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15章 老謀深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5章 老謀深算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15節第315章老謀深算

杜天堂又腆著臉說,李書記,我原以為你的政策理論水平高,沒想到你這麼博學。我就奇怪了,這些知識你都是咋積累起來的?還有,這世間還有什麼你不知道的呢?

李大海笑笑說,我從小就愛看書。到現在這個年齡,似乎是啥都知道一點,但啥也不精,這就是我們從政者的悲哀。

杜天堂說,李書記你也太謙虛了,領導幹部如果都能像你這樣讀書,素質何愁提不上來,發展何愁上不去?

李大海還說,我覺得,對於各級領導幹部來說,講學習是一個永恆的課題。

杜天堂點著頭說,是,那是。

李大海又接著說,著名的《清明上河圖》,也和這位書畫皇帝不無關係。張擇端完成這幅歌頌太平盛世歷史長卷后,首先將它呈獻給了宋徽宗。宋徽宗因此成為此畫的第一位收藏者。作為中國歷史上書畫大家的宋徽宗酷愛此畫,用他著名的「瘦金體」書法親筆在圖上題寫了「清明上河圖」五個字。

杜天堂聽了宋徽宗的一些書畫故事,就對這位皇帝的書畫價格產生了興趣。他問道,李書記,宋徽宗的字和畫能值多少錢?

李大海說,只要是宋徽宗的真品,每一幅都是天價。在一個拍賣會上,一件宋徽宗《寫生珍禽圖》以萬元天價成交。有人說,這一件舉世珍品未來還將有更大升值空間。

杜天堂吐了吐舌頭說,一幅畫就能賣6000萬!早知道是這樣,他真的不用當那個狗屁皇帝了。

李大海說,這還不算最貴的。最近,一件被稱為宋徽宗趙佶瘦金體《千字文》的書法作品在深圳拍出了1.4億元的天價。

杜天堂不由得嘖聲連連,1.4億?天啊!天啊!李書記,你看這幅字,怎麼樣?

李大海說,當然是價值連城了!

杜天堂就說,李書記,這些東西放在我手裡算是糟蹋了。我對這些一點也不懂。李書記你如果有興趣就放在你那裡吧!你拿著,才能體現出它們的價值。

李大海說,天堂啊,這可不行!我不能奪人之美。另外,這兩件東西也太珍貴了。我不能要,絕對不能要。

杜天堂說,李書記,主要是你懂得欣賞,我啥也不懂。在我的眼裡,它們就是兩張發黃髮霉的破紙片罷了。還是由你保管更好,也算是為它們找到了家。

李大海眼睛仍在盯著這兩幅作品,他若有所思地說,既然你這麼講,我就收下一幅。這幅竹子我留下,瘦金體你還是帶回去。

杜天堂說,李書記,你怎麼能把這幅假的留下呢?

李大海說,親是親,錢帛分。真的價值連城,我怎麼能要?這幅假的,因為是高仿,還是有些研究價值的,我就留下來慢慢欣賞吧!

杜天堂說,這,這,不太好吧!

李大海說,你就聽我的,沒有錯!你的心意我全部領了!我謝謝你了!

其實,依李大海的眼光來看,鄭板橋的那幅竹子是真跡,而宋徽宗的字卻是仿品。他故意把假的說成真的,把真的說成假的,是他多了一個心眼。如果將來有人追查,他說只是拿了人家一幅假畫,假畫能值幾個錢?這樣以來,他既拿了一張價值連城的寶貝,又把風險降到了最低限度。

李大海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就是再親近的人,他也要留一手。

當然了,對於李大海的想法,杜天堂是一無所知。

李大海還故意對杜天堂說,這幅瘦金體你帶回去以後,一定要妥善保管。這可是國寶級的文物,萬萬不可毀在你的手上。

杜天堂誠惶誠恐地說,好,好,我一定好好保管。

又聊了一陣,杜天堂看時間不早了,就對李大海說,李書記,不多坐了,你也早點休息。

杜天堂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卡說,李書記,一點心意,不成敬意!

李大海伸手按著了杜天堂的手說,這張卡我是堅決不能要。拿了你一副畫,已經很過意不去了。

杜天堂說,這,這……

李大海笑笑說,聽我的,沒有錯。另外,這幾年我這邊的同志們講,你幹得不錯,辛苦了!

杜天堂說,哪裡,哪裡。李書記,你到了山陽,山陽的幹部都有了一種撥開烏雲見青天的感覺。同志們都憋足了勁兒,準備在李書記的帶領下好好地干一常

李大海說,是嗎,好,好。

此前,王天恩市長是準備把自己的哥哥王天虎由市長助理轉正為副市長的,他也一直在做這方面的工作。本來就已經是生米做成熟飯,只等掀開鍋蓋了,可李大海的到來,一切都得重新考慮了。

李大海得到杜天堂的寶貝不久,杜天堂就由市經貿委主任升職為山陽市政府副市長。

不過,李大海畢竟還要平衡關係,王天虎就被調整為省林業廳的副廳長。這個職位不錯,有權也有油水。

因為杜天堂是搞企業出身的,加上他此前又是經貿委主任,根據市長分工,就讓他抓了大工業。但杜天堂想抓城建交通,這個活兒肥。另外,自己的「天天集團」以後要攬工程,就不用再找別人了。

聽了杜天堂的想法,李大海就笑笑說,天堂啊,我看就不必了吧!我聽人們講,其實你就是那個天天集團的幕後老闆。

杜天堂笑笑說,李書記,這是別人瞎哄的。天天集團的老闆叫張大彪,他是我的妻弟。

李大海說,好,就算是你妻弟的天天集團呢,我聽說生意很好。你現在已經是副市長了,何必再去分管城建交通呢?就是組織上分工讓你來抓,你也不能抓。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你能不知道,躲在幕後永遠比站在台前安全。

聽了李大海的話,杜天堂覺得自己真的是不太成熟。和李大海相比,他實在是差得太遠了。

李大海還特意交待杜天堂說,西山縣那個常務副縣長小黑,我聽說是你的老部下,以後你要多關照他。

杜天堂說,李書記,你放心,我心裡有數。

杜天堂的心裡其實並沒有數,他不知道,李大海對黑鐵膽怎麼還會另眼相看呢。

杜天堂是不太明白,黑鐵膽與李大海是有著多年交往的。特別是李大海在精神病科住院的時候,黑鐵膽能去看他,讓他著實很感動。住院期間,李大海的精神雖然不正常,但他的記憶力卻好的很。他對那個時候的人和事記得清清楚楚。

俗話說得好,雪中送炭遠勝錦上添花。在李大海的心裡,那個時候去看他一次比現在看他十次、一百次都珍貴。

另外,老伴去世的時候,黑鐵膽也趕了過去。當時,李大海因為還處於賦閑的時候,因此到家裡弔唁的人並不多。

王國慶手下那五虎上將們的擔心不是多餘的,隨著山陽幹部異地交流力度的增大,原市委秘書長朱勝利就被調到了山陰市,職務仍是市委秘書長。聽說李大海還想把原組織部長宋光明推薦為市政協主席,明眼人都知道,這一招是明升暗降。

宋光明自然不答應,他跑到省里去見了自己的親家李大明,還有老上級王國慶。

最後在省紀委書記李大明和副省長王國慶的關照下,李大海才不得已把宋光明提拔為山陽市委副書記。

不過,作為交換,李大明也同意把山陰市紀委副書記海連天提拔為山陽市紀委書記。

另外,李大海在老家休養時對他關照不錯的那個馬向東,就是當時的青龍縣委辦公室主任,這一次也被調到山陽任了財政局長。

如此以來,山陽人就把李大海調過來的一干人稱作是「新五虎上將」。

他們是:紀委書記海連天、常務副市長牛為民、市委秘書長馬南山、組織部長宋小娟、財政局長馬向東。

看著眼下的人員變動,王天恩市長不由得暗自感嘆,看來,山陽的天真的是變了。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