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59章 挺進北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59章 挺進北京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7章第六卷虎嘯山川

第460節第459章挺進北京

兩個月後,全國女警風采大賽如期舉行。本來按照公安部副部長李一周的想法,還有一個泳裝系列的比賽,展示風采嘛,應該是全方位的。

不過,他的這一想法,在公安部黨委會議上沒有通過。大家一致的看法是,這次比賽,亮相的是中國警察的第8套警服,突出的是風采,展現的是新時期我國公安女警的精神風貌,不愛紅裝愛武裝。

在這一指導思想下,部黨委還決定,這次全國大賽的女幹警只允許畫淡妝,不得畫濃妝。

在大賽舉行的前夕。k省政法委書記、公安廳長武士龍帶上新州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馬賓士一道兒進了京,隨行的還有省公安廳接待辦的主任阿雪。馬賓士對武士龍說,阿桃在公安部也有熟人,武士龍便讓馬賓士也把她捎上了。

武士龍和公安部的辦公廳主任高山是警校時的同學,這一次他們到北京,就是要找高山諮詢諮詢,通通關節。

馬賓士與公安部副部長李一周也有一定的交情。

當年馬賓士挫敗國際殺手鐵連山對王國慶的追殺后,成了當年全國公安系統的光榮與驕傲。國家公安部和省委、省政府都對山陽市公安局進行了通報表彰,市公安局榮立集體一等功。馬賓士個人榮獲全國公安二等英模稱號,他也被省內外的新聞媒體稱作是新時代的「鐵膽衛士」。馬賓士還在北京受到了公安部領導的親切會見,副部長李一周還專門設宴招待了這位小老鄉。因為,李部長也是k省山陽人。

李部長和馬賓士一樣,都是豪爽的人。兩個人在酒桌上很快就鬥起酒來,雙方展開了山陽市早些年曾風靡一時的「百枚打戰」。

李部長顯得有些興奮,他拍著馬賓士的肩膀說:「賓士啊,多少年了,都沒有今天喝得痛快。論喝酒,還得屬咱山陽埃」

馬賓士喝掉一杯酒說:「李部長,沒有想到,你離開山陽這麼多年了,還是寶刀不老,雄風不減啊1

李部長說:「不要再叫什麼部長了,以後就叫我一周哥,咱們之間誰跟誰埃」

馬賓士一拍大腿說:「好啊,一周哥,兄弟我以後跟定你了。乾脆就叫你大哥吧。」

李一周說:「好,就叫我大哥。我以後就叫你小弟。」

兩個人這時候已經有些醉了,便大哥小弟地叫開了。

酒真是個奇怪的東西,它在殺傷人們身體的同時,卻又能很快拉近人們之間的距離。酒,功也,過也。

半夜馬賓士從賓館里醒過來,他已經回憶不起來自己是如何回來的,也不知道後來和李一周喝酒自己出沒出洋相。這時候,他的胃裡揪著疼。不過,馬賓士認為,就是喝死也值了。畢竟他認下了一位大哥,這位大哥可是公安部的副部長埃這種檔次的大哥,他一生能認幾個。王國慶當然算一個,其他好像就沒了。

從此以後,馬賓士每一次進京,都要去見一見這位大哥。順便給李一周帶過去「金釵」、「石魚」家鄉土特產,當然這也禮物只是一個見面禮。馬賓士後來打聽到李一周喜歡收藏,因此他總是讓懂行的朋友們不惜重金從黑市上替他購買。有一次更絕,幾個民警在追捕一位文物販子時,收交了幾件國家三級以上文物,據說有一件小金佛是從西藏的大昭寺里偷來的。幾位刑警看馬局長似乎對這個金佛愛不釋手,就悄悄地為他留下來了。

後來,這尊金佛便在了李一周家裡的香案上,成了李一周的鎮宅之寶。

從此,李一周對馬賓士是越發喜歡了。不久,李一周就給武士龍打招呼,讓他將山陽市公安局長張無極調到了省廳,正式提拔馬賓士做了山陽市公安局的一把手。

在隨後的交往中,馬賓士發現,除了古董,李一周還有一個愛好:女人。

有一次李一周去張家界路過山陽,在馬賓士這時小憩。馬賓士還請到了當時的市委書記郭紅梅、市長王天恩來作陪,氣氛搞得很熱烈。晚上,馬賓士還專門讓阿桃陪侍。那一晚,阿桃使盡了渾身解數,把李一周副部長弄得腿腳發軟、骨頭髮酥。

第二天走的時候,李一周拉過馬賓士問:「小弟,你的這位阿桃可不可以讓我帶到張家界幾天?」

馬賓士說:「大哥,看來還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埃放心,你帶他多少天我都沒意見。」

就這樣,阿桃陪著李一周在張家界玩了整整一個星期。阿桃回來后,整個人瘦了一圈。在和馬賓士尋歡的時候,馬賓士發現,阿桃除了乳峰比平常變得腫脹突出外,別的地方真的是變瘦了。

她幽幽地對馬賓士說:「哥哥,你不知道,那個老傢伙會折騰的很,也不知道從哪兒學到的花樣。」

馬賓士說:「他花樣再多,還能多過你,最後繳槍投降的還不是他李一周?」

阿桃嗔怪道:「你又取笑人家了。」

這一次進京,武士龍帶了一輛車,馬賓士也帶了一輛車。阿雪坐到了武士龍的車裡,阿桃自然是陪在了馬賓士的身邊。

車在高速公路上開的飛快,但阿桃的手卻沒有閑著。她用嬌弱的小手不停地摩挲著馬賓士的身子。車上就他們兩個人,阿桃是越來越大膽,後來乾脆把馬賓士的玩藝兒掏了出來。她不停地揉搓著,反覆彈動著,讓正在開車的馬賓士有些受不了。

馬賓士的身子一抖一抖的,整個車身便也隨著抖動起來。這讓跟在後面的武士龍很是不解,馬賓士這小子的車技不錯嘛,今天這是咋了?

武士龍只知道馬賓士和李一周部長的關係很近,其中的細節他不清楚。這一次進京,他專門帶上馬賓士,就是要進一步拉近李一周和k省之間的感情。

到北京的這天下午,武士龍先找到了自己的老同學高山,兩個人談起了在警校上學時的情景,不時地傳出笑聲。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兩個人的都已經是鬢角蒼蒼了。兩個還回憶起當年班裡的那朵校花,這個讓班上男生們魂牽夢縈的俏佳人,聽說後來嫁給了一位紅頂商人,做起了全職太太,這讓兩個大男人都是唏噓不已。

晚上,高山在一家五星級飯店定了一桌。聽說武士龍他們這一次也想見見李一周副部長。高山就說:「李部長很難請的,如果沒有特殊的事情,一下班他就回到家裡拿出放大鏡研究他的收藏品。李部長,已經是中國知名的收藏家了。我給他打個電話試試,看能不能請的動。」

高山便撥通了李一周的手機:「李部長吧,你好。我是高山啊,今晚有一個飯局,你不到場還真沒法弄。」

李一周說:「什麼飯局,非得讓我這個老頭子到場?你給同志們解釋一下,就說我今天感冒了,出不去門。」

高山對大家說:「不出所料啊,請不動。」

馬賓士說:「高主任,要不我試試,他是我的山陽老鄉。」

高山說:「好啊,你咋不早說。」高山又按了一下重撥鍵。

李一周似乎略顯不快,他在電話中說:「高主任,你對同志們說,我已經睡下了。」

高山說:「李部長,有人要和你通話。」說罷他便把手機遞給了馬賓士。

馬賓士在電話中說道:「大哥,我是馬賓士啊1

李一周便在電話中說:「是賓士啊,你們在哪兒?我馬上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