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39章 滅火隊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9章 滅火隊長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39節第339章滅火隊長

見幾個大男人只管悶著頭抽煙,縣委書記郭紅梅的心中甚是不悅。レ.773buy.?レ她再次環視了一下眾人接著說,造紙廠工人聚眾鬧事,對我們縣的穩定工作極為不利,我們必須站在講政治的高度嚴肅對待群訪事件。

我想,要解決這起事件,關鍵是要解決造紙廠工人的生存,也就是飯碗問題。只要解決了這個問題,這起事件也就平息了。那麼如何能夠妥善的轉移安置這1000多號人,還請大家各抒己見,尋找對策。

黑鐵膽是在等縣委副書記宋長江,但宋長江一直在悶著頭抽煙,他就只好先說了。

黑鐵膽環視了一下會場上其他幾個常委,說道,好,我先說幾句吧。

首先是救急,也就是揚湯止沸,立即解決眼前的這個圍堵縣委的群訪事件。

如果我們公安局的同志人手不夠的話,要立即給武警中隊打電話,讓他們派人來幫助維持現場的秩序。另外,讓縣委辦的同志給這些靜坐的群眾買些礦泉水、餅乾等吃物,穩定他們的情緒。同時,我們常委會上拿出解決意見后,就由縣委主要領導和工人們對話,讓他們吃下定心丸。

其次是除根,也就是釜底抽薪。解決這起造紙廠工人上訪鬧事事件,的確是一件非常棘手的問題。這些工人現在關心的是他們的企業如何轉產,他們下一步如何生存。

其實大多數工人們還是很講道理的。我們站在他們的立場上,也可以感覺到他們的難處,他們要生存、要吃飯,要養家糊口。所以就採取了這種極端的不理智手段,迫使我們縣委、縣政府出面解決。針對企業轉產這個問題,我們要動全縣各個企業,特別是那些經濟效益比較好的企業,分流轉移造紙廠的這些工人們。我們大家都想想辦法,集思廣益,問題就不難解決。

既然黑鐵膽開言了,縣委副書記宋長江就接著說,縣城就有幾個企業相當有實力,特別白沙集團,還有地毯總廠,巢絲總廠,效益都不錯,可以解決一大部分造紙廠的人員分流問題。

宋長江言罷,其他幾個常委這才小聲地附和著說,就是,就是。白沙集團不錯,鳳凰絲綢集團也不錯。郭宏圖和任明霞這兩位老總都很能幹,也有覺悟,縣裡的難處,他們估計是會主動分擔的。

縣委書記郭紅梅就說,好了,你們看這樣行不行?從現在起,我們縣委、政府成立「造紙廠轉產工作領導小組」,我任組長,鐵膽和長江同志任副組長,由鐵膽同志具體抓,負責這起事件的落實工作。

聽到這裡,其它幾個常委就在心裡暗笑,黑鐵膽和宋長江兩個人最先言,怎麼樣,活兒果真就撂給他們倆了。

宋長江想,黑鐵膽是常務副縣長,又是分管財稅的,這個事正該由他具體負責。既然由黑鐵膽具體負責,其實也就沒他宋長江什麼事了。於是宋長江就說,好,我同意宋書記的意見。宋書記,你看最後還有什麼指示?

郭紅梅點了點頭說,別的我就不再多說了。在處理這件事情中,就由長江和鐵膽同志負責,你們要成立一個專門的班子,全縣的幹部,你們想要誰,就把誰抽過去,全力以赴把事情辦好。

郭紅梅說完之後,會議隨之結束,這時已經是夜裡10點多了。

黑鐵膽對郭紅梅說,郭書記,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先回去了。

郭紅梅說:「好的,當前新的縣長任命還沒有下來,就要辛苦你了,不但要親自處理這起事件,縣政府那邊的全面工作,還需要負起責任來。」

黑鐵膽說,郭書記,你放心,我會努力的。

郭紅梅笑了笑說,鐵膽啊,你辦事我放心。剛才我聽說,縣委門口的人群還沒有散,你就去做一做工作吧。我知道你有辦法。

黑鐵膽知道,郭紅梅是不會主動和群眾對話的,就點點說好,我這就去。

黑鐵膽離開了縣委賓館,就直奔縣委而去。信訪局長武平波和公安局長李大爽還一直堅守在現場,一見黑鐵膽來了,他們就連忙上前說,黑縣長,現在局面控制得還好,沒有出現過激行為。

黑鐵膽就說,辛苦,辛苦了。

李大爽說,辛苦算什麼,總算沒有出更大的亂子。

黑鐵膽就向他們傳達了常委會的決定,要求他們繼續堅守在這裡。

黑鐵膽毅然走到靜坐的人群中,大聲喊道,同志們,讓你們受苦了,我是常務副縣長黑鐵膽,我代表縣委、政府來看望大家了。

你們的問題,縣委、縣政府非常重視,由我來具體解決紡織廠的轉產問題。現在夜已經很深了,天氣很冷,大家一定要保重身體。你們要吃飯要生存,我理解,縣委政府也理解。

現在縣委已經做出了決定,要讓大家有飯吃,有事做。我們將儘快考慮大家重新上崗問題。在這裡,我向你們保證,三個月時間,把你們的問題解決掉。希望大家現在就回去,在家等待企業轉產。希望同志們顧全大局,工作組明天就到你們廠去實地解決問題。

黑鐵膽說完,這些靜坐的工人,無人吭聲,也沒有人離開。

過了一會兒,人群中有幾個人聚在一起小聲議了議,其中一個長相魁梧的工人就站了起來大聲說,你就是黑鐵膽縣長,我認識你,我的老家也是白沙鎮的,咱們是老鄉。我叫白青峰,是造紙廠的一名工人。我們都知道黑縣長你是一個好官,能替老百姓著想。既然你這樣說了,我們大夥相信你,希望你能夠把我們的問題解決好。

白沙鎮姓白的人家不少,這個白青峰黑鐵膽並不認識。他就在想,這個白青峰大概是副縣長白明遠的本家。早些時候,白鵬舉還到白沙鎮的白家川搞了一個所謂的省親聯誼活動。現在想想,差不多算是一場鬧劇。

白青峰說完就轉過臉來對靜坐的人群喊話,黑鐵膽縣長是個說話算數的好官,大家儘管放心,我相信他,我們今天都回去吧。給黑縣長個面子,也給我個面子。

人群中有一個年輕人站起來捲起胳膊,在燈光下露出了手臂上的蜘蛛刺青。他對大家說,我們不要相信什麼書記、縣長,當官的都會忽悠群眾,等到我們回去了,他們就不會再問我們的事情了。今天晚上,我們就要見到縣委的文件。你們說,是不是?

白青峰大聲地說,蜘蛛,你不要亂說,聽我的,大家都回去,黑鐵膽縣長不是說話不算數的人,這一點我可以向大家保證。好了,我先回去了,我信得過黑縣長。

白青峰說完,就把停在縣委門口的一輛自行車一把抓了過來,騎上去走了。

這時靜坐的人群出現了騷動,大家都在竊竊私語。

不一會,人們就陸陸續續、三三兩兩地離開了縣委門口。蜘蛛一看大家人心已經散了,也只好往地上吐了一口濃痰,悻悻地走了。

黑鐵膽見眾人散去了,就對李大爽和武平波說,群眾是最講理的。在突事件面前,我們一定要冷靜,處理問題一定要講究個天理、國法、人情。

武平波說,好,天理國法人情,說得好。

黑鐵膽說,你們兩個也加入到工作組,咱們明天就到造紙廠開展調查摸底工作。

李大爽說,黑縣長,好的,我們一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時間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黑鐵膽說,好,大家都回去吧。

武平波說,真想不明白,這些造紙廠的工人不好好的呆在家裡等待再就業。卻偏要跑到這裡來靜坐,提什麼要求。這不是胡鬧嗎?

黑鐵膽笑笑說,這些工人也不容易,他們也要生存,要養家戶口。我們要站在這些人的立場上,理解他們,幫助他們徹底解決實際問題。

李大爽說,是啊,黑縣長說的對,是誰面臨著即將失業的困境,也都會向政府提出要求的,只是他們採取的方法不對,不應該跑到這裡來靜坐。迫使政府解決。而應該選出幾個會說話的代表出面,提出自己合理的要求。

黑鐵膽說,不錯,這需要我們慢慢地引導。

黑鐵膽雖然已經到縣上工作很長一段時間了,但他覺得身邊並沒有幾個鐵心的人。第二天一早,他就打電話讓白沙鎮的鎮長張炎元、副書記李士珍來找他報到,一起參加工作組的工作。關鍵的時候,還得依靠當年相熟、相知的老弟兄。當然了,政府辦主任李小爽、秘書鄧玉傑也參加了工作組。

在工作組沒有正式進駐造紙廠以前,黑鐵膽先把相關的人員召集到縣政府會議室,集思廣益,商量對策。

張炎元說,黑縣長,咱們內地的思想還不解放,很多問題都不好辦。記得在沿海地區,國有企業宣布破產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而咱們的這個造紙廠,市裡、縣裡都不同意破產,現在只是停產。我們的一部分領導說過,社會主義的國有企業怎麼能破產呢?破產是資本主義國家才有的事。現在都啥時代了,還有這姓資姓社的爭論。你們看,企業不破產,我們就無法引進外資來救活它。

黑鐵膽一聽就感覺張炎元抓住了要害,他笑笑說,張鎮長啊,繼續說。

張炎元就接著說,造紙廠是西山縣的縣屬國營企業,職工都是全民工或集體工,他們習慣於自己的鐵飯碗。因此,想把他們往民營企業分流是不可能的。我估計他們一個人也不會願意去。而咱們西山縣的其它幾家國營企業都不缺人。就拿白沙集團來說吧,你是最清楚的,其實工人們早就飽和了。更何況,造紙廠1000多號人啊,如何分流安置?

李士珍說,就是,他們寧肯端著金碗要飯,也不肯拿著泥巴碗吃肉。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