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78章 候鳥經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78章 候鳥經濟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79節第478章 候鳥經濟

2006年的年底,在年末的全市經濟觀摩活動中,西山縣的工作走在了前列。縣委書記石磊、縣長黑鐵膽很可能在不久的將來,都會得到重用。

在這次的全市觀摩活動中,西山縣在引進項目這一領域,整個山陽無人能敵。除了台泥集團那個投資10個億的水泥項目已經建成投產外,西山縣還從江蘇、浙江、福建、廣東等地引進了一大批項目。

按照黑鐵膽的說法,這些投資項目的科技含量雖然都不是太高,老闆們看中的是西山縣豐富的礦產資源、充足的電力資源以及廉價的勞動力資源。但這些項目能在西山縣落地生根,也必將為西山縣下一步的發展產生極大的拉動作用。

這些產業基本上都是長三角、珠三角地區在產業結構調整中需要外遷的項目,k省作為承接沿海發達地區產業梯度轉移的緩衝地帶,他們也只能選擇那些投資較大、產業帶動力較強、污染相對較小的項目。像k省這樣的中西部地區,在項目的引進上還不能挑肥揀瘦。只要不是污染太大的項目,只要能達到一定的投資規模,他們都歡迎。

在全國各地都在大力招商引資的熱潮中,沿海發達地區的企業在中西部投資辦廠,大多是「候鳥經濟」。哪個地方的資源豐富,哪個地方的政策優厚,他們就飛往那裡去。一旦這個地方的資源枯竭,或主要領導走馬換將,這些候鳥就會展翅飛往他鄉。

為了引來並留住這些候鳥,西山縣就把品位最好的礦山留給了外來的老闆,除了常規的優惠政策外,黑鐵膽還真心實意地和外地的老闆交朋友,靠打感情牌來感動外地的老闆們。

通過2006年的全民招商,西山縣共引進外地投資項目一百多個,其中投資在1億元以上的十幾家,加上原來的白沙老酒、鳳凰絲綢、西山鋼鐵、天天旅遊、木蘭集團一共達到18家。這些總投資都在億元以上的企業,人稱是「十八羅漢」。圍繞這18家企業,又聚集了一大片中小企業。這些大大小小的項目大體上形成了三個產業集群。

一是以「鳳凰絲綢」為龍頭,形成了一個蠶絲綢產業集群。預計到2007年,這一產業的年產值將突破50億元。

二是以長鳳鈣業和鳳凰水泥為龍頭,形成涵蓋碳酸鈣粉體生產、石材加工、新型水泥生產為一體的礦產建材產業集群。一個以資源為基儲以產業為支撐、以合作促發展的產業發展戰略正在西山縣迅速開始實施。計劃至2007年,整個礦產建材產業集群,年產值可突破100億元。

三是以白沙集團與木蘭集團為龍頭,形成的農富產品加工產業集群,到2007年,年產值可突破150億元。

西山縣的大理石、花崗岩、水泥灰岩、白雲石的地質儲量都相當豐富。特別是用以生產鈣粉的方解石的儲量和品位在整個中國都不多見。曾有專家坦言,未來幾年西山縣的鈣粉可稱「天下第一鈣」,成為中國北方重鈣生產基地。據測算,西山縣擁有可加工生產鈣粉的方解石儲量5億噸,資源十分豐富。但西山縣原來這礦山開採方面一直是散亂無序,黑鐵膽當年擔任常務副縣長時,他分管的第一項工作就是礦山的集中整治。

西山縣通過不斷引導、幫助企業橫向聯合,優化資源配置,提高市場競爭力,逐步建立了「統一開採、集中加工、規模經營」的生產模式。

一方面,通過兼并重組、股份合作等方式,把250多家「散、孝零、亂、差」的無證、非法礦山企業,組建成固定資產投資在2000萬元以上、年產值在3000萬元以上企業28家。這28家礦山企業,西山百姓稱之為「二十八宿」。有效解決了過去大小企業爭原料,壓級壓價,無序競爭的混亂局面。

另一方面,通過招商引資,做大產業。僅2006年一年,共引進省外資金13億元,入駐企業15家。特別是由福建老闆司馬長風投資8億元興建的10條生產線、年產200萬噸重質碳酸生產項目,對於西山縣堅持走集約化、規模化、產業化的道路,提供了有力的支撐。

為了能把司馬長風這個大老闆引到西山來,黑鐵膽他們可沒有少費勁。

司馬長風是福建石獅的一名民營企業家,他從事鈣業加工已經20多年了。他在中國的兩大鈣業生產基地——浙江衢州和安徽河池都建有工廠。黑鐵膽是在安徽河池市青陽縣的九華山旅遊時,意外發現青陽縣的鈣粉加工業已經遠遠走到了西山縣的前面。他就放棄了登臨九華山的原定計劃,而是深入到青陽縣的眾多礦山加工企業進行考察。

在這裡,他被當地最大的一加鈣粉加工企業——「長風鈣業」所吸引。這裡的生產線很先進,管理也相當規範。經過打聽,才知道企業的老闆並不是安徽人,而是福建人,名叫司馬長風。他決定馬上就去拜訪這位大老闆,可惜這幾天司馬長風到歐洲去考察了。

從九華山回到西山後,黑鐵膽多次和司馬長風聯繫,但效果都不理解。司馬長風並沒有到k省投資的打算,對於黑鐵膽的熱情邀請,對方每一次都婉言謝絕了。後來,司馬長風一看是k省的號碼乾脆就不接了。

經過多方打聽,黑鐵膽得知,這個司馬長風是一個大孝子。他的父親在一次出海捕魚時遇到了颱風,不幸遇難。那一年,他才9歲。從此,母親和他相依為命,在清苦的日子中一天天將他拉扯成人。現在,司馬長風的母親已經70多歲了,依然住在石獅鄉下的老宅內。司馬長風專門在福州市給母親買了一套大房子,但好說歹說,母親就是不去祝鄉下的老人,又有幾個願意背井離鄉到大城市去居住呢?

司馬長風也想天天陪在母親身邊,可他人在商海,身不由己埃他和母親之間總是聚少離多,相見時難,這讓他感到很無奈。他原來給自己定下了一個規矩,那就是無論他再忙,每年也必須至少回去和老娘團聚三次——一次是春節,一次是母親的生日,一次是父親的忌日。

當他的生意還沒有衝出福建時,他的這一願望還基本上能夠實現。可隨著事業的日漸發達,天南海北、國內國外都有了他的生意,他就漸漸身不由己了。為了表達自己的愧疚,他每一次回家,都要給母親洗一次腳,叩一個頭。

在掌握這些情況后,黑鐵膽決定從接近老太太開始,來拉近和司馬長風的感情距離。

在黑鐵膽的招商辭典中,這叫以情招商。

nul

,希望大家可以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