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00章 自保與擔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0章 自保與擔當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00節第300章自保與擔當

白鵬舉縣長在自己的辦公室里有些坐立不安了,他讓李小爽把近期收到的全國各地對於**防治不力而處理的通報整理后,全部拿了過來。

白鵬舉細細地研究起來,他發現,上面對各地官員的問責都集中在政府序列上。也就是說,各地的書記,比如市委書了,縣委書記了,還有副書記了等等,一般都不會被追究。就拿基層來說,追究的都是些縣長、副縣長,還有鄉長、副鄉長等。

白鵬舉明白,根據黨政領導的分工,**是屬於政府這一塊兒的,也了問題,各級政府官員,特別是分管的領導們自然是難辭其咎。

白鵬舉把窗帘全部拉上后,點上一根煙,坐在昏暗的角落裡,思謀起對策來。

他想,西山縣這次出現的事情,上面肯定是要追究的。如果追查起來,並且一定要在縣一家一位官員來處理,那會是誰呢?

作為縣長,他白鵬舉有這個可能。作為分管衛生工作的副縣長,江一英有這種可能。作為防控**的副指揮長,實際的領導者黑鐵膽也有可能。

當然了,無論處理誰都可以,他白鵬舉是不能受到任何處分的。他還年輕,他還要通過努力去當縣委書記呢。如果身上背著一個處分,那他當縣委書記的努力肯定就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自己如果不站出來承擔責任,那只有讓黑鐵膽還江一英站出來了。白鵬舉想,副縣長們為縣長分憂那也是應該的。

具體讓誰來做這個替罪羊呢?白鵬舉想了想,只能是江一英了。因為她是分管衛生工作的副縣長,而黑鐵膽是常務副縣長。另外,人家黑鐵膽又是省長韓華華的女婿,誰有能指名讓他承擔責任、接受處分呢?

想到這裡,白鵬舉就給黑鐵膽打了一個電話,想和他統一一下思想。

白鵬舉剛放下電話,黑鐵膽就推門進來了,原來,黑鐵膽也正要找他。

白鵬舉一臉愁容地對黑鐵膽說,鐵膽啊,殺虎口毛富貴的事,我已經知道了。客觀地講,咱們西山縣在**防控中所做的工作是紮實的,也是富有成效的。但人上一百形形色色,雖然咱們當領導的一再強調,畢竟還會有極少數人馬虎大意。毛富貴事件,就是一起典型的基層幹部、基層工作人員玩忽職守引起的。

黑鐵膽說,白縣長,作為主抓領導,我也有是有責任的。

白鵬舉說,這件事與你無關,是基層出了問題。

黑鐵膽說,在西山縣,無論是哪一個層面上出了問題,我們當領導的都是有責任的。

白鵬舉聽到黑鐵膽說「我們當領導的都是有責任」這句話,心裡就有些不悅。白鵬舉說,這種時候,我才不和你我們我們的。

想到這裡,白鵬舉說,如果硬是要找領導的責任,我覺得你和一英縣長,你們倆也僅僅是有那麼一丁點的關係。

白鵬舉特意把「你們倆」這三個字突出出來。

黑鐵膽說,我們是有責任的。

白鵬舉又想了想說,鐵膽啊,萬事得想到前面,假若上面真的要追究咱們縣一級領導的責任,怎麼辦?我覺得還是讓一英縣長出面,先自己主動在縣四大家領導會議上做一個檢討,這樣可以爭取主動。上面追查起來了,咱們也好交待。

聽了白鵬舉的話,黑鐵膽的心裡相當不痛快。

在當下這種十萬火急的情況下,你一個堂堂的縣長,不去考慮如何安排隔離「毛富貴事件」中可能受到感染的人群,更不去檢討你一個縣長的責任,而是千方百計地要把自己從這次事件事擺脫出來。甚至還要把江一英推出來,想讓江一英成為這起事件的替罪羊。一個縣長,不敢擔當,還算是一個成熟的領導幹部嗎?

想到這裡,黑鐵膽不由得對白鵬舉相當失望。

黑鐵膽也點上煙抽了兩口說,白縣長,如果咱們縣一級領導這個層面必須要有人承擔領導責任的話,只能是我。因為這個事是由我來具體領導的,江一英,雖然是分管衛生工作的,但就防控**來說,與她關係不大。

白鵬舉說,鐵膽啊,你是正縣級的常務副縣長,如果有處分,你不能背。

黑鐵膽說,沒事,只要能把全縣的**防控形勢穩住,只要能以我的這個處分來警示那些工作中還有些麻痹的同志們,我想,我的這個處分還是有價值的。

白鵬舉聽了笑笑說,鐵膽啊,你的工作能力不僅是一流的,你的胸懷那也是很多人所不及的。

西山縣的「毛富貴事件」上報不久,山陽市紀檢、監察部門就對此進行了認真的調查。

專項調查組的意見是,他們認為西山縣有關人員對外出務工人員的排查登記工作不認真、不負責,致使毛富貴一直處於漏登狀態。部分客車司乘人員未按要求對乘客進行健康狀況登記,如果毛富貴是**患者,將對社會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為此,山陽市對有關責任人予以了嚴肅處理:給予西山縣常務副縣長黑鐵膽黨內警告處分;給予殺虎口鎮黨委書記胡小雲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免去殺虎鎮黨委副書記、鎮長靳春偉的職務;給予西山縣交通局局長王西功黨內嚴重警告處分;給予西山縣衛生局局長岳當歸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在「毛富貴事件」中,西山縣共有18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處理。另外,ks1234,ks1235客車被取締營運資格。

處理結果出來后,江一英特意找到黑鐵膽說,鐵膽啊,這次事件讓你受委屈了。本來,這個事理應由我來頂祝這一次,你替我背了黑鍋。

黑鐵膽說,一英啊,這事與你無關。你雖然分管衛生工作,但防控**這個事,一開始就是由我來主抓的。咱們西山出了這麼一件事,我覺得給我的這個處分不僅是應該的,而且還有點輕。

江一英笑笑說,鐵膽啊,天底下像你這樣的人沒有幾個。你說,會有哪一個人認為組織上對自己的處分輕的?!

黑鐵膽說,一英啊,我說的是真心話。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