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24章 王八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4章 王八蛋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24節第324章王八蛋

走出派出所的大門,小芹幽怨地回頭看了一眼身邊的一個小夥子。小夥子羞愧地低下了頭。這個小夥子目前正在和小芹談戀愛,現在他知道,他們的這場戀愛肯定到此為止了。

在發生衝突,血濺墳場時,他沒有出手相助,已經是很不夠意思了。現在,他竟然也不敢在檢舉材料上簽字,這就完全是王八蛋了。他怕什麼呢,不就是一條賤命嗎,怎麼就對那些黑惡勢力如此懼怕呢?

青年又想,前幾年的嚴打聲勢那麼大,怎麼就沒有弄倒龍牙呢?

青年當然不會想到,這個龍牙是縣政協主席羅明亮的乾兒子,還是公安局長李大爽的結義兄弟。

小芹的父親、母親、哥哥三個人都受了重傷,父親方老六的腦袋幾乎變了形,腫脹如斗。母親的身上挨了三刀,兩根手指被砍掉。哥哥的前胸和後背上被砍了十幾刀,右腳的腳筋也被砍斷。

有兩個警察過來察看了幾個人的傷勢,並對他們的傷口進行了測量和拍照。隨後,就再也見不到警察的影子了。

方小芹多次到派出所去追問,得到的回答是案件正在調查中,說那個下令打人的大金牙已被通緝。

看到警察們有些糊弄自己,小芹就又到鎮政府去訴說。鎮政府倒是很重視,很快就給了意見,說是打人那一方願意拿出1萬元的賠償費,讓小芹一家撤訴。

方老六一聽就氣壞了,1萬,連三個人的醫療費都不夠,這打就算是白挨了。方家就堅決不同意,他們不同意,龍牙那一方也就乾脆不照面了。

殺虎口的選鐵工程仍在熱火朝天地進行。

半個月以後,方老六剛能下床,他就強撐著讓人把他送回到了村裡。一進村,家裡也沒進,直接就到了方家的墳園。一看眼前的場景,方老六頓感天旋地轉。眼前除了還有一棵孤零零的老柏樹外,連一個墳頭也不見了。幾塊早已朽掉的棺材板和一些散亂的人骨被遠遠地拋在下面的坡溝里。幾隻精瘦精瘦的餓狗正圍在那裡撲騰。

天啊,這是什麼事啊!我方老六對不住祖宗啊!一個六十多歲的老漢就坐在那棵老柏樹下痛哭起來。

幾個同村的老人看方老六哭成這樣,也感到心酸。他們就過來勸方老六,並給他出些主意。他們又讓方老六回家找了幾塊破單子,先把這些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祖上的骨塵包起來,放在家裡。等到選好了墳地再重新進行安葬。

這一夜,方老六坐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他越想越生氣,這明明是**的天下啊,難道像龍牙這樣的混蛋就沒人管了?

第二天一大早,人們發現,方老六已經弔死在了自家墳地的那一棵老柏樹上。

聽到這一噩耗,躺在衛生院病床上的方老太太當場就昏了過去。後來經過搶救,雖然醒過來了,卻只會啊啊,不會說話了。小芹的哥哥是干著急沒有辦法,因為他起不了身、下不了床。父親方老六的喪事就只好有小芹來操辦了。

方老六的棺材仍葬在了自家的墳地里。這一次,龍牙的人沒有上前阻攔。在同村幾個鄰居的幫助下,小芹又重新將墳地圍了圍,並將放在屋內的那幾具骨塵重新安葬了。讓人無奈的是,這些骸骨也分不清誰是誰的了,只好有一堆算一個,草草掩埋了。

奇恥大辱,這在當地老百姓的眼裡,簡直就是無法忍受的奇恥大辱!這真是欺人太甚、天理難容。

賀老六死了,方小芹一家就像是塌了天。

方小芹很擔心,她擔心母親能不能恢復,是不是會成為人們說的那種植物人。而自己的哥哥又會不會站起來,腳筋斷了,可是要命的事。現在,一家三口人兩個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小小年紀的方小芹就變成了頂樑柱。

方小芹一邊在醫院照看母親和哥哥,一邊還要向龍牙他們討說法。這些天,可把方小芹折騰得夠嗆。

方小芹多次找鎮政府,可都沒有結果。

就在她萬念俱灰的時候,有人說,她可以去縣裡找黑鐵膽縣長。黑縣長就是分管礦山整治的,而且這個黑縣長還待人很好,沒有架子,是一個清官。

方小芹到縣政府來了幾次,看大門的一聽她是來找縣長的,又是狀告龍牙的,就不讓她進門。今天,她還是趁門衛們不注意,悄悄溜進來的。

進了縣政府的大門,她要來找黑鐵膽,但仍被工作人員阻攔住了。工作人員說,黑縣長不在家。

方小芹問,黑縣長啥時候能回來。工作人員就說,那就不清楚了。也許是今天,也許是明天,也許是十天半月。

後來,還是一位來辦事的女同志悄悄給方小芹指了指黑鐵膽。說那一位就是。

方小芹一看,黑鐵膽正在院子里和人說活。她就記下了黑鐵膽的模樣。

她想單獨見一見黑鐵膽,卻一直沒有機會。方小芹就躲到茶爐房隔壁的一個角落處尋找機會。

藏到這個地方,一是隱蔽,二是暖和。

地上的大雪已經積得很厚了,而方小芹又穿的很單保

一直等到晚飯後,方小芹才看到黑鐵膽一個人在院子里跑步。她這才總算找到了機會。

聽完了方小芹的哭訴,黑鐵膽不由得悲從中來。

小芹一家全家被打,三人重傷,一人上吊。為治病,已花去了1萬多塊錢。這些錢都是小芹幾塊、十幾塊、幾十塊借來的。而龍牙一方一分錢也沒有拿,兇手依然逍遙法外,鐵礦仍然在開工生產。

他真的在內心深處生起一股痛恨。

他痛恨現在的衙門作風。一名群眾想見一見自己的縣長,竟然這樣難。

他痛恨鄉鎮一些黨員幹部的立場問題。就是有一些人樂意和富人攀關係,不願和窮人交朋友。

更讓黑鐵膽憤怒的是,三天前他還到殺虎口鎮調研,書記和鎮長都說這裡的礦業秩序良好,沒有一點不安全或不安定因素。

是啊,有不少人王八蛋的很,最擅長的就是陽奉陰違。

聽到這裡,黑鐵膽就說:「小芹,你說的情況我都記下了。今晚你就在縣城住下來,明天我和你一塊兒去你家。」

小芹聽黑鐵膽這麼說,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黑鐵膽就打了一個電話,很快,事務局長王金來就趕了過來。

黑鐵膽就讓他將小芹安排到縣委招待所休息,並交待他明天備好車,讓政府辦值班室通知縣公安局李大爽局長、政府辦李小爽主任、土地局馬明軍局長明天上午8點半和他一塊兒去殺虎口鎮虎嶺村。

黑鐵膽知道,這種事情必須到一線,到現場去看看。如果坐在辦公室里聽人彙報,他只能得出天地一片和諧的結論。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