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30章 苟富貴勿相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30章 苟富貴勿相忘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30節第430章苟富貴勿相忘

等王國慶把省城的事情差不多都擺平后,忙碌的王國慶終於抽出時間回了一趟山陽。

出人意料的是,王國慶回到山陽,並沒有急於見自己的父母,也沒有召見王國棟、王國梁兄弟,而是來到了「天天大廈」,同李大海、朱天亮一塊兒喝茶、聊天。

三個老弟兄見面,都有說不完的感慨。

說著說著,三個人就回憶起了他們第一次相識的時候。

那還是上個世紀80年代,他們三個是在青干班上相識的。

這是山陽地委黨校第1期青年幹部培訓班,培訓班由50名學員組成,其中48名學員來自全區各個縣區,所有學員年齡均要求在35周歲以下。

王國慶這一年正好是35周歲,只不過他的檔案年齡是33歲。當時,他還是西山縣白沙鎮的黨委書記。

因為是第一期青年班,地委的領導們對個班很重視,說白了,這個班的學員也是副處級後備幹部的培訓班。

培訓班學製為三個月。分為校內專題、高層講壇、高端培訓、異地培訓、行為訓練、黨性教育六大板塊實施,以加強青年幹部能力建設為重點,採取專題講座、素質拓展、專題研討、實踐調研等多種形式進行。

通過此次培訓,旨在提高青年幹部的思想政治素質、職業素質和業務能力,著力提高青年幹部的大局意識、責任意識和集體觀念,使青年幹部的知識結構明顯優化、綜合素質明顯提高、管理能力明顯增強,努力造就一支政治堅定、業務精通、作風優良的高素質青年幹部隊伍。

因為王國慶的年齡最大,被委任為青干班的班長。從此他就多了一個稱呼「老班長」。

雖然都是成年人,但這個青干班裡依然被大家暗地裡推舉出來一朵「班花」,她就是西山縣城關鎮的鎮長孫梅香。

王國慶雖然家在市區,但也必須住校。這是紀律,他只能在星期天才能回去。

學校的宿舍,一間住三個人。

王國慶、李大海、朱天亮三個人就住在了一起。他們之前並不熟。只是有一次地區組織到白沙鎮參觀「伏天造地」的時候,李大海去過一次。

此時,李大海和朱天亮也是鄉鎮黨委書記,一個在白河縣,一個在東陽縣。

在地委黨校學習,在王國慶看來,主要任務有三條。一是休息。讓你暫時擺脫一線的繁忙工作。二是充電。靜下心,讀讀書,想些問題。三是交友。青干班50個人,同學一場,這是一筆不小的人脈資源。如果沒有特殊情況,這50個人在不久的將來,都是要干出一番大事的。

一個月下來,王國鼎、李大海、朱天亮三個人都覺得義氣相投,他們在工作上都有自己的體會和辦法,也都想在這樣一個時代干出一番大的事業來。

相近的年齡,相同的追求,讓三個人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一天晚上,三個人聚在一氣喝了一點酒。

朱天亮提議道:「大海,國慶,三們三個乾脆結拜為兄弟算了。」

王國慶說:「咱們都是黨員幹部,結拜的事,不好吧?」

李大海說:「怕什麼,這是咱們三個八小時工作之外的事。再說了,咱們結拜又不是去幹壞事,咱們是為了更好地推動工作。結拜的事,我同意1

朱天亮連說:「就是,就是嘛!咱們結拜可是與黨性純不純扯不上半點關係。」

在這種情況下,王國慶也不好拂了兩個人的熱情,只得半推半就地答應了。

說了說年齡,王國慶是老大,李大海是老二,朱天亮是老三。

在酒酣耳熱之際,三個人也說了一些不願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的醉話。

李大海端起酒杯與王國慶和朱天亮碰了碰杯說:「大哥、三弟,幹了1

朱天亮說:「干!你我兄弟,意氣相投,從今以後,和衷共濟、肝膽相照1

李大海說:「好,好,苟富貴勿相忘1

談了談各自的理想,朱天亮說至少要當到縣委書記。李大海說,起碼也得是地委書記。

他們倆見王國慶沒發話,都問王國慶怎麼想。

王國慶笑了笑說,前頭的路是黑的,還是走一步說一步吧。

李大海就笑王國慶老奸巨滑,不說實話。

朱天亮就說,說不定大哥是在盤算省委書記的事吧。

李大海聽了哈哈大笑,省委書記,怕是不行吧。咱們想省委書記,省委書記不想咱啊!

王國慶說,盡人事一定天命吧!

李大海說,咱們三個可是三劍客啊,既是弟兄,也是對手,看誰能最先當上縣委書記、地委書記、省委書記?!

朱天亮說,好,比一比。誰贏誰請客。

當時,三個鄉鎮黨委書記在一起,也常議論官場上的事。

朱天亮說,我覺得人和人都差不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誰比誰更好,誰比誰更壞?說到底還是一個運氣的問題。有些官員如果不是太過分,不是被追查,那他仍是一個好官。

李大海喝了一口茶說,三弟說的話在理。現在改革開放已經過去幾年了,如果現在還抱住條條框框不丟,那啥事也幹不成。不過話又說回來,幹事得有一個底線,不能讓自己出事。老大,你說是不是?

王國慶正在抽煙,他淡淡地說,也許吧。

朱天亮說,不出事的都是好官。

在黨校期間,學校還讓王國慶專門講了一堂課,讓他給同學們談一談農村版塊經濟的謀划和打造。

事前,王國慶並不想講,他對學校領導說,同學們大部分都是奮戰在農村一線的書記或鄉鎮長,和大家在一起探討和共勉還行,一本正經地講課,怕是不妥。

領導說,那就談談你在這方面的體會。你的文章我看過,寫得很好。有高度、有深度、有新意,也很有指導意義。你們白沙鎮不是有五個萬畝基地嗎?不是有三足鼎立的發展格局嗎?就談談你們現成的做法和成績,就當是和同學們共勉吧!

領導這麼說,王國慶也不好再推脫,只好和大家談了談發展鄉鎮版塊經濟,一鄉一業、一村一品的發展經濟。

他原本是想說一個課時,沒想到,他的這堂課很受大家的歡迎。講了兩個課時,李大海、朱天亮、孫梅香等人又紛紛提問和王國慶交流了兩個課時。不知不覺,王國慶就佔去了整整一晌的時間。

眼看就快晌午了,王國慶起身說,同學們,看我瞎扯了這麼多,耽誤了大家寶貴的時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同學們就紛紛鼓起掌來,大家都說,課就應該這麼來上。讓真正有實踐、有體會的人來上課。

中午吃飯的時候,朱天亮說,老大,沒有想到,你在課堂上也是遊刃有餘啊!

李大海說,咱們班長是肚裡有貨,掏出來就是乾糧。

孫梅香也湊過來說,王班長,今天你的課講得太好了,有時間的話,請你到咱們城關鎮去,給鎮里的幹部也好好上一課。

王國慶說,梅香啊,你就不要將我的軍了。今天這一堂課還不是黨校的領導們趕鴨子上架,硬逼著我來的。其實,我所說的,哪一點、哪一條你們不知道?

孫梅香說,也許我們是想到了,但我們可是沒有做到啊!

孫梅香走過去后,朱天亮對著王國慶擠了擠眼說,老大,班花對你可是有點哪個啊!

王國慶扛了扛朱天亮說,去你的!

朱天亮說,她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樣,眼裡可是在冒著火花呢!

王國慶說,孫梅香還沒有結婚,你要是對她有意,你可以一邊離婚一邊去追她嘛!

李大海哈哈笑道,三弟是想啊,可他敢嗎?他們家那個老丁可是獅子吼啊!

朱天亮說,你們家那個老方也不是省油的燈!

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