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294章 死神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4章 死神來了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294節第294章死神來了

黑鐵膽想,既然自己從了政,那就要有從政的樣子。

黑鐵膽在研究了西山縣近幾年的經濟社會發展的各種材料后,他就帶上秘書鄧玉傑開始往下面各鄉鎮跑了。

鄧玉傑是他在白沙集團時的辦公室主任,黑鐵膽到縣上工作后,就把他帶了出來。司機呢,也是他原來的,豹子。豹子大名戚文豹,是黑鐵膽的哥們兒虎子,也就是戚文虎的弟弟,也是從部隊上轉業回到地方的。

黑鐵膽把傑子和豹子一併帶到了縣政府,大家都說黑縣長是一個重感情、念舊的人。

這其中只有一個人的心裡不痛快,那就是原來給常務副縣長開小小車的司機黃中發。

小車司機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在縣一級,給縣委書記開小車的司機那自然最為榮耀。縣長的司機居於其席,縣委副書記及常務副縣長的司機則並列第三。

如果仔細地去觀察一下,就會發現這幾個司機臉上整天都是帶著讓人難於察覺的微笑,心中總是裝著一絲竊喜,因為,這幾個司機那可是西山官場上的一個極為特殊的群體。有人說領導的秘書跟領導最近,其實領導最近的人是司機。領導與司機整天在一起,除了工作關係外,更多的是感情。領導有許多不便自己出面的事情,往往委託司機去辦。而一些想見領導的各色人等,也往往能過司機來走領導的門子。

黃中發就是這幾個感覺最好的司機之一,現在,黑鐵膽自己帶來了一個司機,黃中發就只能閑在那裡了。他只能在政府的司機班裡喝茶打牌,心情相當落寞。

縣政府機關管理局的局長王金來給他寬心說,中發啊,你是老師傅了,我知道你的素質。這一陣你先歇一歇,隨後我給領導們說說,會給你安排一個合適的、讓你滿意的崗位。

黃中發說,王局長,我就是一個開車的,能有什麼更合適的崗位。

王金來說,隨後你就知道了。

黑鐵膽帶著傑子、豹子他們轉了一陣,越是對西山縣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黑鐵膽越是覺得大有可為。

西山縣面積4500平方公里,50萬人。下轄白沙鎮、殺虎口鎮、紅石崖等16個鄉鎮,345個行政村。從地形特點上看,可以概括為「兩山夾一江」。

這一江就是白龍江,橫穿整個西山縣。

兩山分別是鳳凰山和麒麟山,白龍江的北岸是鳳凰山,山高林密,風景秀麗。南岸是麒麟山,坡度較緩。麒麟山雖然林木沒有鳳凰山繁茂,但地下的礦藏卻更為豐富。

白龍江的正源是鳳凰山主峰鳳凰頂流下來的水晶河,水晶河與發源於麒麟山上的石板河交匯於兩河口。在這個地方,早在1958年就修建了一個面積達123平方公里的大水庫——兩河口水庫。

俗話說,人傑地靈。其實應當說是地靈人傑,正因為西山縣的自然環境如此優越,才造就出豐厚的文化底蘊。

正當黑鐵膽要甩起胳膊大幹一場的時候,沒想到,他們剛轉了8個鄉鎮,**卻來了。

誰也沒有想到,前一段一直沸沸揚揚的**逼終於來到了身邊。山陽市中心醫院已經接收了一位從廣東返鄉的輸入性病人。這是整個山陽市的第一位**患者,山陽市的幹部群眾都記住了他的名字——胡小林。

更讓黑鐵膽擔心的是,這個胡小林還是西山縣殺虎口鎮人。

抗禦**一時間成了山陽市壓倒一切的中心工作。廣播、電台、電視、報紙、領導講話都圍繞著**展開了。

一開始。這件事並沒有引起黑鐵膽的特別重視。他總覺得**離西山很遠很遠,他們這裡是中原地區的一個山區小縣,流動人口很少,**應該不會光顧吧。可胡小林的出現,讓黑鐵膽認識到,狼到底還是來了。

根據領導的分工,縣長白鵬舉是西山縣防**指揮長,而主抓教育衛生工作的副縣長江一英就應當出任副指揮長。可縣委書記郭紅梅同白鵬舉商量了一下,覺得江一英年紀輕,又是一位女同志,而**又是當前最為嚴峻的任務,怕江一英在工作萬一有什麼閃失,誰也擔當不起。他們兩個議了議,覺得讓黑鐵膽擔任副指揮長最好。一是黑鐵膽的思路清,二是他畢竟是省長韓華華的乘龍快婿,就是萬一西山縣的**工作有了什麼問題,省里市裡也不便追究黑鐵膽的責任。

這樣以來,黑鐵膽就成了西山縣防**副指揮長,具體的工作都有黑鐵膽來承擔。江一英嘛,協助黑鐵膽抓好**防治工作。

對於領導們的安排,黑鐵膽沒有異議。

說實在話,他也擔心江一英在**防治工作中因衝鋒陷陣而傷痕纍纍。

這個時候,原縣委辦副主任李小爽已經擔任了縣政府辦公室的主任,防**這一塊兒工作,就有李小爽與鄧玉傑協助黑鐵膽來抓。而有了什麼情況,他們也會把事情向江一英通報。

在和衛生局的岳當歸局長、防疫站的周天召站長交談后,黑鐵膽感到**這個可怕的怪物,也可以說是猙獰的死神正在一步一步地逼近。

西山縣雖然只有50多萬人,但外出打工的人員已接近8萬人。而這些外出務工者又大多集中在我國當時**疫情最為嚴重的兩個地區,那就是廣東和北京。目前,這些人一開始陸續返鄉,西山縣正面臨著輸入性**疫情的沉重壓力。

黑鐵膽說:「同志們,看來咱們西山縣的**防治工作已經是迫在眉睫了。這樣,你們衛生部門先拿出個緊急方案,等相關人員討論通過後,儘快實施。」

岳當歸說:「好的,黑縣長,我和天召同志回去后,馬上安排。」

剛送走岳局長他們,秘書鄧玉傑就跑了過來。說剛剛接到市委辦公室的通知,下午要召開一個全市的抗擊**動員大會。要求每個縣的縣委書記、縣長、分管衛生工作的副縣長、衛生局長、防疫站長5個人參加。

下午的會議,極為肅穆。市委書記韓冬梅及市長王天恩自始至終都沒有笑臉,他們對全市的**防治工作提出了十分明確的要求,並一再強調這是當前壓倒一切的中心任務,也是事關全局的政治任務。參會的每一位同志,肩頭都有責任。如果在抗擊**工作中,誰玩忽職守鑄成大錯,是領導的,就地免職。是醫護人員的,就地開除。

當黑鐵膽走出會議室時,心頭也好像吊上了一付鉛墜。他不是擔心自己頭上的烏紗帽,他擔心的是西山縣50多萬父老鄉親,擔心那正在返鄉的8萬勞務大軍。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