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80章 殺一儆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0章 殺一儆百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80節第280章殺一儆百

刀子就把聾子和瞎子這天地羅漢找來商量,如何才能將徐老四徹底搬倒。

經調查,這個徐老四是山陽本地人。他的父親現任山陽市鳳凰區某城中村的支書,他們家屬於地頭蛇。這個徐老四從小就發渾撒潑、膽大包天,13歲時就曾用軍刺戳瞎過同學的眼睛。初中沒有畢業就開始混跡於社會,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五毒俱全,無法無天。

他18歲因故意傷害罪被判刑入獄5年,前年才剛從號裡面出來。回到山陽后,惡習難改,甚至更是變本加厲。很快在他的周圍就聚集了一批社會上的小混混,這幫人整天耀武揚威,無事生非。

他們利用徐老四父親村支書的地位,控制了這個村地盤上縱橫8條大大小小的街道。這裡的建築市嘗蔬菜市嘗服裝市嘗肉類市嘗藥材市場裡面的每一家商戶,都必須每月向徐老四交納保護費,否則就會被趕出去。

徐老四敢於和天天集團叫板,看來是有原因的。

刀子他們坐下來分析了一下,覺得這個徐老四大概有以下這麼幾個優勢:

一是本地的坐地虎。有他父親和他兩代人的經營,親朋眾多,上下關係盤根錯節,在那個區域里無人敢惹。二是他手下有一幫打手,他們已呈現出黑社會的一些特徵,膽大妄為,人們敢怒不敢言。三是他有一定的經濟實力,這些年發了財,特別是城市建設快速發展給城中村帶來的財富。四是他有自己的保住桑聽說當地派出所長、工商所長都是徐老四的把兄弟。

如此看來,要擊垮徐老四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瞎子說:「老大,對付徐老四要揚長避短,個個擊破。」

刀子問:「如何才能個個擊破呢?」

瞎子說:「他們的保護傘咱們不用擔心。咱有杜天堂和王天虎。這一點好辦。先用敲山震虎的辦法,讓這些保護傘保持中立,甚至是倒向咱們這一邊。否則,就利用王天虎和王天恩的關係,把他們調離或查處。」

刀子說:「嗯,接著說。」

瞎子說:「在他們那個城中村,咱們不佔優勢。如果採用引蛇出洞的辦法,將徐老四弄到咱們的地盤上,那就好辦了。這一招可以剝去村支書家左鄰右舍、親戚朋友的勢力。」

刀子說:「好。敲山震虎、引蛇出洞,很好。」

接下來,三個人又仔細商量了一下行動的細節。看看天色晚了,三個人就到白龍江畔的小漁村裡吃了一頓漁家小菜。醋燜魚頭,干炸魚塊,鯽魚豆腐湯,魚丸子。外加幾瓶啤酒。

三天以後的一個晚上,徐老四帶了兩個馬仔到鳳凰山下的一處賓館里會見南方來的一個朋友。這個朋友說準備在山陽市投資30個億,要來這裡和徐老四洽談合作事宜。本來約好的時間,卻左等右等不見朋友的面。打手機,無法接通。晚上十點多了,徐老四隻好坐車回市區。這個賓館地處山陽郊區,離徐老四的老巢鳳凰區還有一段較遠的路程。

公路在一個叫光石腦的地方轉了一個大彎,這個地方非常僻靜。徐老四的車輛正走的時候,突然發現有一棵巨大的楊樹倒在了路上。徐老四的車只好停了下來,兩名馬仔連忙下車查看。他倆使出了吃奶的勁兒想去搬開這棵大樹,但這棵樹除了葉子動動外,仍是穩塔一樣停在原地。

這時候,夜已經深了。路上車少,人少,想找幾個幫手,看來很難。徐老四就往家裡撥了電話,要幾個人帶上傢伙過來弄樹。電話還沒講完,幾個人影就從暗地裡竄了出來。他們手裡拿著鐵鎚、砍刀,手腳麻利,下手又重又狠。幾下子,徐老四的賓士車就被砸了幾個大窟窿。徐老四也被人從車上拉了出來,左腳腳踝被鐵鎚砸碎,手臂和大腿被砍了十幾刀。下面的兩個馬仔也掏出身上的匕首想抵抗,但一個人的手腕被對方的砍刀斬掉,一個人被鐵鎚砸昏在地上。整個過程只有不到二分鐘,徐老四他們還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三個人就已經全部倒在了血泊里。

因為是天黑,徐老四他們根本沒有看清對方的面目。警方做出的分析是,這應是一起有預謀的為情、或為仇的嚴重傷害案件。徐老四所在街道的派出所長向市局建議,應該立即成立專案組,並鎖定幾個徐老四生意場上的對手,重點清查。但馬賓士局長說,咱們警方的確是做出了命案必破的承諾。但這一起案子並沒有死人,也就沒有必要成立相應的專案組。

這個案子也就進入到了正常的程序,警方雖然懸賞1萬元,但始終也沒有得到真正有價值的線索。

在徐老四看來,今年可真的是禍不單行。先是自己被人暗中算計,差點喪命。接著他那一處效益最好的地下錢莊被警方揣掉,800多萬元的現金被充了國庫。他現在已被拘役,只是他還不能動彈,所以尚未被關進拘留所。在他這個錢莊里有存款的老朋友以及普通的百姓都整天圍著他的家,他們要提錢,要取現。弄得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徐老四頭都大了。

不久,街道的兩個把兄弟,派出所長和工商所長也被調到別處了。更讓人痛恨的是,父親的村支書一職也被拿下了。看來,他徐老四的好日子從此就要完了。

他媽的,這都是誰幹的?難道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張大彪和刀子,是他們的那個左耳幫嗎?難道這會是天意,是上天要亡我徐老四。

這次突然的災禍,讓徐老四廢了。廢的不僅是他的身體,還有他的意志。當地的老百姓及廣大商戶無不拍手稱快,而徐老四手下那一幫混混也是樹倒猢猻散。曾經不可一世的徐家,也就這麼走向了窮途末路。

徐老四的下場讓整個山陽地面上的大哥都為之震驚,他們意識到山陽這個地方可能馬上就要重新洗牌了。

雖然誰也不能確定這事是刀子的左耳幫乾的,但大家都相信,敢於廢掉徐老四的人,只能是左耳幫。

自光石腦之戰後,刀子與他的左耳幫在整個山陽的地面上,基本上是無人敢惹了。

聽到這裡,黑鐵膽有些擔憂地說,彪子啊,打打殺殺可不是長久之計。

張大彪說,老大,你放心,我們畢竟不是黑社會,我們的重心是生產和經營。至於打打殺殺的事,其實很簡單,你只要痛痛快快地干一次,揚名以後,差不多就能一勞永逸了。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