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88章 慶功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88章 慶功宴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89節第488章 慶功宴

黑鐵膽覺得自己的這次南方之行,收穫頗豐。首先,他開闊了視野,思想觀念得到了進一步的更新。其次,他結交了幾位朋友。這裡面有晉江市委的丁副書記,安踏集團的老總丁志忠,力寶集團的李文武等人,當然還有「長風鈣業」的司馬長風。其三,有望引進幾個大型的工業項目。比如,司馬長風在電話中已經明確表示,他近期就會到西山考察,如果可行,他今年就會在西山上馬一個大型的碳酸鈣生產項目,投資不低於5個億。而力寶集團的李方形也對西山的礦產資源很感興趣。至於安踏能不能在西山建立分廠,尚需一定的條件。但這一切,已經足夠了。

大家福建回西山的路上,戚敬文對張炎元說:「炎元啊,這一次出來,我對咱們黑縣長又有了新的看法,有些崇拜他了。你看,他用拼酒拿下了丁副書記,用聊天拿下了丁志忠,用感情拿下了司馬長風,一般人誰能做的到?」

張炎元說:「戚縣長,對於咱們鐵膽黑縣長的水平,我早就佩服得很。這一次一同南下,更讓我加深了對什麼才是現代領導者的理解。」

他們回到西山不久,司馬長風就帶上幾個技術人員來做實地考察了。他見到黑鐵膽也不稱呼什麼黑縣長了,而是開口閉口地喊黑老弟,他和黑鐵膽之間儼然已經成了過心的弟兄了。

很快,「長風鈣業」就在西山開工建廠了。在年底以前,總投資8億元、年產200萬噸重質碳酸生產項目就建成投產了。

在全市的經濟觀摩活動中,很多縣裡的領導對西山縣近兩年的招商成果無不交口稱讚。

黑鐵膽也不保留自己在招商引資工作中的體會,他就說,咱們是中原欠發達地區,招商只能立足本地的資源。不依託這一點,招商就成了一句空話。在資源方面,要捨得,要敢於讓外地客商拿大頭。在資源優勢相當或不足的時候,就要打感情牌,和老闆們多聯繫,多交心,最終成為要好的朋友。如果成朋友了,事情就好辦了。士為知己者死嘛。

白河縣委書記王國棟說:「鐵膽啊,你說的這些並不神秘,但一個縣要全力以赴地抓好落實就不容易了。」

在市委、市政府舉行的迎新春酒會上,白河縣委書記王國棟悄悄地把黑鐵膽拉到一旁說:「鐵膽老弟,白河縣和西山縣那是鄰居關係,咱們可要攜起手埃以後有什麼合適的項目,介紹幾個給老兄嘛。咱倆是啥關係,西山和白河是啥關係,項目擺到啊兒不一樣,肉爛了還在鍋里啊1

黑鐵膽拍拍了王國棟的手說:「老兄啊,放心,放心!你指哪我打哪1

王國棟說:「怎麼,也想和你老哥打官腔?在我面前,行不通1

黑鐵膽說:「老兄你是誰,我能不知道?不敢不敢。」

兩個人就笑呵呵地一同走進了宴會廳。裡面就有人在喊:「大家都在吃酒哩,王書記和黑縣長卻出去開小會了,你們說該咋辦?」

「罰酒,罰酒1

夜裡回到家時,黑鐵膽已經醉意了。他抱起小小的吳克山說:「兒子,讓爸爸親親。」

韓冰聞到了黑鐵膽身上的酒氣,她就嗔怪道:「蛋蛋啊,又喝多了。」

黑鐵膽說:「沒事,高興,高興啊!今年俺們西山縣的工資發的很及時,我可以好好地在家過一個春節了。陪陪兒子,陪陪老婆。」

這時候,韓冰的手機響了。她小聲地對黑鐵膽說:「是爸爸1

韓冰接通了電話說:「爸爸1

韓華華問:「冰冰,鐵膽在家沒有,怎麼手機也關了?」

韓冰回頭問:「鐵膽,爸爸找你呢,你手機怎麼關了?」

黑鐵膽這才想起,在今天下午的新春團拜會上,當市委李大海書記講話時,他將手機關掉了。會議結束以後,大家徑直到了山陽賓館,飯菜幾乎還沒有吃,各縣和書記縣長們就開始拼酒了,黑鐵膽就忘了開手機。

聽韓冰這麼一說,他忙打開手機,一看提示,從下午到現在,共有88個未接電話。

黑鐵膽從韓冰手裡接過手機說:「爸1

韓華華說:「鐵膽啊,不知道你聽說沒有,有人將你的一些情況反映到省紀檢會了。省紀委的李大明很重視,很快就會派一個調查組到西山去。」

黑鐵膽有些震驚,他不知道自己會有什麼事情被人舉報。他在電話中問:「爸,我沒有啥事啊,是誰在舉報呢?」

韓華華說:「是誰還不清楚,你就不知道平時誰和你有過節?」

黑鐵膽想了想說:「沒有人啊,無論是在工作還是在生活上,近期真的沒有得罪過誰埃」

韓華華說:「鐵膽啊,你不用慌,你的情況我還是了解的。你是一個好官,你也經得起組織上的調查,我估計是有人想借你來整我。」

黑鐵膽問:「爸,具體舉報的是啥內容,你知不知道?」

韓華華說:「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反映你為親屬謀私利,還有違規新上項目的事。」

黑鐵膽說:「噢,是這樣。」他想到了黑鐵柱與黑鐵梅,想到了他們正在經營的天天茗茶和木蘭集團。

黑鐵膽就對韓華華說:「爸,這些事情是有人在搗鬼,不過我不怕,我都能說清楚。」

韓華華說:「這就好,我相信你。誰來查你也不用慌,只管實事求是地說,其它的工作我來做。」

黑鐵膽說:「爸,讓您為我操心了。」

韓冰在一旁有些緊張地問:「蛋蛋啊,怎麼有人舉報?嚴重不嚴重?」

黑鐵膽笑了笑說:「冰冰,你放心,你能不了解自己的丈夫,咱身正不怕影子歪。」

韓冰長出了一口氣說:「這就好,這就好。」

黑鐵膽嘴上這麼說,但他心裡明白,這個春節是沒有辦法安安生生地過了。

他不覺產生出一種悲憤的情緒,你只要想干一些好事、實事、大事,就一定會有人出來壞事、戳事、鬧事。誰都知道這不正常,但又都認為這很正常。

nu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