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55章 理直不怕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5章 理直不怕官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55節第355章理直不怕官

這天上午,黑鐵膽正在辦公室和常務副縣長李華章商量工作,辦公室主任李小爽慌慌張張地推門進來了。

李小爽一進門就大聲說:「黑縣長,不好了,不好了,上面要查咱們西山縣了。」

黑鐵膽一看李小爽這個樣子,就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不小的事情。他就對李小爽說:「李主任,先坐下,慢慢講。」

原來,今年夏天西山蠶繭豐收,蠶農們很是高興。可到收繭的時候,外貿部門定的價格太低,蠶農吃虧太大。黑鐵膽知道這個情況后,立即召集各位副縣長、各有關單位負責人研究,決定每斤繭收購價格增加5角錢。

不成想,這一下竟然捅了馬蜂窩。

省外經委把西山告到了省政府,說西山縣收購蠶繭亂提價。省政府主管領導當即表態派工作組來山陽地區檢查處理此事。

眼下,檢查組已經到了市裡,通知黑鐵膽和李華章現在就到山陽去彙報。並指令西山縣政府寫出檢查,承認錯誤,收回加價通知。

聽了李小爽的述說,黑鐵膽點上了一根煙,想了想說,第一,每斤繭加價5角錢是縣政府定的,我是縣長,如果錯了,由我一人承擔全部責任,與其他人無關。第二,調整蠶繭收購價符合中央改革開放的總精神,我們沒錯,不寫檢查。第三,加價通知不能收回。

李華章聽黑鐵明說要承擔全部責任就說道,好,好。黑縣長,你看咱們啥時候去山陽。

黑鐵膽說,咱這就去。

李華章又問,要不要辦公室先準備個彙報材料?

黑鐵膽說,不用,前前後後的事我們倆都很清楚,我們能說清。

在前往山陽的路上,黑鐵膽一直在想,理直不怕官,心直不怕天。任憑這個縣長不幹,也要為辛辛苦苦、風刮日晒、老實巴交的蠶農說公道話。這時候,黑鐵膽才真正理解了鄭板橋在山東濰縣任知縣時「衙齋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的心境。

檢查組長是省物價局的常明海局長,副組長是省外經委的一個委員。

彙報會在山陽賓館二號樓三樓會議室舉行。

常明海局長主持會議,他冷冷地說明來意后,讓黑鐵膽接著彙報。

黑鐵膽把自己的筆記本在面前一攤,定了定神,就理直氣壯地說,我們西山有108萬畝蠶坡,今年收繭3256噸,摺合6512000斤。按現行價3.28元錢1市斤,總產值不過21359360元,1畝柞坡的年產值還不足20塊錢。這是一筆帳。

蠶農養一季蠶需要120多個勞動日,一個勞動日不到3.5塊錢。這是第二筆帳。

這樣還不如把柞條砍了賣柴火,不如用來種香菇。如果不調整繭的收購價,以後誰會養蠶啊?農民不養蠶國家還收購什麼?

常明海局長對黑鐵膽彙報的情況,一邊認真地聽著,一邊在筆記本上不停地記著,還不時抬頭看看黑鐵膽,原本凝重的臉色漸漸有了笑意。

常明海局長聽完彙報,好像恍然大悟,態度發生了180大轉變。他十分明確而又堅定地主產:「西山縣政府王縣長彙報的情況很好,兩筆帳算得很清楚。我同意西山縣政府的意見,每市斤繭的收購價再增加5角錢。」

常明海局長的這個表態讓黑鐵膽心花怒放,喜出望外,激動不已。真的是不打不相識,從此以後,兩個人還成了很好的朋友。

在坐車回去的路上,李華章有些后怕地說:「黑縣長,剛開始彙報的時候,我真為你捏一把汗。沒想到,這個常局長,還蠻開通。」

黑鐵膽說:「咱們在下面工作,受到的條條框框太多,上面管咱們的婆子太多,很不好弄。這說明,咱們的改革還很不到位。你想,堂堂一個縣政府,一斤蠶繭才提了5毛錢,上面就要下來追查咱們的責任。這怎麼能行?咱總得實事求是,為老百姓說話吧。」

李華章說:「就是。我們的自主權太少了。主要咱們是全國19個柞蠶生產基地縣之一,國家對咱們的蠶業生產管的很死。」

黑鐵膽說:「這是計劃經濟的影子,不符合市場經濟的規律,這種格局,以後必須被打破。再說了,咱們是從實際出發,理直不怕官,心直不怕天。」

在家裡的一班領導當然也知道了黑鐵膽代表西山縣到市裡去挨批的事。

政協主席羅明亮的心裡有些竊喜,你個黑鐵膽,是得受些整。不然的話,你還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副縣長江一英對黑鐵膽很是擔心,雖然剛才通了手機,黑鐵膽笑著說沒事。但她終究不放心,仍在縣政府焦急地等待著。

江一英不停地透過窗戶往下看,左等右等,總算看到黑鐵膽的車子進了院。

江一英等不及黑鐵膽上樓了,急急忙忙地跑到樓下。

她迎上黑鐵膽就問:「黑縣長,怎麼樣?」

看著江一英那焦急的樣子,黑鐵膽和李華章都笑了。

黑鐵膽說,剛才在電話中不是說了嗎,沒事。

李華章說:「看把我們的江縣長急的!告訴你,沒事了。經過鐵膽縣長的慷慨陳詞、據理力爭,省檢查組不僅沒有批評咱們,還同意了咱們縣每斤蠶繭加價5毛錢。這還不算,在彙報會上,省檢查組的組長常明海,還對咱西山縣進行了肯定和表揚。對咱們鐵膽縣長實事求是的作風那是大加讚賞啊1

江一英長出了一口氣說:「是嗎,太好了!都快把我給愁死了。」

不少蠶農也聽說黑鐵膽縣長寧願犯錯誤,也要為他們撐腰做主的事,一個個都說黑縣長好。

縣委書記郭紅梅也給黑鐵膽打來了電話,對他成功化解這場危機大加讚賞。

黑鐵膽對郭紅梅說,沒事,沒事,只要咱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上面還是能聽進去下面的意見。

第二天上午,黑鐵膽叫上李華章和江一英,說出去走走,散散心。

李華章問去哪裡,黑鐵膽說到李長旺的「木蘭苗木」去看看。

這次到李長旺家裡,黑鐵膽又有了新的發現。

沒有想到李長旺這個西山「花王」的家裡居然有十幾個機梁,雇了十幾個姑娘在織地毯。

黑鐵膽不由得來興趣,他問:「長旺啊,花卉苗木的錢還不夠你掙,怎麼也織起地毯來了?」

李長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黑縣長,你大概還不是很清楚,咱們西山縣目前是全縣皆織。就連那些縣直的大小幹部,家裡不是架上機梁請人來織地毯,就是買好絲料到鄉下放毯。不瞞你說,像我這種十幾塊毯子的,一年下來可以凈掙個好幾萬哩!另外,每個織地毯的姑娘每年也可以收入大幾千塊錢。」

李華章說:「長旺說的不錯,這幾年世界上對這種手工編織地毯的需求量很大。就連我們家的那口子,對,宋小菊,也跑到老家放了幾塊地毯。她還對我講,看你是個副縣長,你一年的工資還比不上幾塊地毯1

黑鐵膽說:「是嗎,就連我嫂子也放上地毯了1

李華章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可不是,都是你嫂子在瞎鼓搗。」

李華章又接著說,正因為咱們縣地毯的產量大,又基本上都是外銷,因此,去年咱們縣一舉拿下了全省出口創匯第一名。就眼下的形勢看,今年也一樣,咱們縣還是第一。

黑鐵膽說:「不錯,不錯,小小的地毯可以撐起大大的世界嘛1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