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68章 組織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68章 組織手段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7章第六卷虎嘯山川

第469節第468章組織手段

石磊手裡拿著這一期《中原風》一連看了三遍,這個桑紅是誰,這一筆也太狠了點。刀刀見血啊!又很會煽情,一下子就把西山官方推到被公眾審判的尷尬境地。

石磊立即給縣委宣傳部長劉大中打了電話,很快,劉大中就跑了過來。

石磊拍了拍桌子上的報紙說,大中啊,這是怎麼回事?這個記者來西山,你們宣傳部知不知道?

劉大中差點冒出汗來,他連忙說,石書記,我也剛剛看到這篇報道,也是剛剛知道這個事。我正在派人落實。

石磊問,這個桑紅是誰?我看這次是來者不善啊!

劉大中說,已經問出來了,她是中原風的副主編。她前天已經到了咱們西山,可至今還不知道她住在哪裡。

石磊想了想說,桑紅,似乎聽說過。你們快去查,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她給挖出來,好好地招待。這樣的報道再也不能有了。不但不能再有這樣的報道,她還必須再登一篇給咱們西山官方正名的文章,也就是正面報導。

劉大中說,石書記,你放心,我會處理好的。

石磊說,大中啊,不要怕花錢。經費呢,由縣財政拿。

劉大中說,好的,好的。

可還沒有找到桑經紅,第二天的報紙又到了。

第二篇報道那就更讓石磊心驚膽戰了,《該動誰的官帽子》,這傢伙,動罷子宮又要動帽子了。這篇報道,矛頭直指西山縣的各級官員,除了點到一些衛生系統的官員名字外,文章中還含蓄地指出,西山縣衛生局、縣醫院的領導至今沒有一個人被問責,顯然是上面有人在罩住他們。

這一次,石磊有些憤怒了。不就是一個小小的記者嘛,還真把自己當成無冕之王了。他一邊仍讓宣傳部在縣內四處打聽桑紅的下落,一邊又帶上縣委副書記王國梁、宣傳部長劉大中直奔省城而去。

臨走的時候,王國梁說,石書記,是不是也讓鐵膽縣長去呢。衛生局是政府的一個部門埃

石磊說,這一次就算了。

在路上,石磊說,這次咱們去省里,直接找宣傳部的領導,這樣的報道我看導向就有問題嘛,要讓部里的領導出面,給《中原風》施加壓力,咱們就是要給中原風,還有這個桑紅一點臉色看看。他媽的,這些人根本就沒把咱們西山放在眼裡嘛!

劉大中說,就是,這個桑紅,就該開除了。

王國梁說,什麼無冕之王,說白了,他們在當下是黨的喉舌,在古代那就是御用文人。敢不跟組織上一心,那還了得。這一次,咱們就得採取組織手段,讓他們這些無冕之王知道知道啥叫組織。

劉大中說,王書記講的好,讓他們嘗一嘗組織的手段。

這次到省城,石磊他們直接在「鮑翅皇」定了一個雅間,中午就請省委宣傳部長李大寧來赴宴。

石磊在省委工作的時候,和李大寧就很熟。那時,他是省委副書記汪大洋的秘書,李大寧是省委宣傳部的副部長。王國梁這次也來了,他可是省委副書記王國慶的堂弟。因此,李大寧就推掉了別的所有宴請,早早地就來到了「鮑翅皇」。

李大寧是省委常委,因此石磊特意給劉大中交待,菜不一定多,但一定要夠檔次。劉大中就和「鮑翅皇」的前台經理溝通了一下,不說煙酒,單單是這桌菜,定的是一個「16888」元的「王者之尊」。煙嘛,用的是南京的「九五之尊」,酒嘛,用的是西山縣的「白沙鑽」。對了,還有茶,可不能忽視了。

劉大中說,石書記,咱們西山的「鳳凰天綠」就很不錯,要不,讓李部長嘗嘗。

石磊說,還是算了吧,咱們的這個牌子還沒有闖出去。

最後,劉大中就跑到市中心買了二斤今年新上市的極品「西湖龍井」。劉大中就在心裡暗罵,真是坑爹啊,一公斤就要了5000多塊。這是在吃茶,還是在吃人民幣?!

李大寧在酒桌上談笑風生,一點也沒有省委常委的架子。

他還指著桌子上的鮑魚、魚翅、燕窩、龍蝦說,石磊,都是老弟兄了,看你這弄的,也太豐盛了吧!

石磊笑笑說,誰讓你一直也沒到我們西山去看我呢。你要是常到我們西山,那我就用「一碗端」來招待你。

李大寧說,好,好,我最近就準備到你們鳳凰山去轉兩天,散散心去。

石磊端起酒杯和李大寧碰了碰說,李部長,我們可是相當期待啊!

幾個人邊吃邊聊,話題就自然扯到了《中原風》上面的那兩篇報道來。石磊也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想讓李大寧幫忙

李大寧把手中的酒杯放了下來說,石磊啊,這個事,已經晚了,被動了。

石磊笑笑說,李部長,《中原風》登與不登什麼文章,那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

李大寧說,這要是在平時,根本就算不得個事。可這次不同了,因為第一篇報道見報后,省委書記白中傑就做了指示。

石磊吃驚地問,白中傑批示了?!

李大寧搖了搖頭說,可不是,白中傑挺重視這篇報道。他的批示是:這篇報道很好,抓住了民生的焦點。新聞媒體就要發揮輿論監督的作用,為人民鼓與呼。希望能跟蹤報道,還原事實的真相。另外,這件事無論牽涉到誰失職瀆職,都要一查到底!

石磊放下筷子悵然若失地說,這麼重!

劉大中張大了嘴巴說,就是,怎麼就會批示得這麼重呢!

李大寧說,眼下省里正在傳達中央關於關注民生、以人為本的精神,省委、省政府正在四處抓正反兩方面的典型呢。

石磊睜大雙眼說,李部長,我們西山可不能當這樣的典型啊!誰不知道,我們西山的各項工作一直都排在全省的前列,怎麼能因為小小的一次偶然事故就把我們當典型呢?

劉大中說,就是,就是,我們縣的經濟實力可是全省第五名埃為此,我們石書記付出了多少心血!

李大寧說,對西山,對你石磊我都是十分欣賞的。可這一次,是白中傑從中發現了幹部的一個作風問題。那就是重官輕民,這和中央的要求是背道而馳的。因此,他非常重視。

石磊揉了揉有些發紅的眼睛說,這,不就是小小的一根針嗎?怎麼就成了重官輕民了呢?李部長,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我們該怎麼補救呢?

李大寧說,一次偶然的事件本身不是太大的問題,只不過是一次醫療事故罷了。問題的關鍵不在這裡,而是你們在處理這件事上做的不主動、不積極、不到位。白書記主要是對這些不滿。

石磊若有所思地說,噢,是這樣!

李大寧用筷子夾了一點魚翅放到嘴裡說,石磊,這個事,你不用多說了,我會和《大河風》的老總談的,既要堅決按白中傑書記的批示精神辦,也要客觀地反映出你們西山縣委、縣政府的態度和措施,當然了,還有初步的成效。下一步,就看你的了。

劉大中說,這,這不是要讓我們再處理幾個人嗎?

王國梁說,這還用問,不這樣做,能捂住媒體的嘴?不處理人,李部長就是想幫咱們也找不到切入點啊!

李大寧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是啊,一切盡在不言中。

石磊有些發愣,怎麼會是這樣呢?組織手段怎麼能落到他的頭上呢?!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