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70章 傻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70章 傻逼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7章第六卷虎嘯山川

第471節第470章傻逼

被石磊稱之為「傻逼事件」的這個事總算過去了,這一段,石磊的心裡可沒少受煎熬。這個事過去了,可以放鬆放鬆了。

石磊沒有食言,白沙鎮文化站長小米在他的關照下,調到了縣文化局,職位是副局長。

白沙鎮上的閑人們就在一起議論說,小米這一次是野雞變成鳳凰了。

讓人不解的是,陳圓圓這個廣電局副局長不僅不吃小米的醋,相反兩個人還走的很近,似乎就是親姐妹。

西山官場上的人,都知道石磊好這口,有些提拔無望的人也就動起了腦筋。

縣統計局的副局長王傑,眼看著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得到提拔重用,心裡痛苦不堪。

他知道縣委書記石磊不愛財去貪色,就想自己的老婆劉柳去貼近石磊,因為,劉柳還是有些姿色的。

沒想到,王傑想了多天,剛對劉柳說起這事,劉柳堅決不同意,並說王傑是神經玻

王傑就勸她,說,這個事,說大也大,說小也小,關鍵是一個思想認識問題。

再說了,那個啥,誰用也是用,又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損失。

劉柳說,你也不想想,我這個年紀的人,人家縣委書記會稀罕?

王傑說,可他就是好這口。商業局長藍花花,都多大了,聽說在石磊那裡就很得寵。你說,她有漂亮嗎?差遠了!

劉柳說,拿我和藍花花比,這不是變態嗎?算了,算了,為了你的升遷,老子我情願豁出去。不過,我是不行了,人老珠黃。

王傑說,要不,讓劉葉上?

劉葉是劉柳的妹妹,那時大學剛畢業,還沒有找到一個理想的工作。

劉柳說,你就不讓你的妹妹上?

王傑說,我不是沒有妹妹嗎,我如果有,我也會去做工作的。

劉柳就搗住王傑的額頭說,你啊,想當官都想瘋了。

王傑說,人在官場上混,誰不想進步?再說了,這個事,其實就是一個解放思想的問題。想通了,啥也不算。

在王傑的多次力勸下,後來,王傑果然把自己的小姨子劉葉介紹給了石磊。

而讓石磊高興的是,這個劉葉還是一個處女。不久,在石磊的關照下,劉葉就成了縣財政局的一名公務員。而王傑也如願以償地當上了縣審計局的局長。

王傑由無職無權的統計局副局長一下子被提拔為審計局的一把手,就連劉柳也根本沒有想到。

現在,妹妹進了財政局,而她卻自己仍在縣剿絲廠上班。她還真有些後悔了,早知道是這樣,還不如自己親自上了。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王傑的妙招還是讓一些人知道了。不過,並沒有誰去取笑他,反而有不少人在羨慕他的成功。

縣地名辦主任白傑早就想調動工作了,他雖然也是一個副科級幹部,卻整天閑著沒事幹。地名辦,能辦個啥事,不能辦事,有誰會尿你那一壺?!

白傑就動員自己的老婆小蘇上,小蘇雖然長得比不得劉葉,但也有些半老徐娘的風韻。

可半年過去了,小蘇早就上了石磊的床,但白傑仍是副科級的地名辦主任。

他一直讓小蘇去催,小蘇說,石書記說了,領導職數太有限,僧多粥少,讓你不要急,再等等。

可白傑等不下去了,因為他已經成了大家的笑柄,稱他是傻逼,賠了夫人又折兵。光戴綠帽子,不見官帽子。

白傑就氣啊,這是啥世道,笑貧不笑娼。如果自己得到了重用,別人就不會嘲笑他了,也會像羨慕王傑一樣地去羨慕他白傑。不就是自己沒有被提拔嗎,現在,他和人家王傑成了鮮明的對比。

又催了幾次,石磊就有些不耐煩了。這個白傑,怎麼能把這種事當成買賣來做呢?!

白傑看事情無望了,就讓老婆小蘇在小皮包里放了一個針孔攝像機,把她和石磊**的場面錄了下來。

第一次小蘇沒有經驗,畫畫是清晰,可是沒錄著石磊的臉。

白傑見石磊趴在自己老婆的身上,瘋狂得很。他簡直有些妒火中燒了。

小蘇又錄了一次,這才把石磊的無恥嘴臉錄了下來。

白傑不僅把這段珍貴的視頻存在了自己的電腦里,而且還存進了優盤,刻成了光碟。

他決定狠狠地敲石磊一筆,你得提拔我白傑啊,你得賠償我老婆的損失吧。如果你不就犯,老子就拿上這視頻去告你。如果有人保護你,老子就把這段視頻傳到網上去,讓你鬼孫身敗名裂。

石磊身邊的女人越多,他對沒有到手的方小芹的**越強烈。

一天他又讓方小芹陪他下鄉,在車上,石磊笑說著,小芹啊,想想這外語,我什麼也記不住,就記住了一句「iloveyou」,卻沒有用的地方。

方小芹早就知道了石磊的心思,她也笑笑說,石書記,總會有地方用的。

下鄉轉了轉,喝了兩場酒,石磊沒暈卻裝作醉得不輕的樣子。

回到鳳凰絲綢大酒店,石磊又讓方小芹在房間里陪他說了一會兒話。在方小芹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石磊突然滿臉通紅地起身一把抱著了方小芹。嘴裡喃喃道:「小芹,小芹,嫁給我吧,我會一輩子模

方小芹沒有想到石磊會來這一手,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她小聲地說:「石書記,你瘋了,你真的是瘋了1

石磊說:「小芹,我就是瘋了。是你讓我瘋狂的。」

石磊就把方小芹壓到了茶几上,右手就伸進了方小芹的毛衣裡面去抓方小芹的胸。因為對方是縣委書記,方小芹也不敢大聲地叫。她就用腳去踢石磊。

這個時候,石磊已經感覺不到了身上的疼痛,他的大腦已經嚴重充血,眼睛都紅了。他一邊抓住方小芹的乳峰,一邊張開嘴巴去親吻方小芹。方小芹就一口咬著了石磊的上嘴唇不鬆口。石磊立馬就順嘴流血。

石磊忍著嘴唇被撕裂的巨痛,把自己的下面掏了出來,方小芹看到一條黑蛇一般的傢伙在她面前耀武揚威地不停抖動,她當即就被嚇傻了。

眼看石磊的霸王硬上弓就要得逞了,方小芹沒辦法,就用手死死地抓住了石磊的那條黑蛇。這一下,石磊感到了鑽心的疼痛。因為兩個人的注意力都轉到了下面,石磊上面那方險些被咬叉的嘴唇才脫離了方小芹的秀口。

雖然疼的厲害,石磊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不大功夫,他居然在方小芹的手裡排了。方小芹的眼淚當時就下來了。她覺得受到了極大的污辱。

下面排了,方小芹也鬆了手。

石磊長出了一口氣說:「小芹啊,我今天是犯渾了,對不起,實在是對不起。都是酒之過,酒之過啊!不過,你也知道,我對你可是真心的。我懇求你答應嫁給我,我一輩子都會摹!

石磊這都三十好幾的人了,還真的沒有成家。在一般女人的眼裡,他絕對是頂級的鑽石王老五。可在方小芹的眼裡,他卻是頂級的臭狗屎。

方小芹現在是淚流滿面,她冷冷地對石磊說:「你不是人,天下的男人就是死光了,我也不會嫁給你。就就死了這條心吧1

方小芹甩門而去,石磊就傻傻地坐在了沙發上抽煙。

石磊也在反思自己這次失敗的原因。他記得阿q對吳媽說「吳媽,我想和你睏覺」,結果被暴打一頓;而徐志摩對陸小曼說「陸,請允許我和你一起起床」,結果抱得美人歸。

石磊覺得,他失敗的原因就在裡面。概括起來講有兩點,一是他像阿q一樣過於性急,沒有做好鋪墊就直奔主題。二是他遠不如人家徐志摩出名。這一點才是關鍵。假如是徐志摩一上去就摟著方小芹,大概方小芹也會半推半就的、羞答答地主動配合。

從此以後,方小芹很少和石磊見面。石磊也再不提學外語的事了,就是在公開場合見了面,方小芹也不再答理他了。

這讓石磊很傷心,方小芹沒有追到手,嘴唇上卻留下了永遠的標記,就像是一個兔唇。

在方小芹那裡,石磊深深地感到自己就是一個大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