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77章 前門與後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77章 前門與後門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78節第477章 前門與後門

郭新傑嘴裡說的比唱的都好聽,但他的內心卻極為酸楚。他正在進一步地搜集袁海平瀆職失職、貪污受賄方面的相關材料。李他查來查去,感到有些沮喪,竟沒有找到任何對他有幫助的東西。莫非這個袁海平真的和鄭培民一樣,是一位不食人間煙火的聖賢。

王國慶私下對郭新傑說:「郭部長,鄭培民書記的愛人楊力求思想境界同樣很高,她為鄭書記把好了後門。你就沒有查一查袁海平愛人林依然的情況。據我的了解,這個女人可不簡單,她表面上比誰都低調,其實她比誰都貪婪。聽說她在幾家公司參股的股金已經快接近一個億了。你想,一個氣象局的副局長,這些錢不憑著丈夫的影響,她哪裡弄得到?」

王國慶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郭新傑只想到了羅海平的「前門」,怎麼就沒有想到他的「後門」呢?羅海平自己守的前門雖然牢固,但由她妻子看的後門出了問題,他羅海平照樣要走麥城。

根據王國慶的提醒,郭新傑果然掌握到了林依然的大量違法違紀事件。

郭新傑退出以後,羅海平自然就成了毫無懸念的副書記候選人。但為了保證推薦的工作的客觀民主,總要再添上一個人,按二比一的比例確定初步人眩

郭新傑就提議王國慶,大家都沒有異議。

王國慶說:「呵呵,領導們提議讓我也算作一個候選人,我要感謝各位領導。雖然我只是一個差額的對象,但仍要感謝大家。」

羅海平也笑了笑說:「王書記,你可不能這麼說,現在咱們倆可是處在同一起跑線上,誰能成為初步的人選,幾率可是一樣的。」

王國慶說:「我知道,從理論上講是這樣的。」

就在省委常委會要進行票決的前夕,羅海平的老婆林依然出事了。而且出的是大事,她被省紀委「雙規」了。

羅海平感到很震驚,林依然的事他竟毫不知情。20多年的夫妻了,林依然在羅海平面前一直保持著大方低調的形象,相夫教子,舉案齊眉。讓羅海平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看似平凡的女人會對金錢有著如此強烈的佔有慾。

他曾在林依然雙規其間過去看過一次。他對林依然說:「依然,你有什麼情況,一定要如實向組織上交待清楚。」

林依然看到丈夫,眼淚就流了下來,他對羅海平說:「海平啊,我對不起你,給你臉上抹黑了。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候,我……」

羅海平淡淡地說:「不要說這些了,唉,咱們倆個都是領導幹部,生活上雖不能和富豪們比,但咱們也不愁吃不愁穿,你這是何苦呢?」

林依然已經哭成了淚人,她幽怨地說:「海平,你是不知道,你一心撲在工作上。現在有很多領導幹部在外面都有生意,如果不趁著在職的時候掙些錢,退休以後,生活怎麼過?」

羅海平替林依然擦了擦淚水說:「你啊,你有什麼想法也不和我說。人的一生,平安就是福,要那麼多錢幹什麼?錢和權一樣,是一把雙刃劍,弄不好是要傷人的。」

林依然的嗓音有些沙啞地說:「我是怕你為我擔心,也怕我萬一出了事會連累你,所以什麼情況也沒有對你說過。」

羅海平說:「你要是同我說了,我就不會讓你去干這些烏七八糟的事,你也就根本不會出事了。現在可好,你必須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林依然的眼中閃出了一絲妒火,她憤憤地說:「海平啊,我這次是中了小人下的套,他們是不想讓你順利提拔為省委副書記才這麼乾的。你要心裡有數1

羅海平輕輕地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說:「你不要多想,把自己的事情說清了,爭取組織上的寬大處理。」

林依然拉著羅海平的手說:「這些天,我不能在家照顧你了,你在工作和生活上要有規律,不要過多地熬夜。」

羅海平說:「沒事,你就放心吧。」

關於林依然的事,省紀委書記李大明專門向省委書記白中傑做了彙報。

白中傑問:「你是說林依然的事情,羅海平真的毫不知情?」

李大明回答說:「沒有一點關係。」

白中傑若有所思、自言自語地說:「看來,羅海平是一個好同志埃可惜,他沒有管好自己的老婆。」

李大明說:「是很遺憾。」

白中傑對李大明說:「李書記,你看是不是哪一天,讓常委們的家屬也集中在一起談談心,說說話,學學習,議一議如何替領導幹部把好『後門』的問題。」

李大明說:「白書記,你的這個想法很不錯。現在有不少黨和國家的高級領導幹部,問題就出在了他們家屬的身上。」

白中傑說:「羅海平雖然和林依然是夫妻關係,但咱們對事不對人。誰的事就是誰的事,如果羅海平的確對林依然的事毫不知情,那就不要再把過多的精力用在對羅海平的糾纏上。」

李大明說:「白書記,這個請你放心,我們是會按原則辦事的,不會帶半點個人的感情與恩怨。」

聽說了羅海平妻子的事,王國慶又到省政府這邊來安慰羅海平。

羅海平說:「王書記,謝謝你能過來看我。我沒事,心態還是很好的。」

王國慶說:「羅老弟,我聽省紀委的同志講,弟妹的事和你沒有一點關係,應該不會影響你競爭省委副書記一職。」

羅海平苦笑了一下說:「王老兄,你看我家裡出了這樣一件醜聞,我還有臉再爭這爭那嗎?接下來,我會全力支持老兄你出任省委副書記一職。」

王國慶搖了搖頭說:「羅省長,你知道,我只是一個湊數的差額對象。我有何德何能,何況我壓根就沒想過這件事。就目前的形勢看,你仍是毫無爭議的人眩」

羅海平說:「現在對我的爭議肯定是很大了,說不定已經是滿城風雨。再說不定,有些人還在傳言我也被『雙規』了哪。」

王國慶說:「這世道,人心難測啊!為什麼不早不晚,恰恰在你即將提拔為省委副書記的關鍵時刻,弟妹就出事了呢?我敢肯定,這件事是郭新傑在操控。雖然現在我手裡還沒有什麼證據。你就不打算舊事重提,把那個孫中良再揪出來,把他郭新傑也捎帶上?」

羅海平仍是苦笑了一下說:「想當初揪孫中良,是為了扼止郭新傑的囂張氣焰,也為了能讓我們倆在競爭中處於同等的地位。可以說,那一次的行動是半公半私。這一次就不同了,如果我現在再抓住孫中良不放,那純屬泄私憤了。這不是我羅海平的性格。更何況,林依然是罪有應得。她這樣做遲早都會出事,早出事比晚出事好,早出事可以減少對社會的更大危害。」

王國慶用手指輕輕地叩叩了茶几說:「我沒有想到,你羅省長的胸懷這麼寬廣,真的是宰相肚裡能撐船,我服了你了。」

羅海平說:「王書記,論胸懷,你同樣不簡單埃我曾經聽說現在的山陽市委書記李大海,當年好像曾對你採取過極為特殊的手段,但你不計前嫌,後來還主動和他修好。」

&

nbsp王國慶說:「作為一名領導幹部,如果把心思都放在個人的恩怨上,那還如何去工作,如何去發展。因此,我覺得,領導幹部要胸懷寬廣,大肚能容。這一點,甚至比才幹更重要。」

羅海平點點頭說:「胸懷比才幹更重要,說的好。」

不久,羅海平就向組織上寫了一份深刻的檢查。他對自己妻子林依然的事情感到極為痛心,對自己這麼多年來沒有發現妻子的異常行為而十分自責,也為自己沒有教育好、管好身邊的人而感到無比愧疚。他請示組織上給他相應的處分,當然他也明確表示退出省委副書記一職的競爭,讓更有德才的人走上更為重要的領導崗位。

羅海平雖然沒有受到組織上的處分,但他退出對省委副書記一職競爭的想法卻得到了肯定。

不久,k省就將王國慶作為省委副書記的初步人選上報給了中組部。前後不過一個月,k省的報告就得到了中組部的審批。當汪大洋退下來的時候,王國慶就正式被任命為k省的省委副書記。

王國慶在成功上位省委副書記的幕前幕後的活動中,可以說是妙算連連,高招迭出。

就連能熟練運用讀心術與謀勢學的黑鐵膽怕也難猜得其中的微妙。這一次王國慶的精心運作,怕是比最驚悚的偵探小說還要驚悚。

nul

,希望大家可以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