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42章 後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2章 後門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42節第342章後門

這幾天,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縣委書記郭紅梅的秘書紅景天找到黑鐵膽,說得給縣委機關事務管理局批一筆款子,縣委機關大院要整修。

黑鐵膽說,景天啊,機關大院不是才改建了嗎?

紅景天說,這一陣子,上訪的群眾經常圍堵縣委大門,領導們出入很不方便。我們準備在機關後面的那條街上再開一個後門。

黑鐵膽聽了哈哈一笑說,看來,現在的領導們真的是怕見群眾埃這都被迫走後門了。

紅景天說,多個後門,多條選擇嘛。不過,這個後門平常是鎖上了的。只有應急的時候才用。

黑鐵膽說,紅主任你開了口,財政再緊張我也大力支持。

紅景天笑笑說,還是黑縣長你理解我們。

關於劉一手的事,郭紅梅對黑鐵膽講,要先請示市委,其實用的是緩兵之計。

因為郭紅梅現在心裡還沒有數,她怕拔出蘿蔔帶出泥,弄不好再把她得到了十幾萬塊錢好處的事情挖出來。那樣的話,豈不是玉石俱焚?

這樣看來,造紙廠廠長劉一手沒有歸案還是一件好事,她可以提前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

郭紅梅又想,萬一這個劉一手被抓到了呢?抓到了劉一手,杜天虎肯定是完了,但如果劉一手也把她供了出來,她一個堂堂的縣委書記不也完了嗎?

郭紅梅越想越害怕,劉一手既然能送給杜天虎38萬塊錢,說明他們兩的關係非同一般。公安局找不到劉一手,說不定杜天虎卻知道劉一手的藏身之處。劉一手一個大活人,能突然從人間蒸?說不定正是杜天虎隨時給他通風報信呢。

想到這裡,郭紅梅就想到了一條借刀殺人的妙計。

對,就借杜天虎的手來除掉這個劉一手。劉一手一死,一了百了。

郭紅梅便把杜天虎叫到了自己的住室,兩個人把房門一關,談了很長時間。

郭紅梅說,天虎啊,都是老弟兄了,在咱們兩個之間,我準備犯一次自由主義,給你說個事。

郭紅梅的話讓杜天虎摸不著頭腦,他往前湊了湊了說,郭書記,你說,你說。

接下來,郭紅梅簡單地給杜天虎透了氣,說在追查劉一手一案時,現劉一手和杜天虎有幾筆一共38萬元的經濟往來。因為這個事是剛被現的,因此,她郭紅梅做了很大工作,暫且捂了起來。

郭紅梅無奈地說,天虎啊,這個事靠我一個人來捂是捂不住的。現在的關鍵是劉一手這個人,他一旦被公安抓獲,那就不好辦了。

杜天虎這些天正在為那38萬塊錢愁,當黑鐵膽安排人追查劉一手時,杜天虎就一直從中作梗。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劉一手還沒有歸案,他那38萬塊錢的事已經被黑鐵膽掌握了。

杜天虎狠狠地抽了一口煙說,郭書記,非常感謝你的提醒。在這裡我以黨性向你保證,我和劉一手的私人感情是不錯,但那都是因為工作關係慢慢培養起來的。說到我和他之間的經濟往來,我不否認有時候礙於面子,接了他拿過來的一些煙酒,這我得檢討。至於說還有什麼38萬元的現金來往,純屬放屁,這是有人在藉機整我。

因為劉一手還沒有歸案,杜天虎眼下只能硬著頭皮說大話了。

郭紅梅說,天虎啊,沒有更好。據我說知,有人說已經掌握到了真憑實據。但我是相信你的,正因為相信你,我才把事情暫時捂了下來。不過,你心裡得有數,不能因為一個小小的劉一手,壞了自己的大事。

杜天虎又猛抽了一口煙說,郭書記,我知道了,你放心,不管我被什麼小人算計,我都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郭紅梅笑笑說,天虎啊,這就好,這就好埃

走出郭紅梅的室,杜天虎抬頭看了看天,心想,難道自己的命運就如此不濟?自己兩次競爭白沙集團的老總,都失敗了。他當了8年多的副縣長,本來這次是很有把握把常務副縣長一職弄到手的,卻又出了造紙廠工人上訪、劉一手貪污受賄的事。

現在,劉一手如果被抓,那他杜天虎就不是當不上常務縣長這麼簡單了。如果那38萬塊錢的事被坐實,他怕是要丟官坐牢了。

杜天虎想,為一個劉一手陪上自己的政治生命太不划算了,不行,自己堅決不能成為劉一手的殯葬品。

正如郭紅梅分析的那樣,眼下劉一手的藏身之處他杜天虎是知道的。黑鐵膽他們在造紙廠的清查工作,每一步杜天虎都會告知劉一手。工作組的情況,那都是政府辦主任李小爽在第一時間向杜天虎通的氣。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杜天虎又關上門抽了半包煙,他抓起電話,讓李大爽現在就來見他。

兩個人寒暄了一陣,杜天虎壓低了聲音,裝出一副沉重而又神秘的樣子說,大爽啊,造紙廠那個劉一手,你們查得怎麼樣了?

李大爽說,他的情況很嚴重,但他逃跑了,現在還沒有找到他的蹤跡。

杜天虎說,劉一手的問題特別嚴重,而且這個人的人格也很成問題,根本靠不祝這幾天,咱們郭紅梅書記的心情很不好。她私下對我說,說這個劉一手曾經送給她一些錢款,她本來是準備退回去的,但這個劉一手卻跑了。

這筆錢就砸到了郭書記的手裡,她擔心,萬一劉一手被抓了,會不會牽連到自己呢?以我對劉一手的了解,在關鍵的時候,劉一手會毫不猶豫地出賣任何人。他才不管你郭紅梅是不是縣委書記。

李大爽小聲地問,既然劉一手這個人該死,郭紅梅書記又面臨著巨大的危機,那劉一手是不是就可以提前消失呢?

杜天虎沉重地說,劉一手貪污了500多萬,現在不死,等抓住了也是死刑。如果他提前死了,死無對證,就能保護一批像郭紅梅書記這樣正派的幹部。因此,我個人覺得,劉一手晚死不如早死。

李大爽說,杜縣長,我明白了。

杜天虎掏出一張紙遞給李大爽說,這是郭書記給我的地址,說劉一手就住在這裡。大爽啊,這次行事,你要親自去,最好是你一個人去。而這一次你還是無名英雄,就是劉一手死了,郭紅梅書記也不會在你面前提起這個事的任何背景。不過,郭書記和我是不會忘了你的。

李大爽說,杜縣長,你放心,我明白。這個事就是漚爛到我的肚子里,也決不會對任何人講,包括郭書記。

杜天虎說,這就對了,大爽啊,你辦事我放心。

送走李大爽以後,杜天虎就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開心地品茶。

他手裡握住的是一杯地道的「鐵觀音」,現在的口感尤其突出,讓他心醉。

讓李大爽去干吧,劉一手一死,誰又能指正他杜天虎從中拿錢了呢?如果有人舉報他受賄38萬元,說明是知情人的舉報。但他可以說,劉一手兩年前是送給他的,可他並沒有收,當時就退給劉一手了。至於劉一手是不是把這筆錢入了帳,那他杜天虎自然就不知道了。

還有,萬一將來露出了什麼馬腳,李大爽也只是知道郭紅梅和劉一手有經濟往來,和他杜天虎毫無關係。

想到這裡,杜天虎不由得笑了,他覺得自己絕對是一個天才。哥哥杜天堂總說自己不成熟,拿今天他處理這個事來講,就是杜天堂自己怕也難有如此妙計。

杜天虎想,這都是他在實際的戰鬥中一點一點進步的收穫。是啊,他已經當了8年多的副縣長,他豈能沒有進步。官場上的那點屁事,他能不了解?

杜天虎心裡也清楚,郭紅梅給透風,既有想保護的因素,也有自保的因素。而且,后一種因素占的比重更大。這就說明,郭紅梅和劉一手之間,肯定也有說不清的經濟往來。郭紅梅想通過他杜天虎的手來除掉劉一手,他當然也可以通過李大爽去具體實施。李大爽還以為是在替郭紅梅做事呢,心裡大概會有一種很神聖的感覺吧。想到這裡,杜天虎不禁笑了,這是一套連環計啊!

作為李大爽來講,在西山縣,他對副書記宋長江最為忠心,但他對縣委書記郭紅梅那也不含糊。他為宋長江已經漂亮地完成了「驅白」任務,這一次如果再能為郭紅梅完成「除劉」的行動,那他李大爽以後就會有更多的領導們來照應,他以後的飛黃騰達還不容易嘛。

另外,他的這次行動是杜天虎親口安排的,從今往後,杜天虎就欠下了他一個天大的人情。

還有,杜天虎的哥哥杜天堂那可是副市長,聽說他眼下在市委書記李大海、市長王天恩這兩邊都吃得開。那以後,杜天虎欠了自己,杜天堂自然也會對自己關照。

想到這裡,李大爽笑了。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