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74章 官本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4章 官本位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74節第274章官本位

關於黑鐵膽是不是離開白沙踏入仕途的問題,韓冰對黑鐵膽說,這件事,只有你自己拿意見。不管你最後的決定是什麼,我都百分之百尊重、理解並支持你。

黑鐵膽說,好好,冰冰,有你這句話,我就安心了。

因為這件事實在是關係重大,它決定著自己今後人生的走向,黑鐵膽決定必須好好地琢磨琢磨。

他與中組部的老同學江白帆通了電話,想請對方給他參謀參謀。江白帆似乎沒有多想就說,鐵膽啊,根據中央的精神,以後凡是紅頂商人的,對,就是像你這樣的,都要摘掉紅頂。也就是說,要麼當專職的商人,要麼當專職的官員。在咱們中國,要逐步取消所謂的紅頂商人這樣一個階層。目的是公開競爭,讓市場說話。

黑鐵膽說,這個精神好。

江白帆說,依我來看,以你的素質和能力,你應當做一名專職的官員,這樣,你才能造福更多的人。

黑鐵膽笑笑說,我能有多大本事,一個白沙集團就夠了。

江白帆說,鐵膽啊,恕我直言,現面的白酒市場競爭日趨激烈,你能把白沙集團做成全國第五,已經是奇了。下一步,想再提升,我看很難。就你本人來講,你應當換一換環境,在一個新的領域中大顯身手。

黑鐵膽說,中組部的人就是眼毒埃我也覺得,在商場上,我基本上是走到頭了。我們白沙老酒想成為全國第四,甚至是第三、第二,那是難於上青天。

江白帆說,鐵膽啊,見好就收吧。說句實在話,我是在官場上混的,賣瓜的不說瓜若。在咱們中國,一個人要想最大限度地實現自我的價值,你只有當官。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千好萬好,當官最好。

黑鐵膽說,好啊,有你這樣一個中組部的大佬關注著,我還真想到仕途上走一遭。

江白帆哈哈一笑說,算了吧,你的老泰山那可是一省之長埃這是多大的資源,你可不能讓它荒廢了。

黑鐵膽說,白帆啊,說實在話,我還真沒有一定要當官的打算。不過,你今天說的話對我很有啟發,我會認真考慮的。

江白帆說,考慮,那是自然了,我知道,對於你來說,這可是人生中的一次重大抉擇。

如果是在以前,這樣的事情,黑鐵膽一定會與省城的老同學石磊在一起商量。可現在不行了,自打他與韓冰確定戀愛關係后,他與石磊的關係就生疏了。不僅是生疏,而且是有了很大的隔閡。兩個人漸漸也就沒了聯繫。

現在,黑鐵膽與韓冰結了婚,他就更不便與石磊主動聯繫了。

沒辦法,誰讓他黑鐵膽把人家石磊的女朋友娶進了自己的家門呢!

江白帆的話是有道理的,在中國,眼下還仍是一個官本位的朝代。前不久,黑鐵膽與韓冰他們在列車上遇到的磁瓷事件,如果不是江白帆這個中組部的小官僚打了招呼,黑鐵膽他們豈能輕鬆脫身?

那一次,已經讓黑鐵膽領教了中國官本位的厲害。

在集團內部,黑鐵膽也和王西山進行了探討。

王西山想了想說,黑總,從我的本意上講,我不想讓你離開白沙。不過,從你個人的發展來看,我覺得你應當離開白沙。我覺得,在咱們中國,政治的舞台比經濟的舞台要大。另外,以你的品性和能力來看,你如果從政了,你肯定是一個好官,能為老百姓辦更多的好事、實事。

黑鐵膽說,從我個人的感情上來講,我也不願離開白沙。這個地方,有著我的青春和夢想。不過,換一種活法,對豐富自己的人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王西山說,就是,就是。

黑鐵膽找過好幾個鐵心的哥們兒,大家都支持他當官。

黑鐵膽就想,在中國,果然是官本位啊!

一天晚上,黑鐵膽與竹林七賢中的幾個人在一起喝酒聊天。眼下,竹林七賢也已經是風流雲散了。杜天紅去了美國,白如玉去了北京,白東風到小石橋鄉當了鄉長,而江一英則到縣上當了副縣長。如此以來,竹林七賢在白沙鎮就剩下了黑鐵膽、張炎元和李士珍三個人。王西山偶爾加入進來,他們也就是四個人。因此,現在他們也基本上不去那片紫竹林了。有時候是在張炎元的辦公室,有時候是在黑鐵膽的辦公室,幾個人就海闊天空地胡侃一通。

黑鐵膽就想,這世界上沒有永恆不變的,永恆的只有變化。竹林七賢是這樣,他眼下面臨的人生選擇也是這樣。

說到底,一個人還有他的職業,也不可能一生不變。

對於黑鐵膽當下的抉擇,張炎元同樣支持他從政。

張炎元說,鐵膽啊,你如果是從鄉鎮起步,我也許不會支持。但你起點高啊,你現在已經是兼職的縣委副書記了。另外,你的實力在那兒擺著,還有,你朝中有人埃朝中有人好做官,他如果從了政,我敢斷言,前途不可限量。

黑鐵膽笑笑說,這些,都是假定。

李士珍說,我要有你身上的一條,我早就不會窩在這裡了。你不從政,太可惜了。

這天晚上,幾個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一直到晚上10多鍾才散。

黑鐵膽帶著幾分酒意,躺到床上不久,就進入了夢鄉。

剛睡下不久,就有人叫他。

睜開眼一看,分明是王大森站在床前。

黑鐵明驚喜萬分地說,大森啊,你可來了,多少天了,我想死你了。

大森笑笑說,我也想你啊!

黑鐵膽說,那你怎麼不來看我呢?

大森說,不用啊,這些年,你幹得很好,不用我經常和你探討了。副總裁、總裁、董事長,你一路走來,我很欣慰。

黑鐵膽說,還不是你的火眼功、讀心術和謀勢學的幫助。憑我,能有多大本事。

大森說,話不能這樣講。這些年來,你在工作中是用力、用腦、用心了。你今天的成績是與你個人的努力和悟性分不開的。

黑鐵膽說,大森啊,只要我沒有辜負你的期望就好。

大森說,你做的,比我原來預期的要好的多。

黑鐵膽說,大森啊,不過,眼下我正面臨著人生的一次重大抉擇,我很困惑。

大森笑笑說,這個我知道。別的我就不多說了,我只說一句,那就是你應當從政。

黑鐵膽忙問,從政?

王大森堅定地說,沒錯。

黑鐵膽想問一問詳細的原因時,王大森卻笑而不答。

黑鐵膽一急,就睜大了雙眼。

哪裡還有王大森的影子,這不過是黑鐵膽的南柯一夢。

黑鐵膽有些痴了,王大森已經有多年沒有來找過他了。今天晚上他特意光顧自己,說明王大森對他從政這件事是極為上心的。

黑鐵膽也有些迷了,也不知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還是王大森的魂靈真的主動找上了自己。

他不知道,從政的事,究竟是王大森的意見,還是他黑鐵膽潛意識裡的意見。

莫非,他,黑鐵膽,命中注定,還要在仕途上一展身手?!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