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26章 魔高一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26章 魔高一尺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26節第426章魔高一尺

王國慶抬眼看了看組織部長張立人,張立人但起身走了過來。王國慶低聲說了幾句,張立人就到會議室外面打了一個電話。不久,組織部幹部處的同志們就給他拿過來了一沓資料。張立人進來后,就把一些材料放在了王國慶面前。

這時候,王國慶心中甚是不悅,黨領導一切的規矩他高市長能不知道。這明明是高鐵在和他王國慶叫板嘛,如果是省委組織部通知他去談話,估計就是天大的事,他高鐵也一定會拋在一邊,孫子一樣地跑過去。今天開常委會,昨天已經通知了,他居然沒放在眼裡,仍在開什麼市長辦公會,這顯然已經違背了組織原則。這是起碼的啊,下級服從上級,個人服從組織嘛。

王國慶抬走頭,笑了笑說:「既然高市長他們忙,咱們就不再等了。有什麼決議,人數已經過半了,可以照常進行。」

看同志們都打開了筆記本,王國慶又說:「今天的議程主要有兩項,一是討論一下環城高速公路的連接問題。二是議一議對對幾個崗位負責同志的變動問題。」

王國慶的話音剛落,下面的常委們就有些坐不住了。本來這次常委會定下的議程只有一個,就是定一下環城高速的連接問題。怎麼現在又多了一個議程,還是人事變動方面的。這太出乎意料了。特別是新州區的區委書記高建然,他的哥哥高鐵不在,這王國慶卻要討論人事安排問題,這必定會給高鐵一個措手不及。

因為在幾個主要位置上的人事安排問題上,書記和市長的意見相差很大。如果今天高鐵不在,那一切還不是王國慶說了算。假如當初高鐵力薦的那幾名同志全部落選,那高鐵以後在新州市的威信就會大大折扣。

高建然就在心裡埋怨起高鐵來,高鐵啊高鐵,你太義氣用事了。

這時,王國慶又開了腔,今天咱們還是先易后難吧,我看這幾個人事變動的事情比較容易,咱就先來議一議這個問題吧。

王國慶剛一說完,組織部長張立人就站起了身。他清了清嗓子說:「同志們,其實不用我提醒,大家都知道,凡是研究人事安排的問題,還請同志們把手機關掉。」

在座的常委們都習慣性地掏出了手機,紛紛關掉。高建然也一樣,他想這一次是沒辦法和高鐵市長聯繫了。

等大家都關了手機,王國慶說:「咱們目前的人事變動不大,下面請組織部張立人部長介紹一下幾個同志的基本情況。」

這一次人事變動牽涉的人員的確不多,僅僅有5個人。一個是財政局長,一個是交通局長,一個是市公局長,一個是新州區公安局長。另外,王國慶說,最主要的是,根據省委組織部的意見,準備調高建然同志到黑河市任常務副市長,請同志們表決。

在提到高建然的時候,王國慶專門強調說:「高書記的工作能力及人格魅力,不用我介紹了。根據我的觀察,高建然同志完全可以擔任市長一職。可是沒有辦法啊,咱們還是要一步一步的來。我個人是完全贊同組織上的意見,讓建然同志到黑河擔任常務副市長。雖然從個人的感情和新州市的工作需要來講,我是很不舍的。但沒有辦法啊,建然同志是省委組織部點名要的。我只好舉雙手贊同了。」

不出高建然所料,高鐵市長不在,人事變動問題就成了一邊倒的形勢。高派人物沒有一個當選,雖然這些人也都是候選人。高建然暗自為高鐵叫苦,你意氣用事,不來參加今天的常委會,人家王國慶就來個順水推舟,趁機動了幾個核心位置的幹部。你高鐵現在即使知道了,也為時已晚。生米已經做成了熟飯,你自己釀的苦酒也只能有你自己吞下去了。

這種事,你找誰說去。常委會總不能因為兩個市長沒有參加就不開吧,會上討論的人事變動問題,最終的結果都是常委們集體舉手表決的。王國慶個人,可是一點也沒有違背組織原則。

高建然心想,高鐵以後在新州市的影響力必將會大大折扣。他極力推薦的那幾個人沒有一個如願,這以後還咋在新州地面上混啊!

上午的常委會比那邊的市長辦公會結束的還早,高鐵的會議還沒有結束,他就得知了那邊常委會的結果。他一聽到這個消息,臉色立即變得鐵青。好你個王國慶,敢和我玩這一手。我堂堂一位新州市委副書記、市長,在沒有出席會議的情況下,你就做出了如此重大的人事決定,你還算個人嗎。他媽的,王國慶,我和你勢不兩立!

但眼下這一次,高鐵卻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王國慶那邊在程序上並沒有毛玻可高鐵也不是好惹的,他決定要加快對王國慶一生升遷的調查。就不信了,你王國慶在官道上紅了這麼多年,常在河邊走怎能不濕鞋?只要功夫下到,能抓不住你狐狸的尾巴?

時間不長,王國慶在山陽時的左膀右臂陸續到任。馬賓士接任新州市公安局長,副市長一職還要等下一次的人代會進行選舉。郭紅梅接任新州區委書記一職,並擔任了新州市的市委常委。李大爽接任了新州區的公安局長一職,副區長一職同樣要等到下一次的區人代會進行選舉。不過,王國慶已經對馬賓士和李大爽進行了交待,副市長和副區長的位置已經給他們留好了,他們只管安心工作就行。

王國慶明白,如果將財政局長和交通局長這兩個職務也讓山陽的幹部接任,恐怕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他就在新州市的親王一派中挑選了兩名同志,這些人臉上又沒有標籤,誰能說他們就是王國慶的親信呢。這樣,他就不怕別人指責他任人唯親,山頭主義了。

這次的人事變動面雖然很小,但作用卻極大。一方面,王國慶感到現在已經沒有了被架空的危機感。幾個得力幹將圍繞在身邊,事情好辦多了。另一方面,那些本地曾經徘徊觀望在王國慶和高鐵之間的幹部,現在已經認識到了王國慶的魄力和手腕。這些人現在對王國慶的指示再也不敢怠慢了。還有,就是那些原來對高鐵市長死心塌地的一些人,現在也開始了分化。他們看到,高鐵遠不是王國慶的對手。一些人便改換門庭,主動投到了王國慶的門下。

很快,王國慶就又找回了那種君臨天下、我主沉浮的感覺。對於王國慶來說,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而對於高鐵來說,事情卻恰恰相反。他漸漸感到自己正在變成孤家寡人,一些工作已經是力不從心了。

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