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83章 舉重若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83章 舉重若輕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84節第483章 舉重若輕

幾個人喝了一會兒茶,黑鐵膽問:「丁總,你說你現在每天還要工作10個小時?」

丁志忠說:「目前還不低於10個小時。」

黑鐵膽說:「時間有點長了。」

丁志忠說:「噢?前幾年,我每天可是要干十五、六個小時的。」

黑鐵膽說:「你現在是中國運動旅遊鞋的龍頭老大,從2001年到去年已經連續五年穩居全國銷售的第一名。這說明到目前為止,你所採取的戰略和戰術都是成功的。但以後的競爭為更加激烈,你現在要做的不是事無巨細地參與到具體的工作中,而是要跳出來,專註於企業發展戰略的思考,其它的工作可以交給更專業的人氏。」

丁志忠說:「黑縣長,你說的好。這正是我目前感到困惑的地方。」

黑鐵膽說:「在做人與做事的輕與重方面,我有一些體會,可能很不全面,也不透徹,請丁總指正。」

丁志忠說:「黑縣長,說來聽聽,我很喜歡聽你講的話。」

黑鐵膽但講了講他對人生輕與重的一些思考。

在做人、做事如何處理輕重方面,我有一些體會。我總認為,做人和做事,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說到底是一會事。在人的成長和奮鬥歷程中,有三個輕重的層次。

一是舉輕若重。這是入門階段,在職場上是藍領階層,在部隊中是校尉和士兵,重的是執行力。此之時也,人微而言輕。需要處處事事小心謹慎,如履薄冰。且不可好大喜功,拈輕怕重,紙上談兵。要以獅子捕兔用盡全力的精神,認真地對待每一件小事,只有小事做成了,才有干大事的機會。此時要牢記,「細節決定成敗」,「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位卑未敢忘憂國」。

二是輕重自若。這是登堂階段,在職場上是白領階層,在部隊中是將軍,重的是協調力。此之時也,已是中層和中堅,權力不小,責任更大,舉足輕重。要學會「彈鋼琴」,分清輕重緩急,善於抓重點,重點抓。協調各方,激發上上下下的積極性,有效地推進各項工作的落實。

三是舉重若輕。這是入室階段,在職場上是金領階層,在部隊中是統帥,重的是決斷力。此之時也,一言九鼎,需要統攬全局,高瞻遠矚。且不可事無巨細,親歷親為。重在把方向,做決策。只有從具體的事務中跳出來,才能舉重若輕,遊刃有餘。這是做事的最高境界。

知輕重,是成熟的表現。行輕重,是成功的標誌。

黑鐵膽說罷,丁志忠尚在思索品位的時候。張天彪就搶先說道:「黑縣長,你說得太好了,高屋建瓴,綱舉目張。一下子讓我有了撥開烏雲見青天的感覺。」

丁志忠說:「這位張先生說的不錯,黑縣長這一番話讓我很受啟發。」

黑鐵膽笑了笑說:「我是想到哪兒說到哪兒,班門弄斧了。見笑,見笑1

丁志忠很誠懇地說:「黑縣長,你的這些話將對我們安踏產生很大的作用,謝謝你了1

黑鐵膽說:「丁總,安踏在很多方面已經做到了極致,我雖然不是商人,但從中同樣受到了很多啟發和幫助。」

張天彪對丁志忠說,丁總,我們黑縣長這是謙虛,他早些年可是我們當地大名鼎鼎的白沙集團的董事長。

丁志忠有些吃驚地問,白沙集團,是生產白沙老酒的那個?

張天彪說,不錯。

丁志忠說,白沙鑽、白沙王和白沙后,前幾年我們這裡還有賣。這兩年不見了,不知是怎麼回事。

張天彪說,黑縣長離開了白沙集團,白沙集團的效益就逐年下滑。

白明遠說,是啊,黑縣長從了政,造福了西山,卻影響了白沙,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丁志忠伸出大拇指說,黑縣長,厲害,厲害啊!

黑鐵膽說,丁總,我看你們安踏的戰略和戰術,那才叫厲害。

比如對於安踏這個品牌的詮釋,就讓人耳目一新。安踏不僅是標誌,而是比標誌更具意義和聯想。安,安心創業。踏,踏實做人。安踏品牌是用一種客觀的、直接的文字,陳述著它持久不變的品牌根源。安踏品牌的精神已超越國家和文化的界限,將「超越自我的體育精神」融入到每個人的生活。安心創業,踏實做人。正是「安踏」名字的來源。

更妙的是「anta」是中文「安踏」的英文名,在希臘語中的意思是「大地之母」。體現出安踏無比的胸懷和對世界與人類的奉獻精神。希臘是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發源地,選擇「anta」具有極為深刻的含義,它喻指安踏品牌所奉行的奧運精神和產品的運動性,它涵蓋了安踏的文化和靈魂,以及現代體育精神。「安踏」品牌應用「anta」的英文名,表明安踏品牌是一個國際化、民族化的專業體育用品品牌。同時也反應出安踏人不斷創新、敢於拼搏、挑戰自我的精神,表達了安踏企業決心要做民族的「安踏」,百年的「安踏」和世界的「安踏」。

黑鐵膽欣賞道:「安踏,兩個小小的漢字,卻被你們賦予如此豐厚的文化內涵,不簡單,不簡單啊1

丁志忠說:「我們也是在不斷地完善,不斷地修訂。一開始,可沒有想這麼多。」

客觀地講,這個時候的丁志忠並不是一個捨得放權的人。但到後來,丁志忠已經把放權作為公司的一項制度進行建設。

從2006年以後,安踏每個事業部的總監均獲得授權,不必事事向丁志忠請示彙報。

推崇新管理方式后,丁志忠也將自己從公司事務中解放了出來,據說現在他在公司每天只簽署不到5份文件,每個月只參加3個內部會議。他將大量時間用於吸收有效信息,與公司員工進行交流,並且清醒地思考公司的戰略問題。當然這已經是2006年以後的事情了。

不知不覺,茶葉已經換了四、五次了,整敕一個上午都在愉快的談話中過去了。

這個時候,黑鐵膽和丁志忠幾乎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了。

中午在一起吃飯的時候,黑鐵膽問:「丁總,你現在已經處在了企業品牌的打造和提升時期,對於一些成品、半成品的加工廠,能不能辦到我們西山縣呢?」

丁志忠說:「黑縣長,一個鞋廠,看似簡單,但也需要相應的配套產品支持。現在不少內地的政府和廠家都到我們這裡招商,但你也看到了,我們這個地方,有集鞋材批發零售、儲運、鞋機展銷為一體的超大市場,在這裡,大至製鞋的機械設備,小到鞋釘鞋扣,只要是製鞋業需要的,應有盡有,無一不備。因此,單獨把一家鞋廠建到內地去,成本太高了。」

黑鐵膽感慨道:「這就是產為業集群的力量啊!低端、中端、高端的產品必須成龍配套才行。」

黑鐵膽嘴上沒有說,但心裡卻在想,看來想請這裡的服裝、鞋類企業到西山去是不大可能了。這次前來,還是需要聚集在鋼鐵鑄造及鈣業建材上來。

丁志忠說:「黑縣長,不過我可以向你做個保證,如果我們安踏在中原地區建分廠,我們就首選咱們西山縣。」

黑鐵膽說:「好,好,一言為定1

黑鐵膽一行回到賓館后,張炎元對白明遠、戚獲文他們說:「咱們黑縣長真是厲害,他用烈酒交下了丁副書記這個朋友,用談話交下了丁志忠這個朋友,我這次是太受教益了。」

白明遠說:「是啊,是啊,咱們黑縣長就是與眾不同。」

黑鐵膽微微一笑說:「咱們出來招商的,那是配角,人家才是主角。到什麼山唱什麼歌,只要讓對方高興,咱自己好說。」

張天彪說:「鐵膽縣長為了咱們西山縣的發展說了多少話,喝了多少酒,太委屈了。」

黑鐵膽說:「委屈倒說不上,咱只不過是順著人家來而已。丁書記好酒,咱就陪他干。丁總愛思考,咱就陪他說。如此而已。」

進到房間,巧嘴八哥又大聲地說道:「你好你好!恭喜發財!長命百歲1

一見到這隻八哥,黑鐵膽不由得笑了。他對大家說:「咱們明天要打起精神,到石獅去看望司馬老太太,這才是我們此行的重點。」

nul

\\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