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90章 石磊更名為日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90章 石磊更名為日晶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91節第490章 石磊更名為日晶

石磊差點強暴方小芹的那天晚上,方小芹出來后就想去報案,可對方是縣委書記,她去報案,不僅不會傷到石磊的一根毫毛,相反還會被誣陷為引誘或栽贓縣委書記。

方小芹就把臉蒙進枕巾里,哭了一夜。

越哭,她越想黑鐵膽。如果是黑鐵膽對她有表示,她會毫不猶豫地答應。

第二天集團開會的時候,總經理任明霞見一向精神而又活潑的方小芹變得相當落寞,眼睛紅紅的,一言不發。任明霞就知道,方小芹這一定是有事,有大事了。

開罷會,任明霞把方小芹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任明霞房門一關,給方小芹泡了一杯「天綠」問道,小芹啊,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

面對任明霞這位仍為關心自己的老大姐,方小芹再也忍不住了,她一下子就抽泣開來,兩個肩膀不停地抖動著。

任明霞把紙巾遞給了方小芹說,小芹啊,有啥事,你給大姐說,大姐給你作主。

方小芹哭了一陣,才斷斷續續地說出了事情的原委。

任明霞一聽,臉色就變了,這個石磊也太不像話了。你身邊有那麼多自願獻身的賤女人,你為什麼還要欺侮方小芹呢?可對方是縣委書記,她任明霞又如何能為方小芹作主呢?

對這個石磊,任明霞也沒有什麼好感。記得有一次石磊還笑嘻嘻地稱任明霞為氣質美人,色迷迷的,讓人噁心。

沒辦法,任明霞只能為方小芹說一些寬心的話。

不久,任明霞到縣政府彙報工作,她就給黑鐵膽簡單地說了說這個事。黑鐵膽一聽,肺都快氣炸了。

石磊啊石磊,你的人格也太低了。

不久前,為了那個「傻逼事件」,你就準備把副縣長江一英犧牲掉。這一次,你又差一點把方小芹給糟蹋了。本來我還總是想和你妥協著,忍辱負重地把西山縣的工作搞好。現在看來,你石磊也太不像話了。這種人,簡直就是官員中的敗類。我黑鐵膽以後豈能再與你妥協。以後,再不提同學的情義了,我黑鐵膽要與你割袍斷義,針鋒相對。

想到這裡,黑鐵膽就對任明霞說,明霞啊,這個事我知道了,暫時不要再對別人提起,讓我來處理好了。

任明霞說,好的,黑縣長。

嘴上是這麼說,其實如何來處理,黑鐵膽眼下也沒有一個很好的主意。畢竟,對手是個縣委書記啊!能是輕易動得的

俗話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黑鐵膽正愁沒辦法呢,石磊卻碰上了白傑這個難纏的戴著綠帽子的對頭。

白傑手裡有了石磊的不雅視頻,心中既充滿了激憤,又充滿了戰鬥的激情。今日長纓在手,必定縛蒼龍。

白傑決定與石磊玩一玩貓捉老鼠的遊戲。在去找石磊之前,地名辦主任白傑還往石磊的手機上發了一條關於「日」的簡訊。

「一天一日叫旦,一天二日叫昌,一天三日叫晶,一天九日叫旭,一天十日叫早。

日一整天叫昊,用嘴日兩次叫唱,女人自爽叫娼,精盡人亡那叫旱,站著日叫音,邊日邊唱叫暗,關門再日叫間,日彎了叫電,日不進去是白,日軟了叫巴,從上往下日叫由,從下往上日叫甲,日穿了就叫申。

日自己叫日本人,女日男不日叫公休日,男女都不日叫雙休日,說要日卻不日叫假日,能不日盡量不日叫節日,換著日叫交易日。現在日叫今日,公開日叫明日,背後日叫後日,七天一日叫星期日,不認識的也日叫生日,日的情況叫日記,日的時間叫日期,日的安排叫日程。

謹此祝石磊石書記,或日晶日書記日日開心1

看罷簡訊,石磊笑了,第一反映是哪個夥計在同他開玩笑。因為他對這個「日」還是情有獨鍾,朋友們把他的名字由石磊改為日晶,是在取笑他了。

石磊想,這是誰編的,可真有才。現在的簡訊是越來越妙了,中國人的想象力在這方面得到了集中的釋放。是新州的白鵬舉,還是古城的江一帆?或者是省委宣傳部長李大寧?

這幾個人,石磊是經常給他們發些黃色段子的。

可他又看了看對方的號碼,不認識,這才感到事情有些蹊蹺。照理說,一個生人,是不會也不敢給他發這樣的簡訊的。他畢竟不是凡人,他是縣委書記啊!

石磊正在納悶,手機響了,一看號碼,正是剛才發簡訊那個。

「是石磊書記吧,你好,應該叫你日晶日書記才更準確1

「你是誰?1

「哈哈,不和你捉迷藏了。地名辦的,白傑。」

「白傑,你瘋了,開什麼玩笑1

「日書記,我虧說你了嗎?你這個混蛋,提起褲子不認帳1

「白傑,我聽不明白,你這是在胡說什麼?」

「日書記,我也不和你廢話了,我要見你。咱們一塊兒欣賞一下你在床上的精彩表演1

石磊擔心對方的手機上有錄音,他也不便明講,只得笑笑說,白傑啊,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可是黨員領導幹部啊,怎麼能亂開這種玩笑?!

「日書記,你也不要再扯蛋了,你就說,見不見?1

「我的辦公室,對每一個人都是暢開的。不管是官員,還是群眾。這一點,西山的人都知道。」

「西山的人也知道,你的後門,永遠為那些浪女人們暢開1

「不要再亂開這種玩笑了,有什麼事,你就過來了,我正好在辦公室呢1

關上手機,石磊有些摸不著頭腦。聽白傑的口氣,似乎拿住了他石磊的什麼把柄。

是啊,自己是和白傑的老婆小蘇睡過幾次,但那都是小蘇自動獻身的啊!至於你白傑想換個工作,老子也沒說不行埃只是現在僧多粥少、狼多肉少,說要換就能立馬換?!為官者,總得講良心,講官德吧!不能因為我一個縣委書記和誰睡了覺,就一定為誰辦私事吧!這樣,我一個縣委書記豈不成了不講原則的糊塗蟲?我堂堂一個**的縣委書記,豈能受你們這些無恥小人的左右?!今天我倒是,你個小小的白傑能有什麼本事,敢這樣和我一個縣委書記叫板。你啊,真的是瘋了!

很快,白傑就到了。

石磊正在抽南京「九五之尊」,見白傑進來了,忙換上一根「黃金葉」。本來,石磊在人前人後都是抽這種10塊錢一包的「黃金葉」的,可自打上次為那個「傻逼事件」去省城找李大寧,陪著人家吸了兩包「九五之尊」,他這才深切地感受到了200塊錢一包的「九五之尊」與10塊錢一包的「黃金葉」在口感上質的不同。從那以後,他在人前仍抽黃金葉,可在人後,他就只抽「九五之尊」了。

見到白傑,石磊客

氣地讓座、讓煙,還給白傑泡了一杯「天綠」。

白傑則是滿臉的不屑。

石磊說,白主任,你剛才在電話中跟我開的玩笑太大了。

白傑冷笑了一下說,日書記,不多說了,這裡有一個光碟,你自己欣賞一下。

白傑一邊說,一邊就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光碟扔到了茶几上。

石磊說,什麼日書記,你今天是怎麼了?!

白傑仍是冷笑道,你到西山這兩年,除了日了幾個女人,你還幹了別的什麼正事、實事嗎?稱你一句日書記,很貼切。

白傑說罷,再也不看石磊一眼,起身甩門而去。

石磊把房門反鎖了,將那張光碟放進了辦公桌上的電腦里。

剛看了一個開頭,石磊的頭就大了。

畫面很清晰,他石磊很瘋狂、也很猥瑣。這,這哪裡還像一位縣委書記,分明就是西門慶嘛!

nul

\\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