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71章 三鮮一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1章 三鮮一毒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71節第371章三鮮一毒

眾人見一向以豪爽自居的杜天虎如此懼怕河豚,不覺都笑了起來。

黃副書記又指著另外一種魚說,這一種叫鰣魚,鰣魚這種魚只在初夏才出現,其他時間不出現,所以稱為「鰣魚」。近年來,長江水生物種頻頻告急,繼揚子鱷、中華鱘、白鱀豚、胭脂魚之後,長江鰣魚也發生了危機。1988年鰣魚被列入中國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中第一級的保護物種。因此,我們現在吃到的鰣魚基本上都是人工養殖的了。

黑鐵膽說,正因為咱們中國人好嘗鮮,這才讓很多魚類都瀕臨滅絕。

黃副書記笑笑說,沒辦法,中國的食文化源遠流長。就拿這鰣魚來說吧,曾與黃河鯉魚、太湖銀魚、松江鱸魚並稱中國歷史上的「四大名魚」,馳譽千百年。鰣魚早在漢代就已成為美味珍饈,東漢名士嚴光子陵以難捨鰣魚美味為由拒絕了光武帝劉秀入仕之召,更使鰣魚名滿天下,嚴子陵釣魚台至今仍是富春江上的第一名勝。

宋代家蘇軾也對鰣魚讚賞有加,稱其為「惜鱗魚」、「南國絕色之佳」,並做詩讚曰:「尚有桃花春氣在,此中風味勝鱸魚。」從明代萬曆年間起,鰣魚成為貢品,進入了紫禁皇城。至清代康熙年間,鰣魚已被列為「滿漢全席」中的重要菜肴,當時首批捕撈的鰣魚一上岸,即日便用快馬日夜兼程,遞送京城。

黑鐵膽說,小小的鰣魚竟然如此神奇,那得好好嘗嘗。

小蘇接著說,廣東有句話叫「春,秋鯉,夏三黎」。三黎即鰣魚。鰣魚最為嬌嫩,據說捕魚的人一旦觸及魚的鱗片,就立即不動了。所以,蘇東坡稱它「惜鱗魚」。況且鰣魚不能離開水面,出水即亡,因此運往京師一定要快速行進,以保持其新鮮。著名評話家王少堂在他的《宋江》一書中,對鰣魚的特性有段描述:「鰣魚生得最嬌。它最愛身上的鱗呀,它一聲離了水,見風見光,隨時就死了,活鰣魚很不易吃到。鰣魚稱為魚中的貴族,她自身中有一種獨特的個性,鰣魚雍容華貴,典雅清高,世人難得一窺其鮮活美貌,所以她那麼得人喜歡的原因。

黃副書記說,張愛玲女士曾經提到人生的三件憾事:一恨鰣魚多刺,二恨海棠無香,三恨紅樓夢未完。足見鰣魚的美味程度,堪比花中海棠,書中紅樓。只是鰣魚刺多,大家在品嘗的時候要小心。另外,大家請看,由於鰣魚鱗下富含脂肪,故烹調加工時不去鱗,帶鱗清蒸,保持真味,以增加魚體的清香。

大家一看,就是,這種魚是帶鱗清蒸的,都覺得很好奇。

花莎莎嘗了一塊鰣魚肉,感覺鮮香無比。

黃副書記又指了指另外一種說,這種魚,體型狹長而薄,頗似尖刀而得名刀魚。因長江刀魚每年春天從大海游入長江產卵前,需要囤積大量脂肪待途中消耗,這就使得長江刀魚肉質細嫩,腴而不膩,味道鮮美。

不過,這種刀魚也是越來越少了。前年,也就是2002年,長江刀魚1斤克的收購價是200多元,今年已經漲到差不差多1000元了。再有個三兩年,怕要翻到5000元了。

黑鐵膽說,這麼貴?那老百姓還能吃得起嗎?

小蘇搖了搖頭說,沒辦法,市場經濟,刀魚太少了。

黑鐵膽嘗了一口,覺得真的是極為鮮美。他回頭對白沙鎮的書記王帥民說,王書記啊,咱們那裡有一個123平方公里的白龍湖,好好研究一下,咱們也養一些高品質的魚。

王帥民說,黑縣長,我們已經開始搞網箱養魚了。

王帥民又瞅了瞅王愛民說,黑縣長,我們那裡的漁業先鋒王愛民,這一次也來了。

黑鐵膽說,好。愛民,愛民呢。

王愛民連忙跑到黑鐵膽的跟前,擦了擦滿嘴的油說,黑縣長,我在這兒呢。

黑鐵膽笑道,愛民兄,你也別光搶著吃啊,看看這裡的三鮮一毒,咱們白龍湖能不能引。

王愛民眨了眨眼睛說,黑縣長,我一邊吃一邊也在思考著哩。這裡的魚是不錯,但長江的水質遠不如咱們白龍湖。在咱們那裡引進更好的品種,養殖出來的,那才稱得上是真正的鮮。

黑鐵膽說,好好,是得多下下功夫。

白沙鎮鎮長李士珍說,黑縣長,這裡的三鮮一毒,都是從大海上回遊到長江的,咱們那裡還真沒法弄。

張炎元說,黑縣長是給咱們提個思路,可沒讓咱們去養河豚啊!

黃副書記接著說,這一種是魚,頭呈錐形,嘴有兩長須、粗長、嘴孝腹部膨壟無鱗、刺少,肉質細嫩,含有多種維生素。這種魚的魚皮有彈性且多膠質,紅燒時,其色澤紅潤油光,魚塊裹著一層薄而勻的滷汁,湯汁不用勾芡,魚本身膠質已有黏性,我們這裡把它叫作「自來芡」。

王愛民說,這不和我們那裡的「鬍子鯰」差不多嘛!

黑鐵膽端起於杯酒和小蘇還有黃副書記碰了一下說,非常感謝領導們對我們的款待,也非常感謝領導們給我們做的介紹,還有讓我們實地看到的企業。這一切讓我們很感動,也深受啟發。下面,請讓我代表考察團全體成員,借花獻佛,給兩位領導敬個酒!

黑鐵膽一邊說,一邊把一個高腳杯中的白酒一飲而荊

小蘇和黃副書記連說客氣,客氣,這都是我們應當做的。其實,我們做的還很不到家。

嘴上說著客氣,但他們兩個人也只是端著酒杯輕輕地抿了一小口。

吃罷飯,王愛民對杜天虎說,這裡的人喝酒可沒有咱們實在,更沒有咱們豪爽。真想不通,就這些人怎麼能幹出大事呢?

杜天虎說,人家的英勇可不表現在拼酒上。

大家分頭活動時,江一英悄悄對黑鐵膽說,出去走走,去看看劉天華故居。

黑鐵膽說,好啊,去看看,以前我就常聽你說,劉天華可是二胡王國里的國王。

江一英說,就是,走,咱們去參一參國王。

兩個人在大街上問了不少當地人,他們都知道劉天華是江陰人。可劉天華的故居在哪裡,卻說不太清楚。再加上江陰這個地方的方言又很難懂,黑鐵膽和江一英只得拿腔拿調地說起普通話,費了不少周折。

江一英說,鐵膽啊,看來問一般市民不行,咱得到文化部門去打聽。

黑鐵膽說,對,這個主意好。

兩個人便問到了江陰市文化局的地址,還幸運地在這裡碰到了一個k省的老鄉小劉。

聽江一英是二胡愛好者,今天是特意去劉天華故居的,加上黑鐵膽他們又是從遙遠的k省來的,小劉甚是熱情。和小劉在一起,黑鐵膽和江一英都說是老師。

小劉說,劉天華故居那個地方很偏僻,一般人還真說不清。在我們江陰,不光是劉天華出名,其實他們劉氏三兄弟都是大名鼎鼎。

接下來,小劉便把劉氏三兄弟的情況做了簡要介紹。

原來,劉天華故居稱作是江陰「三劉故居」才更合適。這處故居,是「五四」時期著名文學家劉半農、民族音樂家劉天華、民族音樂教育家劉北茂青少年時代生活的地方。

聽到這裡,黑鐵膽才弄清劉半農和劉天華原來是親弟兄。而那個劉北茂,他還是第一次聽說。不過,江一英對劉北茂還是了解的。

小劉說,走,我帶你們去看看劉氏兄弟的故居。

黑鐵膽說,小老鄉,你能帶我們去,那就太好了。不影響你的工作吧?

小劉說,宣傳劉氏兄弟,那也是我的工作。

轉了一圈,黑鐵膽才發現,這個地方其實離汽車站很近。

這裡原是江陰城內的西橫街49號,是一條很狹小的弄堂。劉氏故居是典型的清代末年的民居建築,粉牆黛瓦,一共三間三進。是一座具有江南民宅特色的清末建築,距今約有150多年。紀念館分為六間展室,它們展示劉氏三兄弟生平起居的情況及大量手稿、實物。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