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27章 你為誰代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7章 你為誰代言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27節第327章你為誰代言

一看眼前的這種陣勢,黑鐵膽就明白這些人是沖著他來的。http//這些人有組織,有目的,是要來對他施加壓力的。他決定下車和這些人當場對話,看看究竟有什麼要求,有什麼背景。

他剛下車,後面就有個人碰了碰他的胳膊。

黑鐵膽回過頭,是政府辦主任李小爽。

李小爽小聲地說:「黑縣長,這個時候,你還是不要出面。你看這些人是專門沖著你來的,找的就是你的麻煩。你去跟他們說,能說清楚?」

黑鐵膽想了想,覺得李小爽的話在理。

李小爽又說:「黑縣長,你先回辦公室,這件事我先來協調處理。」

黑鐵膽剛回到辦公室,白鵬舉縣長就給他打來了電話。

白鵬舉說:「鐵膽啊,礦山整治是全縣的大政方針,你的工作我堅決支持。不過,以後也要講究一點策略和藝術。」

黑鐵膽說:「白縣長,我的工作沒有做好,今天這麼多群眾圍堵縣政府,我是有直接有責任的。」

白鵬舉說:「鐵膽啊,這項工作的難度我知道,你的工作成效也有目共睹。這些先不說了,要想辦法儘快平息、化解上訪群眾的情緒。千萬不能讓他們再跑到市裡、省里去。」

黑鐵膽說:「白縣長,我知道了。」

放下電話,黑鐵膽感到很委屈。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作為一縣之長,不給他黑鐵膽撐腰,卻怕群眾去上訪。如果自己妥協了,那以後的工作還如何開展?他一個副縣長的權威還要不要了?在現在這樣一個法制社會,難道就不講原則,不**律,要搞什麼藝術,搞什麼策略了?

黑鐵膽正坐在辦公室里生悶氣,李小爽推門走了進來。

他對黑鐵膽說:「黑縣長,我已安排公安局的民警過來了。讓他們帶上照像機,先將那些挑頭鬧事的固定下來。不管出於何種原因,衝擊政府機關、妨礙公共秩序都是不允許的。」

黑鐵膽說:「李主任,辛苦你了。」

李小爽說:「黑縣長,這些都是我的份內之事。聽政府機關保衛科的同志們講,門口這些人大多都自稱是殺虎口和城郊鄉的群眾。剛才我已經通知這兩個鄉鎮的負責同志過來做工作,誰的人誰領走。有啥要求都可以提,但不能採取這種過激的行為。」

黑鐵膽覺得李小爽這個辦公室主任處理問題講原則,講程序,有策略,也還相當果斷。

黑鐵膽隔著窗子向外看了看,發現殺虎口的書記胡小雲,城郊鄉的書記劉大中正在做群眾的工作。但很顯然,這些人並不把他們放在眼裡,沒有一點兒想要撤離的跡象。

中午時分,幾百號人終於在某個人的指揮下離開了縣政府。黑鐵膽剛要長長地出一口氣,卻發現這群人又圍堵住了大街對面縣委的大門。這一次堵的更徹底,裡面的人出不來,外面的人進不去。

這時,黑鐵膽又接到一個郭紅梅書記的電話。很明顯,郭紅梅對這件事也很是上心。現在的領導,又有幾個人不煩群眾上訪呢?

黑鐵膽不顧李小爽的阻攔,正準備下樓去勸解圍堵縣委的那一群人時,他的電話又響了。一聽,是縣政協主席羅明亮打過來的。

黑鐵膽說:「你好,羅主席。」

羅明亮說:「黑縣長,我剛聽說這個事。這不是聚眾鬧事嗎,我們縣四大家必須統一思想,對那些胡攪蠻纏的人要堅決打擊。你等著瞧,我去收拾這一幫鬼孫們1

不久,羅明亮果然出現在人群中,他把那幾個帶頭的傢伙痛罵了一頓。並說道:「你們這些活鬼孫,以後有啥事就沖著我羅明亮來,堵在這裡算啥球本事?」

幾個人就說,羅主席,我們是被人逼的啊,沒飯吃了。你是搞過企業的,現在又分管企業,你可要替我們做主埃

羅明亮就站在人群的前面大聲地說:「都先滾回家,以後有啥事選幾個代表來縣委、政府反映就行了。有理不在人多,無理寸步難行。我們是**的幹部,是為人民服務的。只要說的在理,我們就會去解決。如果是胡攪蠻纏,你就是跑到北京去上訪,我們也不怕。」

說來也怪,剛才還是氣勢洶洶、無人能勸的幾百號人,挨了羅明亮的一番訓斥,竟然悄無聲息地卷旗收兵了。

這天下午,李小爽又找到黑鐵膽彙報說:「黑縣長,上午那群來鬧事的人根本就不是什麼群眾的代表,他們都是龍牙手下的馬仔,或者是龍牙花錢雇來的。這完全是一起有組織、有策劃的群體性鬧訪事件。聽說,這個龍牙,還準備把事情往大里鬧。說要到市裡、省里去。上午,羅主席罵他們,他們不敢不聽。因為這個龍牙是羅主席的老鄰居,羅主席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

李小爽沒有明說龍牙還是羅明亮乾兒子的事。

黑鐵膽說:「噢,那以你的看法,下面該如何進行?」

李小爽說:「既然黑縣長讓我說,我就談點兒看法。說錯了,請黑縣長原諒。」

黑鐵膽說:「說,放開說。」

李小爽說:「黑縣長,咱們西山縣的礦山整治是一個泔水缸活兒,出力不討好。原來這一塊兒工作已經換了好幾任分管領導,都是一開始大張旗鼓地開會、檢查,後來又都是虎頭蛇尾、不了了之。你一接手,敢於動真碰硬,一杠子插到底,這肯定會觸動一些人的利益。」

黑鐵膽喝了一口茶說:「噢,你接著說。」

李小爽說:「照我看,下一步可以讓龍牙的公司再給方小芹她們一家拿些賠償,縣裡再對龍牙罰上幾萬、十幾萬,剎一剎他的氣焰。至於要罰100多萬,恐怕也不現實,他上哪去找這100多萬。另外,比照外地的經驗,礦山整治可以分幾步走。可以邊整治邊生產,凡是那些想繼續在西山生產的企業,如果證照不齊全的,可以先到縣礦山整治辦公室登記備案,照章納稅。正規的手續可以慢慢地完善。這樣一來,基本上可以達到縣財政收入、企業收入和當地群眾收入的共同增長。可以說是一個三全其美的辦法吧。當然,黑縣長,我說的這些都是很不成熟的想法。說的不對,請您批評。」

黑鐵膽點上一根煙,抽了一口說:「李主任,你說的很好,說明你動了腦子。好,以後有什麼情況和想法儘管找我來談。」

李小爽說:「那是,那是。」

李小爽走後,黑鐵膽坐在辦公室里陷入了沉思。

這個李小爽說的什麼三全其美的辦法,不過是要讓這次礦山整治工作流產的一種包裝罷了。現在看來,他李小爽,一個縣政府辦公室的主任,完全成了那些非法開採企業的代言人。

黑鐵膽緊緊握了握手裡的血核桃,心想,自己下一步該如何辦呢?是堅守,還是妥協?

西山縣眼下這盤根錯節的關係,讓一向自信的黑鐵膽也有些頭疼了。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