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76章 笑口常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6章 笑口常開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76節第276章笑口常開

黑鐵膽與韓冰婚後的生活是美好而幸福的,這並不像有些那樣,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如果沒有特別的事情,雙休日黑鐵膽就會在省城新州度過。

黑鐵膽和韓冰這小兩口,平時在家裡還能看點書,炒點菜,撒點嬌,過的是有滋有味,生機昂然。如果哪天他們沒事了,他倆就會躺在床上,採用「石頭、剪子、布」來決定誰起床做飯。但大多情況下,都是黑鐵膽輸。雖然他做飯的水平遠在韓冰之下,但韓冰卻吃得津津有味,讚不絕口。她知道,人都是誇出來。你越誇,他乾的越賣力。

有什麼好書,他倆也會互相推薦著看。比如,王聰聰一天看到一篇妙文,是賈平凹的《笑口常開》。兩人讀罷,都笑作一團。原文較長,現抄錄幾則如下:

著作得以出版,殷切切送某人一冊,扉頁上恭正題寫:「贈xxx先生存正。」一月過罷,偶爾去廢舊書報收購店見至到此冊,遂折價買回,於扉頁上那條題款下又恭正題寫:「再贈xxx先生存正。」寫畢郵走,躲進一家酒館,坐喝,不禁樂而開笑。

大學畢業,年屆三十,婚姻難就,累得三朋四友八方搭線,但一次一次介紹終未能成就。忽一日,又有人送來遊園票,鄭重講明已物色著一位姑娘,同意明日去公園xx橋第三根欄杆下見面。黎明早起,趕去約會,等候的姑娘竟是兩年前曾經別人介紹見過面的。姑娘說:「怎麼又是你?」掉身而去。木木在橋上立了半晌,不禁樂而開笑。

入廁所大便完畢,發現未帶手紙,見旁邊有被揩過的一片臟紙,應急欲用,卻進來一個人蹲坑,只好等著那人便后先走。但那人也是沒手紙,為難半天,也發見那片臟紙,企圖我走後應急。如此相持許久,均心照不宣,后同時欲先下手為強,偏又進來一人,背一簍,拄一鐵條,為揀廢紙者;鐵條一點,扎去臟紙人簍走了。兩人對視,不禁樂而開笑。

陪領導去某地開會,討論席上,領導突然脖子發癢,用手去摸,摸出一個肉肉的小東西,臉色微紅旋又若無其事說:「我還以為是個虱子哩1隨手丟到地上。我低頭往地上瞅,說:「喲,我還以為不是個虱子哩1會後領導去風景區旅遊,而我被命令返回,列車上買一個雞爪邊嚼邊想,不禁樂而開笑。

出外突然有人迎面過來打招呼,立即停下,作疑惑狀。「你不認識我了?」「怎不認識1於是握手,互問哪兒來,到哪兒去,互問老人康健孩子可乖,互說又胖了,又瘦了,半天的淡而無味的話。分手了,終想不起這是誰,不禁樂而開笑。

路過一條小巷,忽見有長隊排出,以為又在出售緊俏物件了,急忙列入其中,排至跟前,方見是巷口唯一的廁所,居民等候出恭,不禁樂而開笑。

路遇一女子,回望我嫣然一笑,極感幸福,即趨而前去搭話,女子閃進一家商店,尾隨入店,玻璃上映出自己衣服鈕扣錯位,不禁樂而開笑。

寫完《笑口常開》草稿,去吸一根煙,返身要謄寫時,草稿不見了,妻說:「是不是一大頁寫過的紙,我上廁所用了。」驚呼:「那是一篇散文1妻說:「白紙捨不得用,我只說寫過的紙就沒用了。」急奔廁所,幸而已臭但未全濕,捂鼻子抄出此份,不禁樂而開笑。

賈平凹的這篇文章,韓冰和黑鐵膽讀了多次。每讀一次,都讓他倆不禁樂而開笑。

黑鐵膽說,如果中國的作家能得諾貝爾文學獎,賈平凹算一個,莫言算一個。他們兩個人,誰拿這個獎都不意外。

韓冰問,為什麼他們兩個有希望。

黑鐵膽說,他們倆有個性,對小說寫作有感覺。冰冰啊,我對你講,無論做什麼事情,這個感覺最重要。

韓冰笑笑說,好好,我相信你的感覺。特別是你在找對象上,那感覺是一流的。

黑鐵膽說,在找對象上,你的感覺更是超一流的!

這是一個周五的晚上,黑鐵膽從西山駕車回到了省城。出發前已經電話聯繫過了,韓冰已經把晚飯做好了。黑鐵膽推開門剛要進去,韓冰就在衛生間里大聲說:「蛋蛋,在門口換上拖鞋,剛剛托完地。」

黑鐵膽抬眼一看,屋裡果然是亮的。黑鐵膽就想,自己也不知是從哪裡修來的福分,遇上了韓冰這樣一個好老婆。

晚上吃飯時,黑鐵膽從公文包里掏出一張剪報,說:「老婆,請你欣賞一篇佳作。」

韓冰還以為是報紙上又登出了一篇有關白沙集團的文章,就連忙接來看。誰知這篇文章與白沙集團無關,而是民國時期山東省主席韓復在齊魯大學的一次演講。文章不長,韓冰很快就看完了。

韓主席的演講如下——

諸位、各位、在齊位:

今天是什麼天氣,今天就是演講的天氣。來賓十分茂盛,敝人也實在感冒。今天來的人不少咧,看樣子大體有8/5啦。來到的不說,沒來的把手舉起來!很好,都來了!下面請聽口令:前排的不要動,後面的立正向前三步走。很好!

今天兄弟召集大家來訓一訓,兄弟有說得不對的,大家應該相互原諒。你們是文化人,都是大學生、中學生、留洋生。你們這些烏合之眾是科學科的,化學化的,都懂得七八國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連中國的英文都不懂。你們大家都是筆杆子里爬出來的,我是炮筒子里鑽出來的。今天來這裡講話,真使我蓬蓽生輝,感恩戴德。其實,我沒有資格給你們講話,講起來嘛,就像對牛彈琴,也可以說是鶴立雞群了。

今天,不準備多講,先講三個綱目。蔣委員長的新生活運動,兄弟我舉雙手贊成。就一條,行人靠右走,著實不妥。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邊留給誰呢?還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國人在北京東交民巷都建立了大使館,就缺我們中國的。我們中國為什麼不在那兒建個大使館呢?說來說去,中國人真是太軟弱了。第三個綱目,你們學校的學生籃球賽,肯定是總務長貪污了。一個學校為什麼會那麼窮酸?十來個人穿著褲衩搶一個球,像什麼樣?多不雅觀。明天到我公館領筆錢,多買幾個球,一人發一個,省得再你爭我搶的。

今天這裡沒有外人,也沒有壞人,所以我想告訴大家三個機密:第一個機密暫時不能告訴大家,第二個機密的內容跟第一個機密一個樣,第三個機密前面兩點已經講了,今天的演講就到這裡,謝謝諸位。

文章雖然很短,但韓冰一連看一邊笑,眼淚也下來了。一口茶差點喝嗆了。她擦擦眼淚說:「人才啊,這個韓主席如果在世,和趙本山大叔有一拼啊1

吃罷飯,他倆都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當黑鐵膽喝了一口茶,又抽出一根煙準備點上時,卻看到了韓冰的白眼。他便識趣地站起涉該死,差點忘了夫人的教誨。」

韓冰曾說過,黑鐵膽抽煙可以,但在家裡盡量少抽。如果實在忍不住了,只能到陽台上去抽。她也勸黑鐵膽戒煙,但有煙癮的人不是說戒就能戒的。

黑鐵膽就說:「咱爸的煙癮大吧,你咋就不去勸?還有**、小平同志,那煙癮都夠大了吧,不都照樣長壽?少帥張學良,還吸過毒,人家不照樣還活100多歲?」

韓冰說:「你真的成了常有理了,我告訴你,每抽一根煙,少活5秒鐘。」

黑鐵膽就說:「聽老婆的話,肯定不吃虧。我記在心裡了,你就瞧好吧,我總有一天非把它戒了不可。冰冰,你說怪不怪。每一個煙盒上都寫著吸煙有害健康,可照樣生產,照樣經營,照樣有人來吸。」

韓冰說:「諷刺1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