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04章 官場悲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4章 官場悲情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04節第304章官場悲情

對於張文康、孟學農這兩個人,黑鐵膽是不太了解的,他只是通過報紙和網路對他們略有所知。

黑鐵膽想,也許這兩個人都很能幹,只是在面對像**這樣突發的事件時,尚無法從容應對罷了。另外,這樣的事情,也許放到誰的頭上,都一樣是猝不及防吧。

這樣想來,單單就個人的仕途來說,張文康與孟學農這兩位高官在2003年是交上了背運。

2003年3月份,全國人大十屆一次會議之後,由新任總理**提名的28位各部委負責人開始履新。其中,63歲的上海市南匯縣人張文康在衛生部部長、黨組書記職位上連任。他表決心說:「一不當太平官,二不當糊塗官,三不當貪官贓官,四不當『麵糰官』。」

幾乎所有人都相信,新一屆政府將給中國帶來更多憧憬。正如1月份剛剛當選北京市長的孟學農在記者見面會上莊嚴承諾:「新一屆政府一定要做一個敢於負責任的政府,透明的政府。」

但**的蔓延卻為此定下了悲情基調。

最早發現於廣東的**型肺炎,在2月初春節期間變得沸沸揚揚。2月11日,廣東官方正式面見媒體公布真相,承認廣東當時已發現305例**型肺炎病人並有5例死亡。此後,廣東和全國各地的媒體曾對此次不明肺炎引起的風波廣泛報道,香港媒體亦有大幅刊登。

從3月下旬到4月初,身在北京的人們或多或少半帶悠閑地同情著廣東人和香港人,而獲取信息的渠道基本上還是網路、簡訊等真假難辨、不知虛實的傳聞。關於「**」的報道,曾在2月集中於廣東之後逐矯瞧氈橐暈,這件事已經結束了。

事實上,早在3月6日,也就是朱鎔基做政府工作報告的第二天,北京市接到第一例**病例。儘管網上關於「北京流行『**』」的帖子言之鑿鑿並指出了收治**患者的醫院,但由有關部門發出的聲音中,仍被斥之為謠言。

北京市衛生局新聞發言人在3月26日稱,北京輸入性**型肺炎得到有效控制,病源沒有向社會擴散,本地沒有發現原發性「**型肺炎」病例。這是首次有關北京**型肺炎的官方報道。

真相被掩蓋,使得在這個春天裡,死亡是個秘密。但謊言仍在繼續,4月3日,時任中國衛生部部長的張文康出席新聞發布會,他把「中國局部地區的**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一句話重複了好幾次。

也是在那次新聞發布會上,張文康還鄭重宣布:「在中國工作、生活、旅遊都是安全的1

曾經做過醫生的張文康,面對中外記者,拿著有關資料以非常肯定的語氣介紹了北京的疫情:「12個病例,死亡3例。」

此後,北京市市長孟學農在會見日本東芝株式會社社長岡村正時也表示,對於1300多萬人口的北京市,22個病例所佔比例並不大,而且已經得到有效控制,完全沒有擔心的必要。

不過國際上的反應並不像官方的表態這樣輕鬆。原定於4月中旬在京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中國企業峰會已經推遲;英國滾石樂隊在京演唱計劃也已取消。

此時,**疫情正以超乎人們想象的速度在全國蔓延傳播。根據北京《財經》雜誌的備忘錄:到4月底,在中國的版圖上,有疫情的省份達26個。

黑鐵膽當然明白,中央處理官員決不是最終目標。2003年這場問責風暴,由醞釀到爆發,彰顯了新一屆政府執政理念的變化。

黑鐵膽時刻關注著整個**的防控形勢。

當北京**病例的真實情況披露后,4月11日,北京被世衛重新定為疫區。此後,政府表態發生了變化,從「完全有能力控制**」變為「決定打一場硬仗」。

4月14日,**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來到廣東疾控中心,用到了一個詞——「揪心」。**總理在短短几天內分別下到北京佑安醫院等一線陣地,看望醫務人員。一切都預示著,**防治工作將可能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中國政府也已經明確意識到了前段時間政策上的不當之處,並切實採取了一些有力的措施以彌補受損的形象,并力爭將其可能的負面影響降至最低。

由此再回到4月20日下午這場新聞發布會,高強大幅修正了北京市的疫情統計數據,並承認了此前數據的不當之處。不難看出,此次問責風暴的要義在於:找出應當負責的人並且讓其負責。

此後,僅在**期間被問責的官員就達上百人。如果僅僅是為了處理幾個失職官員,顯然不是新一屆政府所願。**問責后,政府開始摸索建設突發事件機制的經驗。

**總理在多個場合里對媒體如是闡述他的施政理念:「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必須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大家普遍認為我是一個溫和的人,但同時我又是一個有信念、有主見、敢負責的人1事後證實,他兌現了自己的諾言。

黑鐵膽在自己的筆記中寫到,這些同志是因失職和違反黨紀政紀被處闊是,被免職只是失去了領導職務,他們還可以繼續為黨和人民工作,做出應有的貢獻。問題的關鍵是,既然犯了錯誤,就要承認錯誤,改正錯誤,而改正錯誤的前提是自我反思,吸取教訓。那麼,我們應當從這些同志的被免職中「明白」些什麼呢?

黑鐵膽想,如果不適應新時期黨和人民對領導者的高標準、嚴要求,那就應當離職。

時代在發展,社會進步,黨和人民對各級領導幹部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的官不好當了。

過去,只要不違法犯罪、嚴重失職瀆職,到手的「烏紗帽」可以高枕無憂地一直戴下去,直至退休。小小的失職、失責、失誤算什麼,對地位似乎沒有太大的「威脅」。

現在不行了。**同志提出了「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同志提出了「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的要求,全黨同志必須忠實實踐。如果不牢記在心,更加嚴格要求自己,而是滿足於以往的思維方式和工作狀態,恐怕無法適應新的形勢。既已如此,就休怪黨和人民「不客氣」了。

在防治「**」形勢嚴峻的情況下,常德市政府副秘書長兼市防治**指揮部綜合信息組負責人竟擅離工作崗位長達5個小時,與個體老闆等人在大酒店吃飯,隨後又到歌廳唱歌,市防治**指揮部多次電話與其聯繫,都沒有聯繫上。

其他一些官員也存在嚴重的擅離職守、臨陣脫逃等現象。這都是民利益極端不負責任的表現,被免職乃咎由自齲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