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05章 謀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5章 謀勢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7章第六卷虎嘯山川

第405節第405章謀勢

思來想去,王國慶覺得在對左向前動手以前,還要先來對付一下郭新傑。當然,對於郭新傑,不能採取擠垮搬倒的戰術,那樣做的成本太大,不划算。只能採取調虎離山的辦法,讓他離開省委,離開白中傑。

如何才能讓郭新傑離開省委呢?只能讓他到別處履任一個有一定吸引力的職位。或鼓動他下海,用年薪千萬的工資來打動他。后一個辦法是無法實現的,因為他王國慶顯然並非是國企的大佬,或跨國公司的總裁。

作為一名秘書長,郭新傑目前最大的心思會是什麼呢?俗話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官」,作為省委書記桑郭新傑當然明白,如果白中傑一旦調走或退下,他的政治前途也將會黯然失色。因為他在省委書記的身邊呆的太久了,在拉攏一些人的同時,難免也會開罪一些人。因此,他的聲望,在k省的官場上並不高。他肯定會提前給自己找到出路或退路。

萬事就怕分析,就怕琢磨。一分析,一琢磨,就能找到原因和辦法。王國慶一打聽,果真是這樣。省委組織部長羅高因為和省委副書記汪大洋長期不合,馬上就要調到外省去任副書記了。郭新傑正在活動著要接任省委組織部長一職。

王國慶得到了這個消息,極為興奮。他也要盡其所能,幫助郭新傑順利接手組織部長一職。而對於左向前的打擊要先放一放,等到郭新傑的位置調整后再立即啟動。

聽說王國慶副省長幫自己活動,幫自己拉票,郭新傑很感動。因為,他們倆個在以前的交往並不多。

有一天,郭新傑到省政府見韓華華省長。事情辦完后,他專門又來到了王國慶的辦公室。

王國慶一看是郭新傑,連忙起身說:「唉呀呀,是秘書長來了,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1

郭新傑說:「王省長,你看我整天瞎忙,連和老兄你見面的時間就很少,不該呀。」

王國慶說:「理解,理解。整天圍著白書記轉,能不忙,能不累1

郭新傑說:「唉,我是兩眼一睜,忙到息燈。都是瞎忙,一年365天好像天天都在忙,可坐下來想一想,又好像啥也沒有干。」

王國慶說:「老弟,辦公室的工作,咱們都知道,那是泔水缸活兒。一個人,是不能長期乾的。」

郭新傑說:「可不是,我整天都戰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時間長了,人的意志就消磨完了。」

王國慶說:「老弟,我已經聽說了,最近你就會脫離苦海了,祝賀你啊1

郭新傑說:「老兄啊,我從別人那裡已經聽說,你在很多場合都給你老弟我不少美言埃謝謝你了,王省長1

王國慶說:「看看,這是啥話。如果白書記哪天不在家,我請老弟喝兩盅,咱哥倆好好聊聊。」

郭新傑說:「一定,一定。我請老兄1

萬事萬物皆有勢。王國慶是深諳造勢、借勢、用勢之道的。何謂勢?孫子兵法曰:「激水之疾,至於漂石者,勢也。」湍急的流水,飛快地奔流,以致能沖走巨石,這就是勢的力量。

在王國慶看來,勢,就像張滿的弓箭,但是必須在恰當的時機,對著要射的要害射發出去,才能形成強大的力量。但一個人,你不可能事事、時時都手中有勢,所以無勢者需造勢,無力造勢者需借勢,有勢者需用勢。把造勢、借勢、用勢這六個字吃透了,可以說無論是在戰嘗官場,還是商場上都可佔盡先機。

做足了蓄勢待發、因勢利導的功夫,那就必然會產生勢在必行、勢如破竹的奇效。

在王國慶看來,造勢、借勢、用勢是可以統一在一起的。這是一門高級的學問,也是一門高超的藝術,那就是——「乘勢」。

胡雪岩說過:「做事情如中國一句成語說的,『與其待時,不如乘勢』,許多看來難辦的大事,居然順順利利地辦成了,就因為懂得乘勢的緣故。」他認為造勢不如乘勢:借勢而起,借力而發,對胡雪岩來說輕車熟路。不少商人,希圖以一己之力搖旗吶喊,造成對自己有利的態勢,殊不知這樣做往往得不償失。真正高明的商人必然是順流而行,乘勢而行。許多看起來難辦的大事,居然順順利利地辦成了,就因為懂得乘勢的緣故。胡雪岩為幫助左宗棠籌辦船廠和籌措軍餉向洋行借款成功,就是乘勢而行的效果。

胡雪岩所言,王國慶早已爛熟於心。我們知道,曾國藩和胡雪岩那可是王國慶的精神支柱與智慧源泉。

如果我們留心一下王國慶的所作所為,就可以看到他在處理事情的時候,總是習慣於採用這樣一個三部曲:蓄勢待發——乘勢而為——勢如破竹。也就是開始之前一定要蓄勢,過程中間一定要乘勢,結果必定會勢如破竹。他是從來也不打毫無準備、毫無把握的戰鬥,因此,他總是立於不敗之地。要麼不幹,要干就一定要干成。

這一次當然也一樣。通過事前的種種運作,一切都在按照王國慶的預想一步一步地向前發展。

在省委、省政府有關人員的爭鬥中,汪大洋副書記與羅高部長的矛盾日益尖銳,終於促成了羅高部長的提前調動。

眾望所歸,郭新傑秘書長就任省委組織部長一職。

不久,省委組織部和省紀委都收到了對新州市委書記左向前的檢舉信。

這封檢舉信的主要內容是反映左中右徇私舞弊,替其妻弟李青山的「天路集團」招徠總金額超過42億元的市政重大建設項目,從而給國家財產造成極大損害的事實。

檢舉信稱:在交易的背後,李青山從中謀取了3億元的高額利潤,左向前得到了5000萬元的好處費。由於在招投票時暗箱操作,致使「天路集團」這樣一家民營空殼公司屢屢中標。又因為「天路集團」沒有開發建設的實力,在層層轉包中大大壓縮了工程的利潤空間,導致最後的施工單位偷工減料,並嚴重拖欠農民工的工資。

目前,剛剛建成的新州大學第五教學樓已經成為危樓,讓新州大學白白損失了5千萬。另外,還有兩處高架橋已明顯塌陷。如果進行除險加固,需要投入資金1.5億元。這些豆腐渣工程給國家財產和人民群眾的生活造成極大的損害。要求上級有關部門嚴加追查,挖出真相,懲治**。

檢舉信雖然沒有署上舉報人的真實姓名,但信上列舉的內容卻很詳實。這件事,是查還是不查?紀委書記李大明和組織部長郭新傑的意見並不一致。李大明說按照慣例,對匿名信一般不做處理。但郭新傑說如果沒有問題,查一查,反而對左向前同志有好處。

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