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67章 南京,南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7章 南京,南京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67節第367章南京,南京

大家客氣了一番,小蘇就說,黑縣長,咱們上車吧。

黑鐵膽說,好。

西山縣的這輛尼奧普蘭在一輛軍車和一輛警車的引導下,在南京市區暢通無阻,很快就來到了西康賓館。

西康賓館是江蘇省委招待所,原美國駐中國大使館,也曾為宋子文公寓。

來到賓館,小蘇對黑鐵膽說,黑縣長,這是住宿和用餐的名單,你看是不是先讓領導們把行李放到房間里,然後下來一塊塊兒吃飯。

黑鐵膽說,這麼晚了,我們一會兒隨便在街上吃點小吃就行。

方處長說,那可不行,你們可是貴客!

黑鐵膽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炎元啊,那你就先領大家進房間,然後按用餐指南到各自的桌次。

張炎元說,好的。

張炎元看了看,黑鐵膽住的是一個套間,副縣長們住的是單間。其他人住的都是標間,也就是說,一個屋裡兩個人。根據事前的聯繫,鄧玉傑和張炎元住一個屋,便於工作。他們倆住在黑鐵膽的隔壁,同樣是便於工作。

主桌是安排的是西山縣政府的領導班子,江蘇盛市兩個處長、胡參謀都在這個桌上作陪。省委組織部的小蘇當然不是處長,叫他處長,那是張炎元等人對他的尊稱。

坐下來后,黑鐵膽見東道主甚為熱情,喝的是「夢之藍」,抽的是精製「南京」煙,還上了不少的海鮮,有龍蝦、鮑魚、魚翅、河豚、桂魚等。這些東西,西山縣的這一行人中有很多還是第一次吃,不會吃,也吃不出味。

他們紛紛議論,南京這裡招待標準如此之高,如果這裡的客人到他們西山縣,怎麼辦?

張炎元呵呵一笑說,我們「洋」不起來,可以一「土」到底。我們那裡沒有海鮮,卻有山珍,給客人品嘗一下我們那裡的花菇、拳菜、土雞、「笨蛋」之類,也是很有意思的。

杜天虎說,就是,咱們那裡有「馬蹄鱉、鞭桿鱔,鐵棍山藥、雙黃蛋」,保管他們南京人也喜歡。

方處長與袁處長他們雖然很熱情,但在喝酒上和西山縣大不一樣。在這裡,白酒、紅酒、啤酒、飲料都擺的有,誰想喝啥喝啥,想喝多少喝多少。

牛得草和朱得康私下說,南京人不會勸酒啊!

吃罷飯,方處長和袁處長對黑鐵膽說,黑縣長,明天我們還有點事,就讓小蘇和胡參謀帶著你們去參觀。

黑鐵膽忙說,今天晚上讓兩位領導等這了這麼長時間,我們的心裡就很過意不去。明天,你們忙吧。我看小蘇也不必陪我們了,我們自己過去看看就行了。

方處長呵呵一笑說,那可不行,我們部長說了,北京的江白帆局長特意交待的事情,我們一定得辦好。

黑鐵膽說,不好意思,有勞你們了。

最後方處長說,黑縣長,你們也跑了一天了,今天晚上早點休息,明天還在這裡吃早飯。

黑鐵膽說,好的,好的。

送走了方處長、袁處長和小蘇后,胡參謀就帶著黑鐵膽、張炎元、鄧玉傑幾個人在街上隨便溜達了一會兒。

這時,黑鐵膽的手機響了,一看是黑鐵梅打來的。

黑鐵膽忙說,鐵梅啊,正想與你聯繫呢。

黑鐵梅說,哥,啥時候能到南京?

黑鐵膽說,我們已經到了,剛吃過飯,因為時間很緊,還沒有顧上給你通報呢。

黑鐵梅有些不滿地說,你看你,應當提前給我說嘛。好了,哥,你們現在在哪兒?

黑鐵膽說,西康賓館,就在省政府這一塊兒。

黑鐵梅說,好,我這就把你那倆徒弟帶過去。

黑鐵膽說,時間不早了,咱們明天再見吧。

黑鐵梅有些撒嬌地說,不行,不行,聽說你要來,你那倆徒弟天天在念叨你。

黑鐵膽說,那行,那就讓長劍與他哥聯繫吧,讓他哥用車去接你們。對了,長劍的哥,我們現在在一塊兒呢。

黑鐵梅說,是嗎,太好了。你等住,我們馬上就到。

黑鐵膽回頭對胡長英說,長英啊,鐵梅和長劍他們聽說我來了,今天晚上就要過來看我們。你看……

胡長英說,好啊,我去接他們。對了,我給西康賓館的西餐廳打個電話,一會兒,咱們就在那裡聊天。

黑鐵膽說,好啊,你還別說,我也很想念我那倆徒弟了。

胡長英走後,黑鐵膽他們幾個又在附近轉了一會兒。

雖然是在晚上,但黑鐵膽他們仍感覺到南京是一個注重綠化的城市。賓館是建在一個小坡上,院子不是很大,但裡面花草樹木鬱鬱蔥蔥,給人一曲徑通幽的感覺。沿西康路前行就交到了北京路,右手不遠處就是省委和省政府,馬路的兩旁都是高大的法桐。兩個大院不見高高的圍牆,只是用欄杆圍起來,緊挨著的就是濃濃的綠化樹,這大該就是這幾年「拆牆透綠」的成果吧。

黑鐵膽他們來到西康賓館西餐廳不久,胡長英就帶著黑鐵梅他們趕過來了。

在黑鐵膽看來,鐵梅讀了兩年大學,越發變得有氣質了,活脫脫就是一個大美人。而胡長劍與張笑林已經變成兩個壯漢了,雄姿英發的樣子。看來,這倆小子平時沒少鍛煉身體。這也不奇怪,一個是炮兵學院的,一個是體育學員的,鍛煉身體,那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課。

見到黑鐵膽,胡長劍、張笑林兩個人連忙跑過來說,黑老師,你來了。

胡長英說,你們的黑老師現在是西山縣的縣長了。

胡長劍笑笑說,聽鐵梅說過。黑老師,祝賀你啊!

黑鐵膽說,應當祝賀你們,祝賀你們這三位天之嬌子啊!

張大彪上前說,老大,還是你教徒有方啊,長劍和笑林他們既練了一身好功夫,又沒有耽誤考大學。

黑鐵膽說,主要是倆孩子爭氣。

大家在一個包間里坐定后,因為都是剛吃過飯,胡長英就讓上了一些果盤,泡了一壺上好的西湖龍井。

花莎莎輕輕拉住黑鐵梅的手,不停地問這問那。

花莎莎說,鐵梅啊,你讀的什麼專業?

黑鐵梅說,經濟管理。

花莎莎說,好好,鐵梅啊,如果你不嫌棄,你畢業后就到我們木蘭集團工作吧。

黑鐵膽笑笑說,鐵梅啊,你莎莎姐是咱們木蘭集團的董事長,她親自開了口,你要去了,還不弄個副總噹噹。

花莎莎搖了搖頭說,副總算什麼,鐵梅要是去了,起碼得總經理。

黑鐵膽說,好啊,鐵梅啊,你這就業問題算是提前解決了。

黑鐵梅微微一笑說,多謝莎莎姐抬愛。

花莎莎說,哪裡話,你是重點大學的高材生,你要是能到我們木蘭集團,那是對你姐我的抬愛。

黑鐵膽品了一口茶說,好茶!

胡長英說,這是今年的新茶,店家說是雨前茶。

黑鐵膽說,不錯,不錯,澀中帶香,是龍井中的上品。

接下來,黑鐵膽又問了問兩個徒弟的情況。

張笑林說明年有一個全國大學生散打錦標賽,他正在備戰,希望能拿到一個好的名次。

張大彪聽了呵呵一笑說,笑林啊,你只要把鐵膽縣長傳授你們的絕活好好練練,拿個金牌嘛,綽綽有餘。

黑鐵膽擺了擺手說,彪子啊,話可不能這麼講,現在他們已經走出了西山,站在全國來衡量,笑林和長劍的水平還很不到家啊!笑林,既然要參加比賽,那就多吃些苦,拿個好成績。

張笑林說,請黑老師放心,我會努力的。

胡長劍說,不久就有一個全**事院校學員的大比武活動,他報的是軍事五項,眼下正在集訓。

黑鐵膽聽罷高興地說,好好,一個是散打,一個是軍事五項,我期待著你們倆都能拿到一個好成績。

這天晚上,大家在一起又說又笑,聊了很長時間。

分手的時候,花莎莎又帶著三個大學生來到一家服裝專買店,死活非要給他們每人買一件衣服不可。

三個學生說啥不要,但花莎莎不依。

黑鐵膽就笑著說,算了,不要白不要,花總是資本家,你們就讓她出點血吧。出點血,她心裡痛快。

花莎莎也笑了,就是,就是。我歡迎你們三個將來都能加盟我的木蘭集團。

黑鐵膽說,怎麼,長劍可是炮兵學員的學生。怎麼,你們木蘭集團以後還準備搗騰炮彈了?

花莎莎說,這算什麼,我們還準備販賣原子彈。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