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26章 寒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6章 寒心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26節第326章寒心

因為時間已到了下午一點多了,黑鐵膽也不好意思不吃飯就離開殺虎口。レ.773buy.?レ

在縣一級,鄉鎮黨委書記的地位很高,他們是一方諸侯,基本上也都是書記、縣長心目中的政壇寵兒。因此,鄉鎮書記的面子還是要給的,哪怕你黑鐵膽的心裡再糾結。

王大壯本來是要安排黑鐵膽在白姑的太白酒樓用餐的,但胡小雲說,你還不知道吧,咱們鐵膽縣長不喜歡熱鬧。於是午餐就改在了鎮政府的內部餐廳。

餐廳很乾凈,飯菜也很有特色。這裡最出名的菜是「老乾爹羊排」,這道菜精選當地的鳳凰山山羊,把羊肉剁成小塊兒,配以辣椒、胡椒、八角、蔥把兒、大蒜等,用高壓鍋帶湯沌制。出鍋后骨酥肉爛不變形,香辣鮮美,湯汁醇厚。一般食客伴以麵條享用,無不交口稱讚。

這裡的產的山羊,基本上都出自胡一刀的養羊基地。這幾年,胡一刀早就在羊身上了發了洋財。

記得前幾天,到殺虎口來,黑鐵膽還吃到過這道菜,給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可今天卻不同了,原本鮮美可口的飯菜,黑鐵膽吃起來卻味同嚼蠟。

他的臉上雖帶有笑容,但心裡卻是相當沉重。

官商勾結欺壓百姓的情況,決不會僅僅出現在殺虎口。上面有領導來視察,或者是檢查組來查看,當地政府往往事先都做好了表面的工作,讓你抓不到把柄,無可奈何。而這些人同著你又會裝出一副對工作竭盡全力的樣子,這不是和演戲差不多嗎?

但黑鐵膽也暗自下定了決心,這一次一定要牢牢抓住不放,就以這個龍牙為典型,堅決查處,一追到底。不管他後台有多硬,手裡人有多凶,背後的資金有多大,就從他開刀,殺一儆百,以此帶動全縣的礦山整治工作走向良性循環。

吃了一陣,胡小雲起身給大家敬酒。

黑鐵膽說:「胡書記,事情還沒有了結,這酒我喝不下去埃等到方小芹她們家這個事情處理妥當后,我請你們喝慶功酒1

胡小雲說:「黑縣長,方小芹她們家的事,就請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儘快解決。這個事也給我們敲響了警鐘,接下來我們就要來一個全面的摸排,把那些非法開採的企業全部關停。」

黑鐵膽說:「這就好,這就好。」

胡小雲說:「黑縣長,今天天氣這麼冷,就少喝一點兒吧。」

黑鐵膽說:「胡書記,我下午還有事,這次就算了吧,下次,下次埃」

吃罷飯,黑鐵膽讓身邊的這幾個領導都到胡小雲的辦公室里坐一坐,開一個短會。

胡小雲的辦公室很氣派,是三間房子。外面兩間是辦公兼會客室,裡面一間是休息室。辦公設施比縣委書記郭紅梅的還考究,和黑鐵膽的相比,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了。

黑鐵膽就想,現在的鄉鎮領導可真會享受。

幾個人落座后,黑鐵膽說:「今天的事情,大家也都看見了。你們也做了不少的工作,我也理解你們的難處。但礦山秩序整治是縣裡定下的工作重點,也是這一時期全縣的重點工作,我們必須高度重視,紮實工作,務求實效。」

幾個人都紛紛從公文包里掏出筆記本,埋頭寫了起來。

黑鐵膽稍稍頓了頓,接著又說:「今天,咱們在這裡,也算是一個現場辦公會。針對目前的情況,我提幾點意見。一是公安部門要儘快將打人兇手全部緝拿歸案,案情弄清后,迅速移交司法機關,根據相關法律從重從快處理。該對方小芹一家賠償的,一定要到位。另外,也要進一步查查這個龍牙有沒有其它違法犯罪的事情。二是土地部門要會同工商部門,徹底查清龍牙這家違法企業的所有經營情況,對他們偷稅漏稅的情況要給以重罰。三是鎮政府和民政部門要對方小芹一家給以關照,讓她們一家有錢治病,有糧過冬。」

大家紛紛點頭,都當場表了態。說請黑縣長放心,他們一定會按照黑縣長的指示精神,儘快抓好落實。

在回去的路上,黑鐵膽坐在車裡默默地抽煙。車窗外仍然在飄著雪花,路上的車輛和行人極少,但仍可以看到一些重型卡車從路上走過。黑鐵膽明白,這些卡車拉的都是西山縣生產出來的鐵粉。

他今天來,從一個側面了解到了部分基層幹部的真面目,不覺感到心寒。他們對自己如此恭敬,與其說是對他這個正處級副縣長的恭敬,倒不如說是對省長韓華華女婿的恭敬。

這些幹部說的比唱的都好聽,但黑鐵膽明白,下一步的工作一定會更加困難重重。

因為黑鐵膽下了死命令,幾個部門都不敢懈擔

黑鐵膽分析的不錯,這些人不是怕他一個小小的副縣長,怕的是省長韓華華。黑鐵膽雖然為人低調,但他的背景實在是太厲害了,他們只好真的把這件事當成了一件事來辦。

胡小雲就曾對自己的鎮長王大壯說過,黑縣長的身份特殊,這個面子一定要給。

其實,眼下西山縣的大部分幹部,對黑鐵膽,都懷有這種活思想。黑鐵膽雖然只是一個常務副縣長,但誰不知道他那強大的背景呢?!

不久,方小芹一家就收到了10萬元的賠償金,那個打人的主犯金大牙也被關押。按照規定,龍牙非法佔地、非法經營、偷稅漏稅的罰金需交納100萬元,加上非法施工的工程設備要被收繳,他這一次就要損失300多萬元。

這一下,龍牙有些急了。這不是要搜光他的全部家當嗎?其實這還算不上什麼,錢去了還能再來。關鍵是他龍牙丟不起這個人啊!如果他就這樣被處理了,那他以後還如何有臉在西山縣混下去?他龍牙可不是一般人,為這件事傷了面子,那就太有損於他的形象了。如此想來,他龍牙豈能坐以待斃。

聽了幾個部門領導的彙報,黑鐵膽感到很高興。如果龍牙這100多萬元罰金能執行到位,那整個礦山整治戰役中這一場決定性的戰鬥就打贏了。

拿下了龍牙,西山縣境內其他的散兵游勇將是小菜一碟。

一個星期過去了,這100多萬的罰金仍沒有落實。

黑鐵膽找來那幾個部門的領導追問,大家都是積極表態說一定會按照他黑縣長的指示精神儘快抓好落實。但問到這個儘快是多快時,大家又總是欲言又止,欲說還休。

這讓黑鐵膽感到,事情的背後一定還有更多微妙的東西。

這一上午,黑鐵膽準備再到礦山上去看一看,當他的小車來到縣政府大門口時,卻發現大門已經被數百名群情激昂的群眾圍上了。

這些人,打著橫幅,舉著牌子,上面寫的內容五花八門。有的是「我們要吃飯」,有的是「我們要開工」,有的是「整治礦山就是整治西山的老百姓」,還有的就非常尖銳了,「整治礦山,別有用心」,「誰砸我們的飯碗,我們就讓誰滾蛋」。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