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06章 直隸總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6章 直隸總督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7章第六卷虎嘯山川

第406節第406章直隸總督

省委書記白中傑看了看檢舉信說:「你們怎麼看待這件事?」

李大明說:「白書記,我感到有些蹊蹺。」

郭新傑說:「白書記,我覺得很正常。」

白中傑用手指輕輕扣了扣桌子說:「這件事,我知道了。先放一放吧。」

幾乎是在白中傑知道這件事情的同時,當事人左向前也聽說了自己被人檢舉的事。他多多少少有些慌亂,要知道,信上所列舉的內容,決不是局外人能捏造出來的。換句話說,這些事情不僅是真的,而且他身邊還肯定是出了內鬼。

在左向前擔任新州市委書記以前,他就已經在另一個市擔任了6年的市委書記,加上在新州這5年,他已經幹了11年的市委書記。特別是在新州這5年,是他政治生涯中的巔峰時期。新州市委書記,那就是k省的直隸總督啊,這是其他地市的市委書記所根本無法比擬的。

多少年了,官場上的那些規矩,他左向前哪一條不清楚?多少年了,他左向前又何曾受到過舉報?回過頭來想一想,似乎自己的身上也沒有多少能讓人抓住的把柄埃眼下,這又會是得罪誰了呢?

左向前反覆提醒自己一定要穩下心來,不能因為這一封小小的檢舉信就心煩意亂。當然,他也決不能麻痹大意。

對於這件事,核心的問題是不能讓人坐實妻弟李青山就是「天路集團」實際掌門人的事實。如果組織上介入並認定李青山是「天路集團」的幕後老闆,他左向前的一切都會陷入被動。相反,如果別人不能證實這一點,他就好辦多了。

因為,「天路集團」能否中標,那是招標部門的事情。據說每一次都是公開透明的,他左向前也從來沒有向任何人打過招呼。至於工程質量的事情,那是質檢部門的事情,誰失職就查誰。難道他一位日理萬機的市委書記還會具體管到每一座樓、每一座橋嗎?哪還要分管領導幹什麼,要具體承辦部門幹什麼?

至於自己手上的灰色收入,他敢肯定,即使紀檢部門真的來查,也不會查不到什麼。查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只能證明他左向前是一個清廉的幹部。

想到這裡,他就回到家裡找老婆李青波商量。

左向前說:「清波,你過來,我和你說個事。」

李青波正在裡面看電視,聽左向前在叫她,她便關了電視走了出來。

「有事?」

左向前說:「有個事,最近遇到了點麻煩。」

李青波馬上湊了過來說:「噢?」

左向前說:「據可靠消息,有人想借青山承攬工程的事情來整我。」

李清波說:「是哪個王八蛋?」

左向前說:「具體是誰,現在還不清楚。但看樣子是一個知情人,不像是胡亂寫信上訪的。」

李青波說:「哪,哪該咋辦?」

左向前說:「先讓青山到外面躲一躲,等這陣風聲過去了,咱再叫他回來。」

李青波說:「非得讓他走?」

左向前說:「青山一走,就是有人查,也查不到什麼。不過,在他走以前,一定要將天路集團的那幫人交待清楚。集團的董事長和總經理,都以文件上寫的為準。誰也不能說青山和天路有瓜葛。」

李青波說:「噢,那好吧!啥時候讓青山走。」

左向前說:「越快越好,就明天吧。」

王國慶副省長接到了山陽市公安局長馬賓士打來的電話,馬賓士在電話中說:「老首長,根據您的吩咐,我已經安排兩名精幹的民警到了新州市。他們已經對李青山採取了監控措施。」

王國慶說:「賓士啊,你的效率不低嘛。好,好。你給同志們講清楚,在對李青山的通緝令下發以前,不要動手。」

馬賓士說:「我知道。」

王國慶說:「既使通緝令發下來了,也不要立即動手。」

馬賓士說:「噢?」

王國慶說:「先放他幾天,咱們的民警畢竟不是新州市的。到時候,咱們山陽的民警是在辦另一個案子的時候,在不經意間碰上了李青山。這一點,你一定要注意。」

馬賓士說:「噢,不經意間。我明白了,俺們是摟草打兔子,捎帶上他的。」

王國慶說:「對,是這樣。」

這邊k省還沒有動作,上邊中紀委和中組部已經把針對左向前的檢舉信批轉下來了。

上面有了批示,k省就只好調查了。

省委白中傑書記一開始之所以對李大明說要先放一放,大概也是在等上面的精神吧。如果上面沒人管,自己的幹部還是先不查為好。

省紀委的聯合調查組很快就開始了工作,因為檢舉信上沒有提供舉報人的真實姓名,調查組就只能自己尋找突破口了。好在,信上所列舉的事實都很清楚。調查組就根據這些內容展開了調查,他們一上來就抓住了問題的要害,那就是要先找到「天路集團」的老總李青山。

工作進展情況很快就反饋回來。第一,李青山是一位下崗工人,的確是新州市委書記左向前的妻弟。第二,「天路集團」近幾年的確拿到了42億元的市政建設項目,檢舉信上所說的那幾處存在質量問題的工程情況屬實。第三,現在還無法證實李青山就是「天路集團」的幕後老闆。第四,李青山在半個月前已經離家,至今下落不明。家屬也不知道他的去向。工作當前陷入到了僵局。

紀委書記李大明將這些情況身省委白中傑書記做了專題彙報。因為被調查的對象是省委常委,因此每一步的情況,甚至是細節都要向省委書記彙報。

李大明說:「白書記,根據現在掌握的情況。我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天路集團有問題,下一步應當地對這家公司好好地查一查。但天路集團的問題目前還和左向前同志扯不上關係。」

白中傑問:「大明啊,你看下一步該怎麼辦?」

李大明說:「白書記,如果是一般的案子,我們也可以結案。結論是天路集團存在嚴重問題,需要進一步審查。而李青松並非天路集團的負責人,左向前和天路集團更沒有一點關係。」

李大明觀察了一下白中傑的反映,白中傑卻面無表情,只是輕輕地啜了一口「碧螺春」。

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