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81章 藏鋒與露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1章 藏鋒與露鋒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81節第381章藏鋒與露鋒

黑鐵膽繼續給大家講,有一次,漢高祖劉邦在和韓信的閑談中,議論朝中將領的軍事才能。到後來,劉邦問韓信,你看我能指揮多少軍隊呢?

韓信說,陛下您最多能指揮十萬人。

劉邦又問,那麼你能帶多少兵呢?

韓信說,我帶兵是多多益善。

這充分反映出韓信的自信。

韓信在戰場上是足智多謀的。「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是他的一個寫照;「十面埋伏,四面楚歌」是他的傑作。

漢高祖5年12月,楚漢兩軍在垓下展開決戰。劉邦以韓信為主將,統一指揮各路大軍。項羽指揮十萬楚軍,從正面向漢軍陣地猛攻。韓信採用典型的側翼攻擊戰法,令漢軍中軍稍稍後退,避開楚軍銳氣,而將兩翼展開,實行側擊,然後再令中軍推進,一下子完成了合圍。

入夜,韓信令漢軍四面唱起楚歌,楚軍喪失鬥志,被漢軍一舉聚殲於垓下。項羽眼見大勢己去,自剔於烏江邊。歷時五年的楚漢戰爭以漢王劉邦奪得天下而告終。

胡小雲臉上推著笑說,韓信總算是熬出頭了,從此以後,他就能以開國元勛的身份享受他的榮華富貴了。

黑鐵膽呵呵一笑說,事實恰恰相反。

黑鐵膽熟讀《資治通鑒》,歷史上那些傑出之士大多逃不脫「功高蓋主、兔死狗烹」的命運。

韓信就是其中最為典型的代表。

在楚漢相爭中,韓信為劉邦滅亡了三秦,魏、代、趙和齊七個敵對的諸侯國,降伏了燕國,並在最後一戰中徹底擊潰了項羽的軍隊。他功勞如此之大,以至於漢王不知道用什麼來封賞,威望如此之高,以至於漢王不知道如何才能讓他安心成為自己的臣子。

張炎元說:當你的敵人被你殺死後,就應該把最鋒利的寶劍藏起來。可惜的是,韓信不知道藏鋒。

黑鐵膽說,是啊,劉邦稱帝后,先封韓信為齊王,後來不放心改封其為楚王,接著又不放心使用詐謀將其誘捕,貶為淮陰侯。就這樣,韓信在短暫的輝煌后再次跌入了命運的谷底。

張炎元說,由王到侯,充分說明劉幫對韓信是不放心的。

黑鐵膽說,是啊,到漢高祖10年,陳豨謀反,劉幫親征之,並密令呂后殺韓信。一天夜裡,呂後派武士把韓信捆縛起來,在長樂宮中的鐘室里斬殺了他,他死的那一天,山嶽變色。

韓信死了,但是他卻兌現了他的諾言,賜給漂母千兩黃金,報答了一飯之德;他實現了自己的理想,因為他死的時候,如同他年輕時所期盼的那樣,天下都為之震動。生命之目的已經達到,如同最絢麗的櫻花一樣,片刻的燦爛必然伴隨著永恆的凋謝,但是它的瞬間美麗已永遠為賞花者所銘記。短暫的一生過後,是永恆的最偉大的光榮,死已的其所,死復何恨焉?

花莎莎也有些激動地說,生當做人傑,死亦為鬼雄。這樣的人生才無憾矣!

黑鐵膽覺得,與韓信相比,淮安老鄉周恩來絕對稱得是偉大。

就個人的功業而言,周恩來自當在韓信之上。就個人的命運看,周總理雖然在文革中受到了一定的衝擊,但自始至終都保持中崇高的威望。這自然與周總理的人格魅力、道德追求是密不可分的。

記得黑鐵膽當年還同省委副書記汪大洋的秘書石磊在一塊兒探討過,周總理在為人理事上還有一條珍貴的經驗,那就是他黨政軍中只當三把手,不當二把手。如此以來,他就避免了二把手,如**、**、王洪文他們那樣的命運。

如此看來,周總理是善於藏鋒的。

每每想到周總理,黑鐵膽都有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這次出來,黑鐵膽覺得收穫很大,就他個人需要學習的榜樣來看,小人物干出大事業的吳仁寶,大人物永留青史的周恩來,都值得他好好思索。同時,那個人生大起大落的韓信,也能起到人生警示的作用。

結合自己的體會,黑鐵膽就對江一英說,一英啊,人這一生,我覺得生如夏花之燦爛、死如秋葉之靜美,足矣!

江一英笑笑說,我們的黑縣長這是有感而發啊!

這天晚上在淮安,黑鐵膽寫了一篇3000多字的日記。有對於人生的感慨,也有關於藏鋒與露鋒的辨析。

這天晚上,在激烈的鬥地主戰場上,張大彪有些可憐杜天虎,這才讓杜天虎贏了兩千多塊錢。

第二天,一行人就趕到了泗陽洋河鎮,參觀洋酒集團。

黑鐵膽離開白沙集團后,他當年那個要把白沙老酒打成成全國白酒三強的夢想也就無法實現了。所謂三強,那就是要讓白沙老酒與茅台、五糧液三足而立,一爭天下。

郭宏圖接手白沙集團董事長后,小夥子也很用心,整天累得夠嗆,但他的眼光趕不上黑鐵膽,集團中的酒鬼李大白、酒仙白崇光對他也很不服,郭宏圖總覺得自己用盡了心血,但效果只能說是事倍功半。這和黑鐵膽當年事半功倍相比,境界上可是差遠了。

在當下的環境中,白沙集團總經理王西山有一肚子的苦水無處訴說。

誰也沒有想到,白沙老酒沒有達到的目標,卻讓洋河鎮上的這家酒廠實現了。因此,眼下,洋河大麴憑著藍色經典的華麗變身,一舉躋身到了全國白酒的前三強。

在小蘇的帶領下,洋酒酒廠專門派來了一位姓同樣姓蘇副總,來給大家做介紹。

黑鐵膽一看,這不是前兩年到白沙集團曾經考察過的蘇連城嗎!

黑鐵膽上前緊緊地握著蘇連城的手說,蘇總,咱們又見面了!

蘇連城沒有想到黑鐵膽已經離開白沙,當上縣長了。他有些吃驚地說,黑總啊,現在當上縣長了,恭喜啊!

黑鐵膽說,蘇總,這一次,我們是到你們這裡學習來了。

蘇連城說,互相學習,互相學習。

黑鐵膽說,蘇總啊,好好給我們講講。

花莎莎、王西山,蘇邊城也認識。

當他聽說花莎莎已經離開了雙輪池集團自己創立了一個「木蘭集團」,而王西山也早就離開古井加入了白沙,而眼下已經是白沙集團的總經理時,蘇連城也不由大為感慨道,這世界是屬於你們年輕人的。

見黑鐵膽要自己談一談,蘇連城就呵呵一笑說,黑縣長,你一個,花總一個,王總一個,你們可都是白酒領域的專家,在你們面前,我能談個什麼。這樣吧,我就如實地講一講我們洋河這幾年的發展情況吧。

黑鐵膽說,好,好,多傳授點真經。

蘇連城說,不就是造酒、賣酒嘛,能有什麼真經?

黑鐵膽說,蘇總,洋河是一個不老的神話。我們想請你著重談一談藍色經典的誕生以及洋河酒廠的轉型。

蘇連城笑笑說,那行。

n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