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15章 千萬富翁的縣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15章 千萬富翁的縣長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7章第六卷虎嘯山川

第415節第415章千萬富翁的縣長

一天上午,張大彪找到了自己的老夥計黑鐵膽閑扯。

張大彪說,老大,眼下,我們天天集團的的目標已經明確下來了,到2010年左右,我們集團的總資產要突破100億元,銷售收入要突破100億元。這也是一個雙百億的目標。

黑鐵膽說,彪子,這幾年,你們集團發展很快,你個人的進步也非常明顯,我非常高興。

張大彪說,當年你讓我從白沙酒業里獨立出來,我根本想不通,為此,你可沒少做我的思想工作。現在看來,這一步真是走對了。

黑鐵膽說,求天不如求人,求人不如求己。還是自己當家作主好啊!

張大彪又說,老大,這次來我是有些事情要向你彙報的。別忘了,你也是我們天天集團的大股東。

黑鐵膽說,彪子啊,我也正想找你說這事呢。你看,我現在是縣長了,官不大,但到底有人管埃我得把我的股本退出來。

張大彪說,老大,你也太謹慎了,我給你說過,王天恩市長在我們那裡還拿著乾股哩。你是正兒八經地出過資的,你怕啥?!

黑鐵膽說,這樣吧,我是不能再在你們天天集團入股分紅了。如果你們集團上了市,我可以名正言順地去買你們天天的股份。現在雖然沒讓公務員經商,便沒有規定他們不可以炒股。大彪啊,我在你們天天,現在還有多少錢。

張大彪說,上一次,你把本金退了,那是500萬。當時,全部的分紅所得已經有1000萬了,現在差不多有1500萬了。

黑鐵膽說,是嗎,有這麼多了?

張大彪說,誰讓咱們的天天集團業績好呢。

黑鐵膽又問,彪子啊,白如鋼、黑鐵柱兩個在你們集團幹得怎麼樣?

張大彪笑笑說,當年,經你的手,白沙集團把他們倆給開了。他們剛到天天的時候,思想壓力不校後來,畢竟我們這些人大多都是從白沙集團里過來的,兩個人慢慢也就適應了。現在,兩個人混得都不錯,白如鋼已經調到了市政府,給杜天堂開車。鐵柱嘛,現在也成了天天房產里的一名中層幹部了。

黑鐵膽說,好好,這要感謝彪子你收留了他們。你是不知道,當年把他倆除名后,鐵柱就不再同我說話了,仇人一般。

張大彪說,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啊!

黑鐵膽說,其實關於我在天天集團里的投資問題,我也想了很多。既然鐵柱現在的表現還可以,那我就準備把我在天天的投資分割一下。1000萬我取走,我要拿這些錢去炒股。500萬繼續留在天天集團,擁有人改成黑鐵柱。也就是說,從此以後,我與天天集團就沒有關係了。

張大彪說,老大,我知道你的用心,你是不想讓別人說三道四。好吧,那這幾天我就把你的投資算一算,把留下來的500萬算作股本,轉給黑鐵柱。鐵柱這小子有福氣啊,以後也是我們天天集團的股東了。

黑鐵膽笑笑說,我希望鐵柱當了股東后,能進一步增強責任感,在天天集團里好好乾。

送走張大彪后,黑鐵膽就坐在辦公室里算了算帳。

留在天天集團這500萬,那就轉給鐵柱了。拿出來的這1000萬,黑鐵膽決定用500萬元去購買「洋河集團」的股份,用500萬元去購買「白沙集團」的股份。

至於他投在花莎莎木蘭集團里的那500萬股本,現在還不好意思提出退出。等黑鐵梅畢業了,就改在她的名下。

這樣算來,除去留給黑鐵柱那500萬元不說,他黑鐵膽這個曾經當過國有大弄企業集團董事長的人,手裡還有現金1500多萬元。

另外,王大森存在北京的那些鑽石、金條也值1000萬。不過,這1000萬,黑鐵膽原則上是不會去動用的。他自己有這1500萬元,如果說按一般的生活花銷,他一輩子也花不完。除了這些資本,他和妻子韓冰都有不菲的工資。

這樣算來,黑鐵膽想,在仕途上,他只管一門心思地奮鬥。他既不受賄,也不行賄,他有足夠的金錢,這也能讓他在沉沉浮浮的官場上可以基本做到人格的獨立和自由。

就是,退一萬步說,如果在官場上不順心,他完全以辭職不幹。自己早就是千萬富翁了,能怕個什麼?!

而黑鐵膽這上千萬的資金,每一筆他都能明來歷,他不怕誰來查。誰讓他在白沙集團當過總裁,又當過董事長呢。他的存款後來又漲了不少,那是他在天天集團投資的結果。那個時候,他還是白沙集團的董事長,還稱不上是公務員。

不久,黑鐵膽就把自己在天天集團里的投資進行了分割。

隨後,黑鐵膽也參加了鳳凰山旅遊開發的幾次討論會。

黑鐵膽問張大彪他們,除了《鳳凰傳奇》這部電影,看還有多少東西是可以轉化為旅遊亮點?

陸少游先生看了相關的材料,想了想說,黑縣長,很多東西都有價值。比如這個殺虎口,我看就可以這樣運用。一是建一個殺虎口戰役紀念碑,簡要點明戰役的過程及意義。二是再立一個牌子,點明這裡就是抗日戰爭的最後較量。說明中國的八年抗戰始於盧溝橋,終於殺虎口。這一戰役吸引眼球的地方也就在此。立這塊牌子,大的方面說,是愛國主義教育,小的方面說,就是遊人照相的一個地點。另外,這個地方也可以租給別人經營,比如他們還可以出租一些**和日軍的服裝、戰刀、手槍等,向遊客收取一定的費用。

陸先生還對張大彪講,南京大屠殺,我30萬同胞被日軍屠戮,但在南京大屠殺紀念碑前,很少見到有多少在反思的中國人。陸先生就講,南京那個地方,他已經去了多次。每次看到紀念碑前只知道照相留念的中國人,他的心裡就很不好受。可沒有辦法,中華民族大概本身就是一個善忘的、缺乏反思的民族。

聽了陸先生的話,黑鐵膽覺得說的在理。所謂的日落西山也好,殺虎口保衛戰也好,抗戰的最後一槍也好,說白了,在景區裡面也僅僅是一個照相的地點而已。

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