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79章 四大天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79章 四大天王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80節第479章 四大天王

在黑鐵膽看來,司馬長風的老母親最不稀罕的應該是錢,最缺乏的應當是親情。到福建去,給老太太捎些什麼禮物呢?黑鐵膽想來想想去,還真沒有合適的東西。

一個星期天,黑鐵膽陪著韓冰在山陽市花鳥市場閑逛時,有一個巧嘴角的八哥引起了黑鐵膽的興趣。這隻八哥能非常逼真地摹擬出「恭喜發財」、「長命百歲」等人語。而且音質還是小朋友的童音,聽起來既悅耳又喜慶。

黑鐵膽問:「聰聰,你看這隻八哥怎麼樣?」

韓冰說:「不錯,字正腔圓埃」

黑鐵膽又問:「依你看,老太太們會喜歡聽嗎?」

韓冰說:「當然會喜歡,它的話說得這樣喜慶。對了,八哥和誰呆的時間長了,還會學會誰說話,你想,老太太們由它陪伴,應當是很不錯的啊1

生意人都很精明,賣主一看黑鐵膽夫妻兩人的穿著和氣度,便斷定今天是遇到有錢人了。當黑鐵膽訊問這隻八哥的價格時,賣主顯得既親切又實在。他說:「這隻八哥是難得一遇的巧口,昨天下午,有人掏了一千伍,我沒有賣。今天你來的早,我還沒有發市。你就拿一千塊錢吧,算給我發發市。」

雙方推讓了幾個回合,最後以六百元的價格成交。

在回去的路上,韓冰問:「今天這是怎麼了,我的縣長大人有心玩鳥了?」

黑鐵膽說:「我現在可沒有這種福氣,我準備送給一個女士。」

韓冰問:「噢?你還有一位女士?是誰這麼有福氣啊?」

黑鐵膽說:「這是一位資深的僑鄉美女,今年已經76歲了。」

韓冰不禁笑了起來:「你這個黑鐵膽啊,已經是資深縣長了,還沒個正形。」

黑鐵膽說:「在資深的老婆面前,我永遠也沒有正形。」

這一年的春夏之交,黑鐵膽就帶上白明元、張炎元、戚敬文、張大彪等幾個人,對了,還有一隻鳥,到福建去了。他們這一次是拋開司馬長風,直接去看望司馬老太太。

張大彪這次一道兒出行,是黑鐵膽特意安排的。一是這次外出是為了招商,而張大彪又是整個山陽地區大名鼎鼎的天天集團的董事長。一塊兒出去,也可以讓張大彪這個老總進一步開拓一下視野。二是張大彪剛提了一部8座的賓士商務車,大家出去坐一輛車方便。

因此,黑鐵膽就徵用了張大彪以及張大彪的賓士車。司機呢,仍是黑鐵膽的司機豹子。

因為商務車可以多坐幾個人,因此,黑鐵膽的秘書方致遠也一道兒出行了。

黑鐵膽原來的秘書是鄧玉傑,在不久前的一次幹部調整中,在黑鐵膽的努力下,鄧玉傑下到鄉鎮當了鄉長。政府辦的秘書科副科長方致遠就做了黑鐵膽的秘書。

在路上,張大彪對黑鐵膽說,老大,我已經決定改個名字了?

黑鐵膽問,是嗎?改什麼么?為什麼?

張大彪說,我們集團在你的建議下改名為天天集團,我雖然是集團的董事長,但幕後的兩大老闆分別是杜天堂和王天虎,他們都是天字輩的。還有我們的那個股東,青河縣的王鐵林大師,這兩年國家對所謂的氣功大師們展開了治理,王鐵林就改名為王天林。如此以來,他也成了天字輩的人。因此,我決定改名為張天彪。自此以後,我們天天集團里就有了四大天王。

黑鐵膽小聲念叨著,杜天堂、王天虎、張天彪、王天林,天天集團,四大天王,有意思。對了,彪子啊,我發現你們兄弟有改名字的癖好埃你弟弟張黑虎不是就改作張笑林了嗎?還有你妹妹張紅霞,不是也改成張小玉了嗎?

張天彪,不,應當是張天彪笑笑說,彼此彼此,你不是也把黑鐵蛋改成黑鐵膽了嗎?

黑鐵膽笑笑說,好,恭祝張總喜改新名。

來到晉江、石獅一帶,黑鐵膽一行就感到了閩南地區強烈的發展氣勢。在這裡,最讓黑鐵膽感興趣的有兩項。一是晉江地區的品牌多如牛毛,二是閩南人身上特有的精神氣質。

晉江只是一個縣級市,但很多方面已經超出了山陽這個地級市。改革開放以來,晉江經濟一直保持高速增長的發展態勢,年均增長率達26.16%。從綜合實力看,1991年首次評尋全國百強縣」時,晉江名列第55位;1994年,躍居第15位;自2000年開始,又躍升第10位,進入「全國十強縣」行列。

改革開放這些年,民營經濟快速發展的福建晉江經濟總量增大405倍,從昔日小工廠、小作坊發展出如今238家產值上億元的規模企業集群,培育了81個中國馳名商標,11家上市公司打造了證券市嘲晉江板塊」的雛形。有專家認為,這四組數據折射出晉江量升質提的發展之路。

黑鐵膽感興趣的不是晉江的財富,而是這裡四處林立的知名品牌,晉江的發展正是得益於這裡的品牌力量。他在思索的是,在這樣一個不到1000平方公里的縣級市,為會么會誕生如此多的知名品牌,會成為中國的品牌之都。

晉江市歷經20多年改革開放,已經成為擁有最多國家級品牌的縣級市,先後獲中國馳名商標81枚、中國名牌產品21項、國家免檢產品76項。

一下子,你還真記不註記不全。

僅服裝行業,這裡就有柒牌、勁霸、威鹿、七匹狼、利郎、九牧王、愛都、浩沙、羅日雅、七彩狐、東方駱駝、大贏家、瑪萊特、拼牌、紅孩兒、金豪雀、雷馬、卡賓、旗都、凱門鍔、貴人鳥等20幾家聞名全國的品牌。黑鐵膽平時對服裝沒有研究,多數的衣服都是妻子韓冰給他買的。不過,他也記住了幾個牌子。現在到晉江一看,才發現原來自己穿過的很多衣服都是這裡生產的。

在以運動鞋為代表的運動領域,這裡同樣誕生了幾十個知名品牌。這一現現象,讓黑鐵膽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這些品牌,很多黑鐵膽他們原來也聽到過,比如:安踏、匹克、鴻星爾克、德爾惠、三六一度、特步、愛樂、金萊克、貴人鳥、名樂、喬丹、康踏、露友、寰球亞禮得、美克、cba雷速、喜得龍、奈步、金蘋果、恩東、步之霸、奇安達、飛克、啄木鳥、名足、喜得狼、愛司旗、帝星、助樂、名志、福時來、龍之步、鱷萊特、賽琪、尊貴。

其它還有食品當中的金冠、雅客、蠟筆小新、福馬、喜多多、盼盼、林錦記、親親、品客等,紙業當中的恆安集團等。

和晉江這樣一個縣級市比起來,黑鐵膽感到西山縣發展的壓力很大,但發展的空間也同樣巨大。這麼多企業擁擠在這樣一塊小小的土地上,到一定的時候,晉江市必定會「騰籠換鳥」,一些勞動密集型企業完全可以遷移到像西山縣這樣的中西部地區去。

在晉江,黑鐵膽白天到企業及批發市場去調研,晚上則在賓館的房門裡閱讀相關的材料。

黑鐵膽想,晉江一個小小的縣級市擁有如此多的知名品牌,讓人看了眼花繚亂。如果要像張天彪他們硬要拼出一個四大天王的話,也許七匹狼、九牧王、勁霸和安踏的知名度會稍稍靠前一些。

黑鐵膽想,晉江這裡的品牌實在是太多了,如果能有一家或幾家企業到西山去投資辦廠,那西山的明天就會更加輝煌了。

在黑

鐵膽的眼裡,安踏的發展就是「晉江模式」的典型代表。

上世紀90年代初,晉江陳埭鎮的農民丁和木變賣了家裡一切可以換來錢的東西,在族親的資助下成立了自己的製鞋作坊,依靠承接國外訂單獲取利潤。在陳埭鎮,類似於丁家這樣的作坊數不勝數。1994年,丁家次子丁志忠迎娶了丁幼錦,岳父丁思忍以註冊地在香港的安踏公司為名,出資490萬元在晉江創辦安踏福建公司。至此,丁家的作坊有了真正的品牌名與廠名。「安踏」的意思就是希望丁志忠能夠安安心心、踏踏實實地發展企業。丁家人如其他晉江人一樣吃苦耐勞、勤勤懇懇,但即使這樣,到了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安踏也僅僅是陳埭千萬家製鞋作坊中不起眼的一家。

1999年,安踏用上年利潤的1/5聘請了當時最著名的運動員孔令輝作為產品代言人,其餘的利潤則全部用在為央視支付廣告費上。第二年,原本只有千萬元級收入的安踏年收入即突破億元,此後六年間這個數字不斷增長。2006年安踏的年收入已經達到了40億元,成為晉江乃至全國最大的運動鞋生產企業。

安踏的成功讓其他的製鞋作坊看到了一個值得學習的榜樣,於是,一大批晉江運動鞋品牌迅速接連誕生,這些後來者亦步亦趨地模仿安踏在此前所做的一切。在他們眼中,品牌=明星代言人+央視廣告轟炸+渠道擴張,見效最快的打品牌方式就是請明星代言,同時通過密集的全國性媒體平台進行廣告投放,輔以渠道的不斷增加和下沉。

似乎就在一夜之間,晉江的運動鞋品牌從零走向了過剩,原本幫助企業形成區隔的品牌迅速演化為了一場激烈的同質化競爭,大多數人根本分不清誰是誰的代言人,而這個品牌與那個品牌之間又有什麼區別。他們能朦朧感受到的,似乎只是廣告的疏密和渠道的多寡,於是,更多廣告、更多渠道就成為了晉江企業品牌競爭的主要手段。

高峰時期,從晉江泉州機場到市區的路上,每隔10米就有一張不同明星代言的廣告牌,成為了晉江的獨特一景;由於晉江企業與央視體育頻道極其密集的合作,體育頻道因此被戲稱為「晉江頻道」;渠道更是晉江企業的優勢,早在名聲大噪之前,安踏就已經佔據了幾乎國內所有二三線城市的黃金商業街的最佳地段,三六一度、特步、勁霸、七匹狼等企業也在終端規模上位列全國企業前列。

從實踐經驗來看,一個行業的前幾名品牌往往加起來就佔據了大部分市場份額,其他小品牌就只能依靠市場細分和差異化來謀得一席之地,但晉江卻一下子湧現出了如此眾多但差異甚少的品牌。一方面,中國市場的容量和深度給了它們生存的空間,那時候全國企業的品牌意識普遍比較淡薄,而當時的晉江市政府也富於前瞻性地做了一把品牌推手,它通過高額懸賞等非常規手段來鼓勵晉江企業創立名優品牌,有些品牌意識本來不強的企業發現,不論能否帶動銷售,高額獎金本身也能夠彌補一部分品牌投入,那麼又何樂而不為呢?

早在晉江的運動鞋品牌崛起之前,李寧就已經牢牢佔據了中國第一體育品牌的位置,阿迪達斯和耐克兩大全球體育巨頭經過多年耐心的耕耘,也開始分享迅速增長的中國體育市常無論它們中的哪一個都比安踏擁有更強大和成熟的品牌,這種品牌上的優勢一直保持到今天,無論是明星代言還是廣告投放,它們都有能力比安踏做得更好。安踏的品牌優勢只是相對於身後當初那些全然沒有品牌的企業而言的,但安踏卻表現出了比阿迪達斯、耐克和李寧更加快速的成長態勢,甚至在銷售量上都已經開始威脅李寧的領先地位。

安踏搶奪的其實並不是阿迪達斯和耐克所佔據的那塊金字塔頂端的市場,它的產品定位瞄準的是中國廣袤的二三線城市市場,實際上,安踏並不認為自己在和阿迪達斯、耐克直接競爭,與其說是品牌,還不如說是更為主流的市場定位讓晉江運動鞋跑得如此之快。

有人說,晉江的品牌已經過剩了。而在西山縣,除了白沙集團與鳳凰絲綢有自己的品牌外,其它的似乎都很不盡人意。想到這裡,黑鐵膽就感到有些臉紅。

nul

,希望大家可以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