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27章 彈冠相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27章 彈冠相慶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27節第427章彈冠相慶

高鐵也是鷹派人物,他不習慣於屈居人下,更不喜歡仰人鼻息。但現在苦於沒有找到合適的反擊機會,高市長就很是鬱悶,脾氣也變壞了,總是把周圍的工作人員罵得狗血噴頭。

王國慶聽說高鐵現在的脾氣很壞,他止不住笑了。還是年輕啊,沉不著氣。只要脾氣變壞,那頭腦就會發熱,心態必然失衡,判斷自然失准。王國慶想,組織上沒有讓高鐵擔任市委書記一職,看來還是有先見之明的。

一天晚上,馬賓士在新州市公安局的內部食堂安排了一桌,專門宴請從山陽過的幾位朋友。當然,主角自然是王國慶。大家在一起聚一聚,也是要表示一下對王國慶的感激之情。

雖說是公安局的內部食堂,但有幾間餐廳卻裝修得相當豪華,不亞於一些五星級酒店的房間。大家到齊后,阿雪說:「今天咱們聚在一起,好像又回到了山陽。」

馬賓士說:「有一點被克隆過來的感覺。」

郭紅梅說:「這得感謝我們的王書記,沒有他的長期關注,我們走不到今天,也更談不上到省城來任職。當然,還有我們的孫部長,孫主席對我們這些山陽的幹部同樣是厚愛有加。」

孫部長是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孫梅香,王國慶的妻子馬大姐去世幾年後,她就和王國慶成了親。結婚的時候,人們都說王國慶這是老樹開新花。

其實,馬大姐過世后,阿雪也在渴望著王國慶能把她「轉正」,但當王國慶最終選擇的是老處女孫梅香時,阿雪當即就明白了。王國慶可以和她阿雪好,也可以對她阿雪言聽計從,但如果說要結婚,肯定是不行的。王國慶絕對是一個政治動物,他斷不會為了美人而丟了江山。

阿雪自己現在雖然也是省公安廳的一名處級幹部,但她的名聲欠佳,在社會地位上,她當然也與人家孫梅香有著天壤之別。

不過,理解歸理解,阿雪說到底心裡仍有一股澀澀的醋意。

偶爾,阿雪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也會追問自己的人生,追問自己的命運。她是不是也該找一個普通的男人結婚了呢?

阿雪抬眼看了看孫梅香,心情就有些不爽了。

這時,李大爽說:「郭書記說得好,我是做夢也沒有夢到能從一個山區小縣調到省城來工作。」

孫梅香笑了笑說:「主要還是你們幾個自己的能力突出,國慶能幫上你們什麼大忙1

馬賓士連忙說:「孫部長,話可不能這麼講。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李大爽說:「馬局長的話代表了我們大家的心聲,我們今生今世能遇上王書記這樣的伯樂實在是我們的萬幸。」

馬賓士站起身說:「為了我們親愛的伯樂,來,咱們幹了這一杯1

大家喝了一陣,王國慶說:「我雖然稱不上伯樂,但我也很喜歡看到自己的同志們不斷進步。你們都好好乾,到我退下來時候,希望你們都是主政一方的諸侯。我沒事的時候,可以上你們那裡去討杯茶喝。」

李大爽的眼裡這時竟閃著點點淚光,他對王國慶說:「王書記,您說這些話還為時過早。我們都在期盼著您更上一層樓,我們還希望鞍前馬後地為您多服務一些年頭。」

馬賓士說:「咱們王書記現在才50出頭,還能幹10幾年。如果說將來要退,也應當是從省委書記的位置上退下來。」

王國慶說:「這種話可不能隨便亂說啊,其實能幹到現在這個省委常委,我已經很滿足了。至於將來,一切順其自然吧。」

在這頓飯局上,阿雪雖然極力掩飾自己,但她看王國慶夫婦的眼神總是有些怪怪的。

王國慶他們在一起吃飯的時候,高鐵也正在為高建然壯行。

高鐵說:「建然啊,本來我是想讓你一直在新州乾的。但組織上既然要讓你到黑河市任常務副市長,也是好事,你要好好乾。你今年才30出頭,前途不可限量。」

高建然說:「哥,我能有今天,還不是你一手提拔的。不管我到哪裡去工作,都不會給哥的臉上抹黑。」

高鐵說:「這一點我完全相信,你是一個難得的好官。只是仕途上風浪太大,你到了那邊,我估計也幫不上你什麼了,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高建然說:「哥,你就放心吧,我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哥,我走以後,你也要好好照顧你自己。特別是要處理好和王國慶書記的關係。」

高鐵說:「他媽的這個王國慶,提起他我就一肚子的火。」

高建然說:「這正是我擔心你的,這個王國慶可不是一般人,你還是不要和他斗的好。」

接下來有一陣子,高鐵一直在暗地裡搜集王國慶的黑材料。隨著了解的深入,高鐵產生了一種深深的恐懼。如果他掌握的情況屬實,或基本屬實,那這個王國慶就太可怕了。如果不能一次將其徹底搬倒,自己是萬萬不能出手的。一旦出手,如果打不中王國慶的七寸,勢必被被王國慶這條大毒蛇反咬一口,而且王國慶還會採用殺人不見血的慣用伎倆,讓他高鐵死無葬身之地。

如果高鐵判斷正確的話,遠的不說,最近這幾年k省政壇上所發生的一些離奇之事,應該都與這個王國慶有關。比如原山陰市委書記李大海的假文憑被組織上查出,後來進了瘋人院。新州大學的副校長齊天俊本是副省長的內定人選,卻在最關鍵的時候自己主動退出了競爭,死活就是不當副省長了。這兩個人被動或主動退出副省長的競爭后,當時的山陽市委書記王國慶如願當上了副省長。

接下來,省委常委、新州市委書記左向前也出了大事,因為貪污受賄數額巨大,不久前已被執行了死刑。左向前出事後,王國慶又如願當上了省委常委、新州市委書記。還有,省委組織部長羅高飲恨離開k省,郭新傑由省委秘書長擔任為組織部長。在這件事上,一些跡象表明,也與王國慶的暗中操控有關。

高鐵深深地感到,他這個市長與這樣一位市委書記在一起工作,那簡直就是與狼共舞。而他自己原來所採取的一些想與王國慶抗衡的辦法,現在看來,那是太小兒科了。也許,高建然說的對,他高鐵還是不要和王國慶斗的好。

但裂痕早已出現,覆水難收,現在想修補已經不可能了。想繼續對抗,已經沒有實力了。現在新州的主要崗位上都變成了王國慶的人,他高鐵基本上已經成了孤家寡人。

這種狀況,讓高鐵產生了一絲絲的悲涼。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高鐵決定從現在開始要採用一種低調的姿態,儘可能地和王國慶拉近關係。哪怕是面和心不和也好,在這種貌似和諧的環境下,他爭取調到外市去做一任市委書記。然後,有機會再捲土重來。當然,對王國慶他是不會鬆手的。他一定要拿到王國慶違法犯罪的真憑實據,堅決除掉這個禍國殃民的**份子。

ul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