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388章 老爺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8章 老爺子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88節第388章老爺子

為了能請到朱天亮,張大彪他們還費了不少心思。

前不久,副省長王國慶去河陽。他特意給廖不凡講,他要去看一看已經出獄的老爺子朱天亮。

廖不凡是王國慶堂妹王國霞的老公,眼下已經是河陽市的市長了。

王國慶的車出了高速口就停在大路邊,因為河陽的一幫幹部已經在那裡等他了。

王國慶下車后,抬眼一看,有市長廖不凡,有市委秘書長高中生,還有朱天亮的公子朱大軍。朱大軍眼下是河陽市公安局的副局長。

王國慶一一同他們握手致意。

廖不凡問:「王省長,先到賓館休息一下吧1

王國慶說:「先去看看我的老夥計天亮書記吧。」

大家上車后,朱大軍的小車就在前面領航,用中速向自己的家裡馳去。

朱天亮沒有想到,一下子會來這麼多人,他就讓朱大軍好好招呼大家。朱大軍就把各位領導一一向父親做了介紹。

朱天亮感嘆道:「國慶,你帶來了一幫青年俊傑啊1

王國慶說:「是啊,看看,大軍都當副局長了,咱們能不老?1

一見到朱天亮,廖不凡忙上前說道:「老書記,你還認識我吧1

朱天亮說:「這不是小廖嘛,記得,記得。」

朱大軍忙說:「爸,這是咱河陽市的不凡廖市長。」

廖不凡擺擺手說:「老書記叫我小廖,顯得多親切,我好象又年輕了20歲。」

廖不凡的話引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王國慶說:「當年我和天亮同志當市委書記的時候,你們啊,都是小鬼。現在,你們都成長起來了,我和不凡這一薦人心裡都很欣慰。」

廖不凡說:「王省長、朱書記,我們的水平和你們相比差得太遠了,以後還要請你們多幫助。」

王國慶說:「這個朱天亮可是一個好為人師的人,你們可不敢這樣說,他會當真的。」

朱天亮呵呵一笑說:「說啥呢,我能不知道我幾斤幾兩,我早就跟不上形勢了。前些天,大軍給我買了一部手機,說什麼是高級的智能機,我鼓搗了兩天,硬是沒學會咋用。老了,老了,不服不行了。」

王國慶說:「你是大作家,虎老雄心在,說不定你還有可能是中國第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呢,你好替魯迅先生彌補一下天大的遺憾。」

朱天亮笑笑說:「你這個老傢伙,又在取笑我了。」

廖不凡湊上前說:「朱書記,正好,你在這裡來一個現場簽名贈活動吧,給我們每人來兩本。」

高中生說:「就是,就是。」

朱天亮說:「好,家裡還有一部分藏書,大軍去把書拿來。」

朱天亮便帶上老花眼鏡,一絲不苟地在書本的扉頁上寫了起來。在送廖無凡的書上寫的是——天生不凡,大任在身。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在送高中生的書上寫的是——夕日高中生,今天大學生,明朝研究生,人生,總在努力!

兩個人看罷,都連聲叫好,王國慶說:「大作家,你怎麼不給我寫幾個字?」

朱天亮說:「你嘛,自己去悟吧1

午飯,朱天亮讓朱大軍在家裡安排,廖不凡和高中生卻說已經在賓館安排好了。朱天亮說:「我和你們一塊兒去不合適吧,我現在是可是龍崗上散淡的人。標準的草民百姓一個。」

廖不凡說:「老書記,說什麼呢,你在我們的心中,永遠是領導。」

朱天亮臉上一直帶著笑容,心裡卻在盤算。這個廖不凡嘴上說的好聽,一句一個老領導。可他早些天為啥一次也沒有來過,偏偏今天要來。這不明明是想帖人家副省長王國慶的屁股嘛,這一點他朱天亮要是看不出來,還能叫作「小諸葛」。

在吃飯的間歇,高中生同朱大軍講,山陽市張大彪,說是張大彪,其實是山陽市副市長杜天堂、省林業廳副廳長王天虎想請老爺子出山。

高中生向朱大軍簡要介紹了天天集團的情況,天天集團在山陽市的生意做的很大,每年的凈利潤已經突破了5個億。下面設有三大公司,一是建設,二是房產,三是賓館。張大彪想請老爺子出任「天天集團」的發展總顧問,並擔任「天天大廈」的總經理。總顧問的年薪是20萬,總經理的年薪是100萬,兩項加在一起是年薪120萬元。

高中生說:「大軍,我知道,錢對於老爺子來說,肯定無所謂。但他手裡有一項事業,能發揮他的聰明才智,能體現他的人生價值,我想他還是樂意的。」

朱大軍說:「秘書長,我先替老爺子謝謝你的美意了。這件事,我做不了主,得向老爺子通報以後,才能答覆你。」

高中生說:「這個不急,目前天天大廈還沒有竣工,讓老爺子再多休息一陣。」

今日高興,朱天亮喝得有點高了。回到家裡,他就躺下睡了。在夢中,他好像又成了市委書記,仍坐在高高的主席台上談笑風生地高談闊論。不成想,正在他興緻勃勃地講話時,也進來了兩名全副武裝的警察,把他從主席台上駕走了。他大聲地喊道:「你們這是幹什麼?我是市委書記,你們沒有王法了?我的話還沒有講完,我的話很重要……一句頂你們一萬句。」

他大聲一喊卻從夢中醒了過來。丁大姐正坐在他的身邊看著他,見他醒了,就對朱天亮說:「酒是二球水,你喝那麼多二球水幹什麼?睡個覺也不安生,又是咬牙又是喊叫,肯定是又做惡夢了。」

朱天亮剛從夢中醒來,還有些迷糊。他問老婆道:「人都走了?」

丁大姐說:「都走了,就剩下我這個老太婆了。」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朱天亮顯得很悠閑,平時並沒有人來打擾他。有人來,也都是找朱大軍這個公安局副局長說事的。人們見了他,也只是客氣地同他打個招呼。

一開始並沒什麼,可時間長了,朱天亮就有些受不了了。家裡還沒有監獄里熱鬧,在裡面他是紅人,大家都照顧他。為了能讓他安心寫書,監獄方面給他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後來在裡面的,他的感覺是一天比一天好。現在,回到了家裡,他倒產生了一種很大的失落感。

朱大軍等的就是現在,他看父親朱天亮已經在家裡閑得發慌,就向他提到了「天天集團」想請他出山的事。

朱天亮聽罷,有些意外。按朱大軍的說法,這個集團的勢力不校但畢竟是一個民營企業,他曾經吃過民營老闆的虧,正是1998年的那場大洪水讓他和民營老闆的交易曝光在世人面前。但他又想了想,現在和那時完全不同了。他現在是社會上的閑人,經商是無可厚非的事情。如果人家能這樣看中他,他理應給人家張大彪一個交待。更何況,他現在在家裡閑得手心發癢。有個事做,也好讓他再施展一番拳腳。

還有,年薪可是120萬埃他雖然不缺錢花,但年薪120萬畢竟是他價值的一種體現。他想了兩天,就答應先試試看。

再說了,自己的親家,也就是朱大軍的老岳父現在可是山陽市的市委書記,自己若是過去了,一對老傢伙也好互相有個照應。

聽說朱天亮有意出山,張大彪便專程趕到了河陽市。

在河陽,張大彪將自己的想法和誠意合盤向朱天亮托出,朱天亮覺得這個年輕人很有志氣,對事業發展的規劃也很到位。他就愉快地答應了張大彪的請求。

n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