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88章 言首泌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8章 言首泌蜜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88節第288章言首泌蜜

這天下午,因為還有一些時間,黑鐵膽便帶著大家來到北山烈士陵園。

這座陵園創建於1987年,佔地面積400畝。園內篆刻烈士名錄具名一萬五千七百四十四人,無名烈士四萬八千餘人。忠魂堂安放有5位老紅軍戰士的骨灰,陳列室向世人講述參加過井岡山鬥爭的5位元帥、75位將軍生平事。由鄧小平題字的「井岡山革命烈士紀念碑」座落於園中。

在革命烈士紀念碑前,黑鐵膽他們敬獻了花圈。在這裡,黑鐵膽又帶著大家重溫了一次入黨誓詞。

讓黑鐵膽慚愧的是,如果不是有人領讀,入黨誓詞他竟然是說不全了。作為一名縣委副書記,一位縣委黨校的校長,一名**員,這是很不應該的。

黑鐵膽又想了想《國際歌》和《國歌》,如果沒有提示,他也同樣有一些歌詞記不清了。

黑鐵膽站在井岡山革命烈士紀念碑前,低下了羞愧的頭顱,深深地鞠了三個躬。

第二天早晨,黑鐵膽很早就被小鳥的歌聲叫醒了。披衣出門,此時的井岡山已經相當冷了。

看著眼前群山如聚的大好河山,黑鐵膽真的是感慨萬千。陸定一曾說過:井岡山,兩樣寶,歷史紅,山林紅。

有人說,井岡山是中國革命的搖藍,在八卦風水中屬「陽山」。當年蔣介石在廬山培訓的七八千軍官,一個個威風凜凜,可一見到井岡山畢業的,就被打得丟盔卸甲。**兩個打仗最牛氣的元帥,**、彭德懷,都是從井岡山起家,打出軍威打出黨威,可也正是這兩位元帥,都裁倒於廬山。

黑鐵膽覺得有點意思。

黑鐵膽此時的心情,大概只能用**1965年5月重上井岡山的兩首詞來表達了。

第一首是《念奴嬌8226井岡山》。

參天萬木,千百里,飛上南天奇岳。故地重來何所見,多了樓台亭閣。五井碑前,黃洋界上,車子飛如躍。江山如畫,古代曾雲海綠。

彈指三十八年,人間變了,似天淵翻覆。猶記當時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獨有豪情,天際懸明月。風雷磅。一聲雞唱,萬怪煙消雲落。

第二首是《水調歌頭8226重上井岡山》。

久有凌雲志,重上井岡山。千里來尋故地,舊貌變新顏。到處鶯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雲端。過了黃洋界,險處不須看。

風雷動,旌旗奮,是人寰。三十八年過去,彈指一揮間。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談笑凱歌還。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

是啊,「獨有豪情,天際懸明月」,「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

這天上午,黑鐵膽帶領同志們參觀了井岡山歷史博物館。在這裡,大家的心靈都受到了強烈的震撼。

在博物館第二展廳,看到一張烈士遺照。烈士犧牲時,被敵入挖去雙眼,砍去雙臂,身中18彈。聽講解員說烈士犧牲時,年僅22歲。

在第四展廳,看到一份當年的入黨誓詞。24個字中,竟有9個錯別字。「嚴守秘密」4字全寫錯了,寫成「言首泌蜜」。但是,沒有人懷疑那些淳樸的黨員對黨和信仰的忠誠,為了那寫錯的幾個字,他們也願意獻出自己火熱的生命。

在第四展廳,大家又被一位偉大而美麗的女性深深打動,她就是朱德總司令的第四任妻子伍若蘭同志。

伍若蘭湖南耒陽人,是當地活潑漂亮的女秀才,不僅文筆出眾,還是一員手使雙槍的女將。1928年春,42歲的朱德與24歲的女**員伍若蘭結婚。

二人剛過蜜月,朱毛會師井岡山,朱老總宏圖大展。不幸次年井岡山第三次反圍剿時,為掩護朱德突圍,已經懷孕幾個月的伍若蘭率警衛班斷後,在激戰中負傷被捕,受酷刑而不屈,她說:「要想讓我投降,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贛江的水倒流」。

蔣介石親發電報命令「割頭示眾」。朱德聞訊后,在**面前灑下了熱淚,敵人將她的頭顱示眾三天。

胡小雲小聲說,原來只聽說過朱老總一生喜歡蘭花,現在才弄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是啊,聽導遊講,1962年朱老總重上井岡山時,親手採挖一株蘭花帶回北京。

黑鐵膽想,是啊,無情未必真豪傑。當年的革命者為了新中國真的是付出了太多太多的犧牲。

下午,他們又聽了一場報告,這是一次針對井岡山精神的專題講座。

其實,井岡山的精神到底是什麼,每一個的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江總書記所概括的24個字,「堅定信念、艱苦奮鬥,實事求是、敢闖新路,依靠群眾、勇於勝利」。三句話,24個字,相當精闢和準確。

聽罷一個半小時的報告,黑鐵膽一行人就去參觀了位於大井村的**舊居。

**舊居位於井岡山市中心——茨坪東山腳下,面對波光粼粼的挹翠湖。房屋坐東朝西,土木結構,面積798平方米。房東名叫李利昌,家中開有一小雜貨鋪。1927年10月下旬,**率領秋收起義部隊抵達井岡山茨坪后,房東騰出此屋的一半給秋收起義部隊居祝1929年1月14日,**、朱德率領紅四軍主力出擊贛南后,敵軍一度佔領了井岡山,茨坪大部分房屋被敵燒毀。1961年,井岡山人民按歷史原貌恢復遺址,供人們參觀。

**同志舊居是一棟座東朝西、土木結構的民房,位於茨坪挹翠湖岸邊,過去稱店上村,這裡也是**與賀子珍同志在井岡山鬥爭時期共同生活和工作過的地方。

1927年10月至1929年1月,**常在這房屋的右後間居祝在這裡,**經常夜以繼日地工作,不知度過了多少不眠之夜。按照部隊規定,連部以上機關夜晚點燈辦公可以用三根燈芯照明。**身為前委書記、紅四軍黨代表,為了節省用油卻堅持點一根燈芯。

就在那微弱的燈光下,**同志在這裡起草了《井岡山的鬥爭》這篇重要的著作,在這篇著作中,他總結了井岡山鬥爭的經驗,闡明了「工農武裝割據」的光輝思想,指明了中國革命的前途。

**同志還在此屋的廳堂里,多次召開黨、政、軍的各種重要會議,研究部署根據地建設的各項工作。

在這裡,**同志領導井岡山軍民度過了艱難的歲月。當時,由於湘贛敵軍對井岡山實行嚴密的經濟封鎖,紅軍的軍需給養非常困難,物質生活十分艱苦,**與普通戰士一樣吃紅米南瓜度日。

1929年2月,國民黨反動派佔領大小五井,燒毀了大井的全部房屋。此屋僅存一堵殘牆和屋前**平時讀書看報時坐過的讀書石以及屋后**常在樹下觀看紅軍練兵的兩棵常青樹。

兩棵樹,一棵是海羅杉,一棵是鑿樹,當地人稱它倆是「神奇樹」。1949年,這兩棵被戰火燒得傷痕纍纍的大樹突然抽枝發芽,長得枝繁茂。1965年,**重上井岡山,故地重遊。這兩棵樹竟第一次開出滿樹如雪似銀的小白花。1976年,這兩棵樹又莫名其妙地枯萎了,這一年的9月9日,**逝世了!

黑鐵膽想,兩棵樹的神奇,在於人民群眾對**的深切懷念。是不是如此,不必過多的考究了。但八角樓的燈光,朱德的扁擔必將成為不死的傳奇。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