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66章 第一次親密接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6章 第一次親密接觸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66節第366章第一次親密接觸

西山縣這一群人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坐在車上,你一言,我一語,都顯得很興奮。..

張炎元因為是團長,就坐在尼奧普蘭大巴車靠車門的位置上。黑鐵膽是縣長,就坐在了司機的後面,這個地方,還有一個小小的桌子。

接下來,是女同志們。副縣長江一英,鳳凰絲綢的總經理任明霞,木蘭集團的董事長花莎莎,殺虎口鎮黨委書記胡小雲,鳳凰絲綢的公關經理方小芹這次也被黑鐵膽提名參加了考察團。

再往後是縣政府的其他領導們,常務副縣長李小爽、常委縣長杜天虎、副縣長白明遠、吳天然等人。

再往後是幾個鄉鎮的領導們,殺虎口鎮鎮長王大壯,白沙鎮書記王帥民、鎮長李士珍,紅石崖鄉黨委書記戚敬文、鄉長朱得康,大石橋鄉的黨委書記戚敬武、鄉長牛得草。戚敬文和戚敬武是親兄弟,敬文為兄,敬武為弟。

再往後,就是大大小小的企業家們,白沙集團董事長郭宏圖、總經理王西山,鳳凰絲綢董事長李大白,西山鋼鐵董事長兼總經理狄青,木蘭苗木的總經理李長旺等人。對了,作為特邀代表,天天集團的老總張大彪這一次也加入進來。還有那個長江漁業的董事長兼總經理王愛民通過多次要求,這一次也破例加入進來。

作為張炎元的副手,鄧玉傑是坐在最後面的,他要負責清點人數,尋找掉隊的人。每一次只有鄧玉傑說,人齊了,車才能發動。電視台記者陳圓圓和鄧玉傑一道兒,坐在了後面。因為她一個人忙不過來,就把自己的相機交給了鄧玉傑,讓他幫助拍照片。這樣,她就可以專心攝像了。

為了確保這次外出的安全,張炎元還安排了縣醫院的胡醫生、縣交警隊的祖大隊長一道同行。

尼奧普蘭早晨5點鐘出發,跑到南京時,已是傍晚。

車過長江時,胡醫生把腦袋伸出窗外激動地說,乖乖,這就是南京長江大橋埃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

大家紛紛開打車窗,要親眼瞧一瞧大名鼎鼎的南京長江大橋。

陳圓圓說,橋恁長,還沒有走到頭?

張炎元說,這座橋可是個大傢伙,南京長江大橋是1960年動工,1968年通車。這是一座雙層橋,上面跑汽車,下面跑火車。上層的公路橋長4500多米,就是9里地。下層的鐵路橋長6700多米,那就是13里地。看見沒有,那個地方,對,大輪船。咱們的這個橋下面還能過萬噸輪船。

張炎元大聲喊道,大彪,大彪,你是搞建築,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張大彪說,不錯,不錯。

胡醫生說,一座橋長十幾里,太壯觀了。這得花多少錢,用多少料啊!

張大彪接著說,為修南京長江大橋,我們自力更生,奮鬥8年,耗資1.8億人民幣,耗用50萬噸水泥,100萬噸鋼材。1967年8月15日大橋合龍,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曾調來約百輛坦克同時開過橋面,以檢驗大橋質量。

黑鐵明就在想,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看來張大彪這幾年沒有虛度時光。見大家如此興奮,黑鐵膽就說,到橋頭時,各位停一下車,好好看看。這就算是咱們外出考察的第一個景點吧。

下得車來,黑鐵膽就說,彪子,你再給大家講一講。

胡小雲大聲地說,好,好,這個地方太好了。走,走,圓圓,給我照個相。

張大彪就清了清嗓子說,咱們在照片經常看到這個,這就是大橋上的橋頭堡。橋的南北各有一對,高為70米,橋頭堡上各有三面紅旗,象徵著50年代的人民公社、大躍進和總路線。而塑像上5個人物,是當時中國社會的5大組成部分,即工、農、兵、學、商。他們共舉五星紅旗昂首向前,象徵著團結一致革命的苦幹精神。

大家仰頭看著,思緒便回到了那個火紅的年代。

張大彪接著說,南京長江大橋江中正橋共有9墩10孔,每個橋墩高80米,每墩底部面積400多平方米,比一個籃球場還大,最高的橋墩從基礎到頂部高85米。

牛得草說,橋墎比籃球場還大,厲害啊!

張大彪說,領導們請看,大橋兩側整齊地排列著的是150對白玉蘭花燈,現在這個時候,正是看夜景觀彩燈的好時候。

黑鐵膽說,嗯,華燈齊放,萬盞燈火,把大橋雄姿勾勒得更加清晰、迷人,著實是一幅「疑是銀河落九天」的畫面。

張大彪說,「天塹飛虹」是金陵四十景之一,也是到南京的遊人必看的地方。

黑鐵膽說,不錯,不錯,名副其實。

陳圓圓雖然沒咋說話,但她拿著相機拍了不少照片。

她還趁人不注意,給縣長黑鐵膽偷拍了幾張。

李大白在車上時就憋得不行,他偷偷摸到黑影處,朝著長江用力地澆了一泡尿。這時,也有幾個車上的人跑到這便小便。大家齊刷刷地往江面上拋灑,在玉蘭燈的反射下,很是壯觀。

李大白笑了笑說,我剛學了一個新詞,疑似銀河落九天!

王愛民也自豪地說,我的集團雖然叫長江漁業,但這卻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與長江親密接觸。

張大彪聽罷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這可是咱們的母親河,你就這樣來一次親密接觸。小心回去后,你養的魚會死光光。

王愛民也有些恍然地說,不會吧,母親不會怪孩子吧。

聽了王愛民的話,李大白、張大彪他們不覺又哈哈大笑起來。

大家欣賞了一會夜幕下的長江大橋,張炎元就組織大家上了車。車還沒有發動,張炎元的手機響了,原來江蘇那邊的小蘇已經帶人來接他們了。

黑鐵膽和張炎元就又下了車,他們看見一輛警車和一輛軍車停在了面前。小蘇來到車旁,上前問道,是k省山陽市的鐵膽縣長吧?

黑鐵膽上前握著小蘇的手說,是蘇處長吧,我是黑鐵膽。

小蘇連忙說,黑縣長,可把你們盼來了。

黑鐵膽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蘇處長,讓你久等了。

小蘇笑笑說,哪裡,哪裡。黑縣長,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省委組織部的方處長,這位南京市委組織部的袁處長,這位是我們南京軍區司令部的胡參謀。

方處長和袁處長便上前一一同黑鐵膽握手,胡參謀則來了一個立正,給黑鐵膽敬了一個禮。

方處長說,黑縣長,歡迎,歡迎啊!

黑鐵膽說,打擾了,打擾了。

方處長說,客氣,客氣。

胡參謀說,黑縣長,我是咱們西山縣人,聽蘇處長說,你們要來,可把我高興壞了。

一聽是西山老鄉,黑鐵膽就又看了看胡參謀,軍銜是兩杠四星,原來是位大校。不錯啊,看著年齡也不大,已經是大校了。

黑鐵膽就笑笑說,沒想到,能在這裡遇上了老鄉。

胡參謀說,黑縣長,其實,咱們不生。我的弟弟,胡長劍,就是胡少林,我聽說你還是他武術方面的師傅哩。

黑鐵膽聽罷也來了興緻,是嗎,你是胡少林的哥哥?

胡參謀說,我叫胡長英,長劍是我的親弟弟。

黑鐵膽說,噢,我說長劍為啥會報考軍校呢,原來是受你的影響啊!

小蘇說,黑縣長,長英他們三兄弟都是部隊的精英,長英的大哥是胡長城將軍。

黑鐵膽說,噢,是這樣,是這樣。胡長城中將,在總參啊,有一次我去北京見過。記得當時市裡、縣裡的領導們還問他家裡都有什麼人,胡將軍居然說沒有人。看來,他是不想麻煩地方啊!

小蘇說,胡將軍的風格就是高。

這時,天已經全黑了。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