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37章 自知之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7章 自知之明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37節第337章自知之明

西山縣空出來了一個縣長位置,不少人都在動員縣委副書記宋長江活動活動,接手縣長一職。http//

公安局長李大爽就說,宋書記,白鵬舉走了,你是最佳的縣長人眩你是縣委副書記,向組織上提出這個要求,一點也不過分。

按照官場上的慣例,縣長一般都是從常務副縣長或副書記中產生的。當然,也有直接從上面空降下來的縣長。因此,任命宋長江接任縣長,也在情理之中。

不過,聽了李大爽的話,宋長江卻笑笑說,大爽啊,人貴有自知之明。我能從一個鄉鎮黨委書記被破格提拔為縣委副書記,早就心滿意足了。另外,以我的年齡來講,也沒有優勢了。因此,對於縣長一職,我是不會去跑、去要的。

我不要這個縣長,倒不是我幹不了縣長的活兒,你說實話,就是現在讓我干書記,我宋長江能拿不下來?

李大爽說,就是,縣委書記,根本不在話下。

宋長江又笑笑說,在官場上,比的是綜合實力。他能不清楚,黑鐵膽是正縣級的常務副縣長,白鵬舉走了,這個縣長誰站出來爭,那誰就是傻子。

聽了宋長江的話,李大爽就說,宋書記,你分析得有道理啊!

西山縣的縣長白鵬舉已經調走快兩個月了,新的縣長任命還遲遲沒有宣布。

這期間,原來說要到西山觀摩的韓華華省長也沒有來。他打電話給山陽市委書記李大海說,最近省里的活動太多,到山陽觀摩的事只能往後放了。

李大海也清楚,上次韓華華說要來西山,其實是因為出了那次子彈事件后,韓華華是準備前來為黑鐵膽撐腰的。眼下,子彈事件的策劃者龍霸天已經被判了無期徒刑,他來不來也就無所謂了。

縣長一職一天不宣布,西山縣的幾個老資格副縣級的心裡也就一天不平靜。眼下,一向睡眠很好的李華章竟然晚上睡不著覺了。

他倒不是想當縣長,因為他的資歷還不夠,雖然他是市委副書記宋光明的女婿。

他在思謀的是,無論宋長江或黑鐵膽哪一個當上了縣長,都會空出來一個副書記或常務副縣長的位置。空出來的這個位置顯然比他的組織部長更重要。因此,對於這次機遇,他必須牢牢地抓到手裡。

李華章回了幾次市裡,徵求了老爺子宋光明的意見。

宋光明說,縣長雖然沒有宣布,但明眼人都清楚,這個位置是給黑鐵膽留的。因此,我會幫助你謀求西山縣常務副縣長這個位置。如果順利的話,你當幾年常務副縣長,下一步就可以順理成章地被任命為縣長。當然了,這個縣長,就不一定仍在西山了。

李華章說,爸,只要能當上縣長,讓我到哪裡去都行。

宋光明笑笑說,你礙…,行,好好乾。

李華章說,爸,我會努力的,我決不會給你的臉上抹黑。

無獨有偶,李華章所想的,也正是副縣長杜天虎想的。

杜天虎想,政府這邊,在所有的副縣長中,他的資歷是最老的。老到什麼程度呢?老的有些窩囊。他干副縣長已經已經8年了,至今仍在原地踏步。組織上就是為了平衡一下,也應當提拔一下他杜天虎。一開始,他還做了一個當縣長的白日夢,但被哥哥杜天堂罵了幾句。

杜天堂說,天虎啊,縣長的事你就不要去想了。我估計就是副書記宋長江也不敢去想、去爭。因為事情是明擺著的,縣長一職非黑鐵膽莫屬。你現在要爭取的就是往前挪挪,進常委,擔任常務副縣長。

杜天虎想了想,覺得哥哥說的在理,就把自己的眼睛緊緊地盯在了常務副縣長這個位置上。

在杜天堂的參謀下,杜天虎就給王天恩市長表示了20萬元的心意。

杜天堂的生意夥伴、省林業廳副廳長王天虎也對杜天堂說,杜市長,就憑你弟弟和我同名的份上,我也得幫他。

是啊,就這麼巧,兩個人都叫天虎。

杜天堂就呵呵笑著說,王廳長,在天恩市長那裡,還請多多美言啊!

王天虎拍了拍胸脯說,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最近這一段,黑鐵膽倒是沒有把縣長這個事當成個事。

因為,黑鐵膽又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造紙廠的工人出亂子了。

而這個事,縣委書記郭紅梅卻無暇顧及。原因是她正在安排要在兩河口水庫邊上建一個檔次相當高的休閑度假區。度假區的核心內容有兩個,一個是釣魚灣,一個是游泳灣。當然了,配套的當然還有能吃、吃注能玩的一處名為「釣魚台」的星級賓館。

郭紅梅這一陣子帶著人圍著兩河口水庫四下里考察了幾圈,覺得還是野牛嶺村王愛民那個所謂的「長江漁業」的養殖基地最為理想。

這個地方風景最美,植被也最好。最主要的是,鳳凰山上的那處天然溫泉直線距離到這個地方最近。按郭紅梅的設計,是要鋪設一條地下輸水管道的。溫泉的水直達釣魚台度假村,領導們冬天也可以在室內游泳池裡游泳。

縣裡要建釣魚台度假村,王愛民自然是無權反對。不過,縣裡要徵用他的養殖基地,他卻死活不同意。

王愛民對白沙鎮黨委書記王帥民說,帥民啊,咱倆可是本家,我的事你可得支持。你也知道,這建這個基地,我可沒少花錢。

王帥民說,二哥,縣裡不是無償徵用,是要給你拿錢的。

王愛民說,他們能拿多少,我心裡很清楚。就給他們講,這個地方,我的租期是50年,這才剛剛過去了5年。縣裡想徵用也可以,等45年之後再說。

王帥民笑笑說,二哥啊,我知道你對這個基地是很有感情的,不過,縣裡如果在這裡建一處度假村,對你的「長江漁業」絕對有好處。你想啊,縣裡如果投資,那路啊,電啊,人流量啊,還有賓館里吃魚,那還不是要你來供應。我的意思是,基地你可以買給縣上,你可以拿這筆補償款再一個規模更大的基地嘛。

王愛民想了想,也覺得有利可圖,但他知道,同政府打交道,你只有不鬆口,才能咬到大魚。

王愛民就說,如果再建一個基地,那得花多少時間、金錢和精力啊!我現在做的好好的,這個基地我不賣。

後來,王愛民和張炎元他們又請王愛民喝了兩回酒,這傢伙仍然沒有鬆口。

連一個小小的王愛民就拿不下,縣委書記郭紅梅就對白沙鎮的班子們有些不滿了。因為在她的計劃里,這個釣魚台的建設是越快越好的。

她為什麼會突然想到要建這個度假村呢,原來,背後還有人們不知道的秘密。

這,大概也是女人獨有的心事吧!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