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64章 兩個未婚媽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4章 兩個未婚媽媽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64節第364章兩個未婚媽媽

這一天,劉大中又找到政府辦主任李小爽合計。

李小爽說,這一次對縣計委主任的任用,你可不能麻痹大意。黑鐵膽、吳天然、白明遠這幾位縣長都主張用張炎元。也就是說,縣政府的聲音是一致的。

劉大中說,什麼一個聲音,那不還是黑鐵膽一個人的聲音。

李小爽說,就是將來常委們投票,你也不能馬虎。政府這邊有黑鐵膽、李華章和杜天虎三個常委。而縣委那邊的常委們雖然多,但也不是鐵板一塊。當然了,你的優勢是明顯的。第一,你是鄉鎮黨委書記,資歷上比張炎元老。第二,你是縣委郭紅梅書記保舉的人眩其他常委們總要領會一把手的意圖吧!

劉大中說,李主任,都是老弟兄了,我知道,你是有名的李連圈,這個事難不倒你。你就直說吧,我該怎麼辦?

李小爽笑笑說,大中啊,我又不是神仙!我的意見有兩條,你可以參考。第一,你雖然有優勢,但該花的錢還得花。第二,最好不要採取常委們票決的方式。如果是常委們無記名票決,事情就複雜化了。

劉大中問,李主任,你的意思是……

李小爽說,在常委會上,由組織部長黃景達直接提名你,最後由郭紅梅書記拍板。

黃部長提名,郭書記拍板,別的常委們,包括縣長黑鐵膽即使有不同意見,也只能是乾瞪眼。而要黃部長為你提名,郭書記為你拍板,那是要連圈的,要運作的。

劉大中一聽連聲說好,好啊,就這麼辦。簡單化,一錘定音。

接下來,劉大中就拿了5萬塊錢找到找到了黃景達,讓其進一步關照自己。

鑒於目前「白沙老酒」的效益持續下滑,黑鐵膽決定帶上一個小分隊外出考察學習一下。到哪裡去好呢?張炎元建議去江蘇,到蘇北去,因為那裡這幾年相繼誕生了兩大神話——白酒行業中的「洋河」藍色經典、煙草行業中的「蘇煙」。

黑鐵膽給張炎元讓了一根蘇煙說,江蘇人就是精,當「洋河大麴」陷入困境中,他們卻推出了「洋酒藍色經典」系列,一舉躋身全國白酒前三強,與茅台、五糧液鼎足而立。而那個並不十分起眼的徐州煙廠,最近推出了這個蘇煙,也一下子躋身到全國名煙的行列,直接與「中華煙」叫板。

張炎元說,是啊,江蘇人真的是太厲害了!自古以來,江蘇便是富饒之地、魚米之鄉。在這片僅佔全國1%的土地上,卻創造出約佔全國十分之一的gdp總量。可見,這片僅佔全國1%的土地上所擁有的市場消費總量和結構提升潛力非常大,這是大多數品牌寸土必爭的一個重要市常

與「茅台」、「五糧液」比肩的「洋河」,與「中華」比肩的「蘇煙」,這兩大代表品牌都是以江蘇這塊區域市場為戰略根據地市場,逐漸向華東市場滲透,並擴展至全國市場,並最終成長為能夠與「茅台」、「五糧液」或「中華」比肩的名酒和名煙。

黑鐵膽彈了彈煙灰說,值得深思啊!炎元啊,出去一次不容易,除了去徐州煙廠和洋河酒廠外,咱們也可以順便去天下第一村華西村、神州第一縣江陰去看一看,讓同志們開開眼界。

張炎元說,應該的。

兩人商量了一會兒,大致圈定了一個名單。

縣級領導,主要是各位縣長。

縣直部門,主要是綜合經濟部門。如發改委、鄉鎮局、經貿委、財政局、工商局、人行等部門的負責同志。

鄉鎮,讓經濟比較活躍的白沙鎮、殺虎口鎮,還有經濟相對落後的紅石崖鄉、大石橋鄉的書記、鄉鎮長們參加。

企業,主要是讓白沙集團與鳳凰絲綢的老總們參加。

考察的路線是先到南京,然後參觀江陰,接著過長江北上,參觀洋河酒廠、徐州捲煙廠。

時間大體上以一周到10天為益。

黑鐵膽與縣委書記郭紅梅交換意見后,郭紅梅對這次處出考察很支持。郭紅梅還特意說,這次也讓電視台的記者們跟著,回來后除了考察報告外,再製作一個電視專題片,讓在家的同志們也能感受一下發達地區的發展面貌。

這樣,電視台的記者陳圓圓也加入進了考察團。

黑鐵膽對張炎元說,炎元啊,這次外出,你任團長,負責指揮與聯絡,鄧玉傑做你的幫手。

張炎元說,好的。

黑鐵膽雖然把外出考察的事交給了張炎元,其實他自己這些天也在提前熟悉沿海地區的發展情況,仔細地對比蘇南模式和溫州模式的利與弊。

這期間,黑鐵膽接到了中組部老同學江白帆的一個電話,兩個人聊了很長時間。眼下,江一帆已經是中組部五局的副局長,黑鐵膽對江白帆表示了由衷的祝賀。

白如玉離開白沙集團到北京讀了博士,這幾年她仍經常和黑鐵膽通電話,也常常用qq聊天。白如玉的網名是「白玉」,黑鐵膽用的是「黑臉」,因為西山官場上人的都稱他為黑臉,他乾脆就拿這個作了網名。白如玉就在網上戲稱他們倆是黑白雙煞。

白如玉在讀博士期間生下了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她這個未婚媽媽不僅沒有半點羞澀,反而非常驕傲。小姑娘的名字叫白黔葉。黔者,黑也,那自然是為了表明女兒的父親是黑鐵膽。

黑鐵膽也知道白如玉生了一個女兒,但他哪裡會知道他就是這個白黔葉的親生父親。

老白頭聽說后,長嘆道,小女兒白如雪生下的那個白玉堂,沒有爸爸。也不對,有一個沒有名分的爸爸杜天堂。大女兒現在沒有結婚,又生下了一個白黔葉。天啊,他們老白家這是作了什麼孽,丟人啊!

白如玉到北京讀博士不久,好就和中組部的老同學江白帆再續前緣了。

其實,在讀碩士的時候,江白帆就苦追過白如玉。參加工作后,兩個人天各一方。不久,白如玉就死心塌地地愛上了黑鐵膽,這讓江白帆傷透了心。

當白如玉又考到了北京讀博士,江白帆高興壞了,他對天發誓,這一次一定不能讓白如玉離他而去。

白如玉懷孕期間,江白帆對她進行了精神的護理和保養,在外人的眼裡,江白帆百分之百是白如玉肚子里孩子的父親。

在孩子誕生前,江白帆正式向白如玉求婚。

白如玉笑笑說,白帆啊,你可得想清楚,我可是個未婚媽媽。

江白帆說,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我才不管別的,只要你願意,我就是這個孩子的親爸。

白如玉說,你能不能當上這個孩子的爸,還得看你的表現。

江白帆說,冬雷震震夏雨雪,也不與君絕。

白如玉笑笑說,那我們母子倆就便宜你了。

江白帆上前輕輕拂了拂白如玉的肚子說,謝天謝地。

孩子出生半年後,兩個人就低調結了婚。

白黔葉比黑鐵膽家的那對雙胞胎大了一歲,今年已經是三歲了。

自打江白帆娶了白如玉,他覺得自己和黑鐵膽的關係更近了。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