,我錯了。

黑鐵膽問,你們弄了多少?

黑鐵柱看了看白如鋼說,我們也是才開始,大概是1000箱吧。

黑鐵膽說,你們可真厲害,敢在咱們集團內部造假酒了。

黑鐵柱說,哥,我們這不是假酒。酒還是咱們集團的真酒,如果說……那隻能算是以次充好吧。18塊,180塊。其實,這酒本身從質量上講也差不多,不就是一個包裝嘛!

黑鐵膽上前就給了弟弟一個大嘴巴,你,你,你個混蛋啊!

在黑鐵柱的記憶里,這好像是哥哥第一次打自己。同著幾個外人的面,黑鐵柱只好一言不發了。

黑鐵膽的臉都氣青了,他擺擺手說,你們倆,滾,快滾,我再也不想見到你們了。

聽說集團要開除他們,黑鐵柱和白如鋼這一對黑白雙煞都慌了神。

白如鋼連忙讓如雪給杜天堂聯繫,杜天堂就一連給黑鐵膽打了幾個電話。

黑鐵膽說,杜主任,這次的性質極為惡劣,這是原則問題。不把他們倆除名,集團以後的事情就不好辦了。

杜天堂想了想,也覺得沒有必要多說了。因為黑鐵柱那是黑鐵膽的親弟弟,黑鐵柱如果被開除了,白如鋼那還用說嗎?

杜天堂就安慰白如雪說,如雪啊,這件事就算了。即使黑鐵膽答應讓白如鋼繼續上班,但如鋼以後在那裡還能抬起頭來嗎?這樣吧,讓如鋼到咱們的鳳凰集團來吧。你也知道,眼下咱們的鳳舞集團可是比白沙集團的效益更好。

白如雪也覺得這件事的影響太大,她也就不再勉強杜天堂了。

黑明理聽說此事後,專門找到黑鐵膽為鐵柱講情。

黑鐵膽沒好氣地說,爹,你就不要再來摻和了。

黑明理氣得抖著鬍子說,好小子,你真的是六親不認了。

黑鐵膽說,爹,我哪裡是六親不認。鐵柱是我的親弟弟,我能不關心?!只是這件事影響太壞,人人關注,我如果處理不好,以後還咋要求別人?再說了,鐵柱還年輕,有手有腳,他能養活不了自己?

黑明理氣呼呼地說,鐵蛋兒啊,你拍拍良心說,鐵柱到你們白沙集團,你可曾特別關照過他?依我說,他干出這事,也是你給逼的。

黑鐵膽苦笑了一下說,爹,話不能這麼說。鐵柱干出這事,我有責任,怪我平時對他教育和溝通不夠。但關鍵還是他自己,怪他太糊塗。

黑明理大手一揮說,不與你講了,你現在是縣委副書記了,我這個村支書的話,你豈能聽得進去?!

黑鐵膽苦笑道,爹,我永遠是你的兒子,只要你說的對,我能不聽?!

好不容易才把黑明理給打發走,黑鐵膽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不久,經董事會研究,黑鐵柱和白如鋼兩人被白沙集團除名。隨後,兩人又被公安機關帶走了。

最後,黑鐵柱被判了兩年,白如鋼被判了一年。

不過他們兩個都沒有真正住監獄,判的都是緩刑。

從此以後,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黑鐵柱都不再答理黑鐵膽,也不認他這個哥哥。

不過,黑鐵膽倒不是真的不關心黑鐵柱。在他的提議下,張大彪也把黑鐵柱接納到了鳳凰集團。

黑鐵膽對張大彪說,鐵柱這個人,你也了解,他本質並不壞。就讓他先在你們那裡幹活吧。等合適的時候,我再給他想辦法。

張大彪說,老大,鐵柱跟著我干,你就放心吧。

等手上的事情都安排妥當了,黑鐵膽就又開始思索起他是不是要轉行從政的嚴肅問題了。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