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14章 真真假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4章 真真假假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14節第314章真真假假

李大海說,這幅「鄭板橋的墨竹」是仿的,應當是民國時期的高手所仿,但畢竟是贗品。風格倒還有點像,風骨卻差了許多。

「揚州八怪」里的鄭板橋畫竹子的時候,有一點多數人都看不出來的地方,那就是,它的起筆是在竹子的頂部,是先有竹子頂,然後向根步畫,接著才畫葉子,這就是為什麼揚州八怪讓人稱奇的地方,特立獨行埃

而這畫卻是和普通人一樣,起筆是在竹子的根步,和鄭板橋的不一樣。

杜天堂聽得一愣一愣的,他點著頭說,怪,還真怪。原來鄭板橋畫竹子是倒著畫的,這,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李大海笑了笑接著說,第二就是端硯磨出來的墨汁顏色濃郁,是其他地方的硯台比不了的。我在故宮見過康熙用端硯批閱的奏章,和這畫的墨色完全一樣,也就是說這畫是用端硯的墨畫出來的。但是鄭板橋一生拮据,從來沒有用端硯作過畫。所以,這畫是別人仿製的。

聽了李大海的話,杜天堂佩服得五體望敬佩地說,李書記,你一眼看出了起筆上的疑點,甚至連這一幅畫是用的什麼墨汁都考證出來,簡直就是火眼金睛啊!

李大海微微一笑說,主要是我比較喜愛鄭板橋所畫的竹子,也比較欣賞鄭板橋的人格。他的為人和作畫,都值得我們這些當領導的去學習。他的一首《竹石》就曾是我的座右銘。「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杜天堂說,就是,就是,咬定青山不放鬆,李書記講得好啊!我們這些公僕,那就是要有咬定青山不放鬆的韌勁。

李大海笑著說,這不是我說的,是人家鄭板橋講的。

杜天堂說,一樣的,一樣的。反正我是從李書記你的口裡聽到的。

李大海擺了擺手繼續說,這一幅雖然是仿品,但屬於高仿品,也有一些年頭,還是具有一定的收藏價值的。

杜天堂對書畫毫無研究,也沒有一絲興趣,但同著李大海的面,也極力裝出一副求知若渴的樣子。並不時地問這問那,還不斷地對李大海讚不絕口。

談罷鄭板橋,李大海就把頭埋在了宋徽宋的那幅字中。

杜天堂說,這幅字,有的地方已經破了,筆道又這麼細,看著不像是皇帝寫的。沒有那個氣魄啊!

李大海仍在細細地品味著,似乎是在喃喃自語。筆道細,你算是說到點子上了,這正是宋徽宗的代表字體,瘦金體啊!這幅字雖然缺了幾個字,但仍可以看出是宋徽宗所作的那首《燕山亭》。

裁剪冰綃,打疊數重,冷淡燕脂勻注。

新樣靚妝,艷溢香融,羞殺蕊珠宮女。

易得凋零,更多少、無情風雨。

愁苦。閑院落凄涼,幾番春暮。

杜天堂說,宋徽宗這個人我知道,《水滸傳》上有他,《岳家將》上也有他,是個無能、亡國的皇帝。

李大海感嘆道,宋徽宗這個人的一生可以說是嚴重錯位,他在位25年,重用蔡京、童貫、高俅等奸臣主持朝政,窮奢極侈,荒淫無度。金軍南下攻宋時,他傳位欽宗,自稱太上皇。不久他就與欽宗一同被金兵俘擄。后被押往北邊囚禁,死於五國城。

其治國無能,但藝術才能頗高。書法稱「瘦金體」,傳世畫作有《芙蓉錦雞》、《池塘晚秋》等,並能詩詞。他確實是中國歷代帝王中,藝術天分最高的皇帝。如果沒有坐上皇帝寶座的話,他可能會成為中國歷史上一個相當偉大的藝術家。至少在中國書法史和美術史上,他都會享有無可爭辯的崇高地位。那說不定就是又一個偉大的文學家、藝術家了。

杜天堂問,李書記,你是說,這筆道又細又長的,還有來頭,叫什麼瘦金體?

李大海說,正是,瘦金體就是宋徽宗創造的。

李大海又說,你來看,這瘦金書蒼勁有力,字體稜角突出,不愧為瘦硬之書。瘦金書的橫畫較長,豎筆也甚少迴旋,中截細若遊絲,收筆重頓,側鋒非常明顯,長撇起筆往往有個彎頭,在他的筆畫中極少的運用傳統筆法中的蠶頭雁尾,卻把運筆的步驟展露無疑。書寫過程中還不可輕視速度的變化,瘦金書的書寫宜快不宜慢,宜小不宜大,其筋骨般的筆畫一氣呵成,由於它「瘦不剩肉,拋筋露骨,」所以字寫大就顯得單薄了。

瘦金體的運筆飄忽快捷,筆跡瘦勁,至瘦而不失其肉,轉折處可明顯見到藏鋒,露鋒等運轉提頓的痕,是一風格相當獨特的字體,今日的仿宋體,亦是從此中脫出。此書體以形象論,本應為「瘦筋體」,以「金」易「筋」,是對御書的尊重。

見杜天堂聽得津津有味,李大海就接著說,宋徽宗酷愛藝術,在位時將畫家的地位提到在中國歷史上最高的位置,成立翰林書畫院,即當時的宮廷畫院。以畫作為科舉陞官的一種考試方法,每年以詩詞做題目曾刺激出許多新的創意佳話。

如題目為「山中藏古寺」,許多人畫深山寺院飛檐,但得第一名的沒有畫任何房屋,只畫了一個和尚在山溪挑水;另題為「踏花歸去馬蹄香」,得第一名的沒有畫任何花卉,只畫了一人騎馬,有蝴蝶飛繞馬蹄間,凡此等等。這些都極大地刺激了中國畫意境的發展。

他對自然觀察入微,曾寫到:「孔雀登高,必先舉左腿」等有關繪畫的理論文章。廣泛搜集歷代文物,令下屬編輯《宣和書譜》、《宣和畫譜》、《宣和博古錄》等著名美術史書籍。對研究美術史有相當大的貢獻。

趙佶還喜愛在自己喜歡的書畫上題詩作跋,後人把這種畫叫「御題畫」。由於許多畫上並沒有留下作者的名字,他本人又擅長繪畫。對鑒別這些畫是否是趙佶的作品有不小的難度。有一觀點確定他的真跡有《詩帖》《柳鴨圖》《池塘晚秋圖》《竹禽圖》《四禽圖》等,而《芙蓉錦雞圖》《臘梅山禽圖》是御題畫。

宋徽宗在其創作的書畫上使用一個類似拉長了的「天」字的花押,據說象徵「天下一人」。這也是中國歷史上最出名的花押。

徽宗皇帝與書法家交往的故事,為歷代文人騷客津津樂道。比如,他與大書法家米芾的交往就很有意思。

米芾與徽宗一樣酷愛石頭,曾經在一塊怪石面前納頭便拜,尊稱此石為兄,人稱「米癲」,就是米瘋子的意思。

有一次,徽宗令人在瑤林殿張掛兩丈長的畫絹,擺上極珍貴的筆硯墨鎮紙等,召米芾寫字。米芾上躥下跳、筆走龍蛇,並大呼:「奇絕陛下1皇帝一高興,把所有眼前寶物全部賞賜給了米芾。

有一次在崇政殿奏事,米芾手執書札,皇帝讓他放在椅子上,他大叫:「皇帝叫內侍,要唾壺1也不知是要皇帝用,還是自己用。

大約是一種抗議自己受了慢待的意思。管宮廷風紀的官兒要治他的不尊之罪,皇帝制止說:「對俊逸之士,不要用禮法拘束他。」

米芾曾經為皇帝書寫過屏風,幾天後,皇帝派宦官賞賜給他白銀十八笏,十八笏為九百,當時的人們以九百為傻,和我們今天罵人二百五是一個意思。米芾興高采烈地對來者說:「知臣莫若君。皇帝真了解我。」皇帝聽說后,大笑。

某宮修完后,徽宗命米芾去寫字,當時米芾已經身兼書畫兩學博士,相當於中央書院和中央畫院兩院的院見用完皇帝御用的一塊珍貴硯台後,一本正經地說:「這塊硯台被臣濡染過,已經不堪再讓皇帝使用了。」

宋徽宗放聲大笑,將硯台賞了他。他怕皇帝反悔,抱著硯台就跑,結果弄得滿身墨汁淋漓。

杜天堂聽了,還有這麼多說道,太有意思了。

杜天堂心想,看來,今天晚上這兩件東西是拿對了。你看李大海那個投入勁兒,正像是一隻即將捕獲老鼠的貓。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