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50章 帶電的眼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0章 帶電的眼神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50節第350章帶電的眼神

上次聽了岳父韓華華胸中有全局、手中有典型的話,黑鐵膽就決定把木蘭苗木的總經理李長旺樹立為典型,並以他為帶動,把花卉苗木產業發展壯大成整個西山縣幫助農民脫貧致富的一大支柱產業。

幫助了李長旺就是幫助了花莎莎,幫助了李長旺與花莎莎,也就是幫助了西山縣的父老鄉親。

此前,黑鐵明已經到李長旺的苗木基地看了幾次,他對李長旺也說了很多鼓勵的話。李長旺也很有信心,他表示只要縣裡肯扶持,苗木花卉產業絕對很有希望。

黑鐵膽前不久去省城,還從老家野牛嶺帶過去了一個名叫小紅的保姆。小紅年齡不大,人很勤快,也很機靈,韓冰對小紅很滿意。

黑鐵膽在省城安頓好韓冰母子后,就又回到了西山。因為,韓冰生孩子,他並沒有請假。

這天上午,黑鐵膽就和常務副縣長李華章、副縣長江一英,辦公室副主任張炎元、秘書鄧玉傑一道,去殺虎口察看花卉苗木產業了。

因為張炎元是黑鐵膽在白沙鎮時的老朋友,經常在一起開玩笑。因此張炎元並不大看重黑鐵膽的縣長身份,他仍把黑鐵膽看成是自己的朋友加哥們。當然,黑鐵明欣賞張炎元的,恰恰也有這一點。哪能像杜天虎那樣,現在見了黑鐵膽,總是滿臉的諂笑,讓人看了很不舒服。

這一次下鄉,張炎元就私下對黑鐵膽說:「黑縣長啊,我看的出來,咱們的江縣長可是鬩饉及。憧梢當心!別撞上了桃花大運。」

黑鐵膽說,咱們幾個都是當初竹林七賢中的好朋友,我看她對你也不錯啊!

張炎元擠了擠眼說,那不一樣,感情與感情可是不一樣。我們之間那純粹是竹林,你們之間怕是桃花。

黑鐵膽在張炎元的胸前捅了一拳說:「什麼話,人家還沒有結婚,能看上我?」

張炎元撇撇嘴說:「才子佳人之間哪管這些!你發現沒有,她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樣。那,那眼神可是帶電的。」

黑鐵膽說:「去去去,說什麼呢?沒影的事。你堂堂一個副主任,心思都跑哪去了?」

張炎元說:「我的綽號可是小諸葛,任何蛛絲馬跡都難逃我的法眼。等著瞧吧,你們兩個之間肯定有故事。也許是過去,也許是現在,也許是將來。也許是永遠。」

黑鐵膽推了推張炎元說:「什麼話,小心我給你穿小鞋。」

張炎元笑笑說,好啊,我正愁沒鞋穿呢!

在殺虎口鎮的萬畝苗木基地,大家就和西山縣的「花王」李長旺進行了座談。

這些年,通過黑鐵膽對李長旺的長期支持和關注,特別是去年李長旺與花莎莎強強聯合后,他的苗木基地日益壯大。

李長旺給領導們介紹說,通過租賃和轉包,他們公司本身的苗木基地已經發展到了萬畝以上。他所經營的花卉苗木有三大類:喬木以玉蘭為主,灌木以月季為主,草本以菊花為主。隨著國內很多大城市綠化工程的不斷加大,他的這些花卉苗木產銷兩旺,可以說是供不應求。

因為江一英主抓苗木產業,她就補充道,在李長旺的帶動下,西山縣目前有五個鄉鎮連片種植苗木花卉,總面積已經達到了10萬畝。據國內的專家稱,西山縣已經成為中國長江以北最大的苗木基地縣。不過,我們的這些花卉苗木不佔用耕地,主要是利用荒坡、荒灘,還有農戶家裡的庭院。

黑鐵膽說,好啊,太好了。對了,長旺,木蘭苗木公司成立后,感覺怎麼樣?

李長旺說,我們的花莎莎老總真是一個管理與營銷的行家,在她的精心指導下,我們的「木蘭苗木」業績不錯。根據領導們的指示,我們用公司加農戶的經營模式已經帶動了更多的鄉親致富。我相信我們木蘭苗木的路會越走越好。

黑鐵膽說,好,好。我就知道,我們的長旺老兄不是白給的。

張炎元說,就是,李長旺可不是吃素的。

李長旺笑笑說,要不是黑縣長當年在白沙集團時對我的幫助,要不是去年花莎莎老總與我聯合,我哪裡會有今天。

大家談了一陣,就又到苗木基地上實地轉了轉,看了看。

黑鐵膽想,花卉苗木這一塊兒,有李長旺這樣一個經濟能人的帶動,有江一英這樣一位責任心強的副縣長主抓,應當說以後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接下來,黑鐵膽又關注起了西山縣的石頭產業。特別是已經很有規模和影響的大理石開採、加工產業。

比如城郊鄉吧,那資源就是相當豐富的,地上是柞木林,是養蠶的蠶坡。地下是石頭,主要是大理石。

為了掌握大理石開發的第一手資料,黑鐵膽除了與城郊鄉的黨委書記劉大中、鄉長毛為民多次碰頭外,黑鐵膽還帶著張炎元、鄧玉傑他們時不時地深入一線調研。

越是深入了解,黑鐵膽越覺得大理石的文章大有可為。

不錯,城郊鄉已經有相當一部分群眾靠石頭髮家致富了。

說起大理石,不能不提到雲南大理。

大理石是石灰岩因變質而重新結晶而成,是地火和海水共同作用的產物,此物以雲南大理所產最為著名,故定名為大理石。大理老城有一條街叫礎石街,街道是石頭鋪的,街兩旁也都是石頭房屋,屋裡擺設也系石桌石凳,很是獨特。

這大理石數罷大理,可能就數這山陽地區了。考古發現,山陽地區的石雕已有2000餘年歷史。明代的「羅二神手」,把石雕工藝發揚光大,成為名噪一時的藝術巨擘。

歷史進入20世紀70年代,經地質勘測,鳳凰山區的大理石礦藏極其豐富。溝溝墁墁揭開草皮到處都是,花色品種應有盡有。珊瑚花、彩雲花、海浪花,漢白玉、黑墨玉、雲霧玉,芙蓉紅、晚霞紅、虎皮紅,銀鴿灰、松香黃、雪花白等花色琳琅滿目,且質地細膩、堅硬耐磨,多為大理石中之上品。

琢石為玉,點石成金,山裡人眼睛發亮了。

一開始,完全是群眾自髮式的開發。

修路、開礦、運輸、加工、銷售,綿綿群山沸騰了。

那是什麼路呀?誰開礦,誰修路,蚰蜒般的簡易盤山路,七、八十度爬到山頂,路上坑坑窪窪,犬牙交錯,一茬新輪胎能磨上兩個月就令人刮目相看了。這盤山路,有駕駛執照的司機不敢上,開車上路的都是一些二八耙子。

一次,一位跑青藏線多年的老司機壯著膽把車開到了礦口,等裝上了石頭,老駕駛望著腳下無底深淵中摔得沒了形狀的幾輛破車,怎麼也打不著火,兩腿哆嗦尿濕了褲子,最後只好讓一位才學會鼓掏汽車的16歲少年把車開下了山。

老駕駛回到家裡后大病一場,他病癒后撂下的第一句話就是:窮死也不去掙大理石的錢!

那是什麼礦呀?黑葯、豎炮、爆破劑一齊上,鋼、電鑽、空壓機響成一片。黑口也好,紅口也好,碰到好的石頭,每立方几千元,而破碎的孬石几十元也無人要。運氣來了發財也快,倒霉背時傾家蕩產往往也在一瞬間。

某日,城郊鄉龍頭村一張姓人家,父親和大兒去察看一塊幾被掏空卻怎麼也不下落的巨石,結果雙雙殉命石下。掩埋父兄的當天下午,小兒子又背著鐵鎚上了山,頗有「吾祖死於是,吾父死於是,今吾嗣為之」的古風。

那是什麼車呀?剛開始時,上山運貨的均為東風或解放,這些在平路上威風八面的傢伙在深山陡澗卻沒了底氣,多次發生下山時車上巨石下滑擠扁駕駛室的事故。很多血肉模糊的屍首是在撬開車門、鋸斷方向盤后才弄出來的。五年前,西山縣在一年內死去了兩個最有名氣的司機「黑臉」和「狗蛋」,一度造成重賞之下無人上山的尷尬局面。

後來不知誰從部隊上引進了一輛退役的火炮牽引車,此車三橋六輪前後加力,爬坡如履平地,載重超乎想象。一時間,人們紛紛通過各種關係搞來了一輛又一輛三橋車,運輸個體戶的數量一天多過一天。

城郊鄉龍頭村盛產芙蓉紅,這個深山村,最多時就擁有三橋車100餘輛。

運輸高峰期,來往穿梭的退役軍車在簡陋的鄉村公路上排起了長龍,路兩邊的吊杆鋸一排一排大炮一樣很是威武。難怪一家整天研究衛星照片的國外電台曾經報道說,中國炮兵部隊在鳳凰山深處有大規模軍事演習。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