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69章 判若兩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69章 判若兩人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7章第六卷虎嘯山川

第470節第469章判若兩人

送走李大寧,石磊就和王國梁、劉大中在酒店裡商量了一會兒。他們覺得現在再去找什麼人,意義已經不大了。白中傑書記的指示在k省,那就是聖旨。現在的關鍵是,必須立即加大處理人的力度,給媒體,也給白中傑一個交待。

說到這裡,石磊的肚子就氣得憋鼓憋鼓的。

這是怎麼了?上一次黑鐵膽抽天價煙、戴天價表的事,網上議得那麼多,白中傑怎麼就沒有批示?後來自已的父親石破天雖然帶隊到西山進行了調查,卻把黑鐵膽查成了「清官」。不得不承認,黑鐵膽的命就是好。

在這一次的b計劃中,他的本意是要讓黑鐵膽那如日中天的威信降低一些,讓他說過的話、表過的態不算數。另外,也讓黑鐵膽的形象在一部分幹部的心目打些折扣。因為通過岳當歸這件事,說明黑鐵膽並不體諒西山縣的科局級幹部。

因為自己的拖延,到目前為止,只有那個主刀醫生一個人受到了處分。現在,媒體不答應,群眾不答應。其實,他們答不答應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關鍵是白中傑不答應啊!

省委書記如果對西山,對他石磊有了什麼不好的印象,那他的政治生命不就完結了嗎?

石磊越想越氣,越想越害怕。

這時,他也顧不得抽什麼「黃金葉」了,而是逮裝九五之尊」一根接一根地吸開了。

過了一會兒,石磊把煙頭一扔狠狠地說,走,回西山去,一個也不放過。

劉大中不知道這「一個也不放過」是什麼意思,可又不便多問,只好一聲不吭地讓司機發動了汽車。

到了西山,石磊立既打電話讓黑鐵膽來見他,兩個人見了面,石磊也顧不得什麼體面不體面了,他對黑鐵膽說,鐵膽啊,事情不妙了。《中原風》這兩篇文章把咱們縣委、政府推到了風口浪尖上,咱們不表態看來是過不去了。

黑鐵膽也沒有想到韓冰找的這個桑紅原來也是一個人物,她的筆力如此厲害,簡直就寸鐵殺人嘛!

見石磊慌了手腳,黑鐵膽就說,石磊啊,俗話說兵來將擋,水來土垵。咱們也不必太過緊張,咱們有什麼錯?賠償已經到位了,那個醫生也已經開除了。在這一點上,咱們的反映和處理還是很到位的。現在讓媒體抓住不放的,無非是咱們對一些官員的處理還不到位。我看這沒有什麼,事情總得有個過程吧。

石磊說,鐵膽啊,你是不知道,這個事,省委白中傑書記已經做了批示。

聽了這話,黑鐵膽也有些吃驚。他的本意是並不想讓事態擴大,他只是想借媒體的力量來讓石磊有些顧忌,從而讓他可以按原來的想法去處理衛生系統的事。現在,白中傑做出了批示,問題就複雜了。

石磊說,現在,咱們必須加大對相關人員的問責力度了。岳當歸自然不必說了,就是你們縣政府那邊,分管縣長這一次怕也得受些委屈了。

分管縣長當然是指江一英了,黑鐵膽想,就是處理誰也不能處理人家江一英啊!在這次事件中,前前後後費心勞神最大的就是江一英。

黑鐵膽笑笑說,石磊啊,現在雖然有了壓力,但咱們的原則不能變。是誰的責任誰來擔,可不能弄冤假案啊!

石磊說,分管縣長不檢討,怕過不了關啊!

黑鐵膽說,這個事,一是一,二是二。我是縣長,如果最後過不了關,就由我來承擔。

黑鐵膽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石磊也不便再說追究江一英的話題了。其實,他心裡很清楚,江一英不僅無過,而且有功。他不過是想讓江一英出來當替罪羊罷了。

黑鐵膽說,石磊啊,那就讓胡大林他們紀委介入吧,立即啟動問責機制。

石磊說,好好,你是縣長,這個事就由你和胡大林牽頭處理吧。

回到縣政府,黑鐵膽就把副縣長兼辦公室室主任張炎元叫來說,炎元啊,關於衛生系統這個事,咱們縣政府是如何做的,前前後後都開了哪些會,提出了哪些意見和建議,特別是江一英縣長自始至終的意見,你們要整理出一份詳細的材料。那些原始的東西一定要保管好。

聽到這裡,張炎元就明白,黑鐵膽這樣安排,是在採取保護江一英的措施。

張炎元就說,好的,黑縣長,這方面的東西很紮實,我們整理一下就行。

黑鐵膽說,好,有一說,有二說二,不用特意去補充什麼。

張炎元說,好的,我明白。

不久,縣紀委的處理意見就出來了。

衛生局局長岳當歸因為失職瀆職被免職;業務副局長張天召行政記大過,留黨查看兩年;縣醫院一把手、二把手也全部被免職。

衛生局的工作暫由常務副局長尚西洋主持。

另外,對那位受害婦女的補償,這一次又追加了5萬元。

在黑鐵膽的建議下,西山縣還召開了一次幹部作風整頓大會,在會上,石磊對各級幹部在學風、工作作風、生活作風等方面提出了明確的要求。石磊還特彆強調,我們**人,我們各級幹部,必須把「三個代表」思想放在心中,落實到行動中,切實把民生、民意當成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最後,石磊還說,不換思想就換人,那些心中沒有群眾的人,就絕對是一個不稱職的幹部。這種人,本事越大,越危險。這種人,能力再強,組織上也堅決不用。

開罷大會後,西山縣就把b計劃的前前後後,特別是目前的整改措施和初步成效,形成了一個詳細的材料,石磊和黑鐵膽一道兒,分別跑到省里、市裡,呈送給相關領導。

當然了,這個時候,桑紅已經浮出水面。西山縣的領導們就同她進行了推心置腹的談話和溝通,主動爭取她的諒解和認同。

石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勉強應付著了媒體的質疑,應付著了省里的問責。

經過此番折騰,石磊再一次覺得,黑鐵膽考慮和處理問題比他厲害。因為這件事後,黑鐵膽的威信不僅沒有減,反而又大大提高了。倒是他石磊自己,因為前後判若兩人,態度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變,反而在幹部中的威信大大減低。更何況,他的威信本來就不高。

在一個縣裡,縣長的威信比書記高,這能是好事,這能叫正常?

石磊不由得又是氣鼓鼓的。

不久,張炎元找黑鐵膽提議說,鐵膽啊,現在太忙了,我有點忙不過來了。你還是讓我把這個辦公室主任的活兒給讓出來吧。

黑鐵膽笑笑說,怎麼,要一心當你的縣太爺了。

張炎元說,哪裡,是真忙不過來。

黑鐵膽說,行,你有沒有接手的人選?

張炎元說,現在的。

黑鐵膽說,噢,誰?

張炎元說,白沙鎮鎮長李士珍啊!

黑鐵膽說,好,李士珍不錯。

過沒多久,李士珍就當上了政府辦公室的主任,而縣醫院的院長任明敏也被提拔為縣衛生局的局長。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