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91章 看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91章 看招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92節第491章 看招

石磊把光碟取了出來,很小心地揣進了自己的口袋裡。他關掉了電腦,順手點上了一根「九五之尊」,可此時此刻,響噹噹的天價煙,咋就變得這麼苦了呢?!

小小的白傑敢於公開向自己叫板,原來是手裡有貨啊!

剛才白傑並沒有提什麼要求,他是在放長線釣大魚,等待著我石磊主動給他聯繫啊!

看來,這個白傑還是一個有心計的人。

白傑雖然沒有開口,但目的是明確的,他就是想從我這裡撈到好處。他目前應當也沒有想魚死網破,真正把我石磊弄倒。什麼好處,那也是顯而易見的,一是權,二是錢。這傢伙顯然認為自己是奇貨可居,要狠狠地敲我石磊一筆了。

給白傑一個官兒,再給他一筆錢,事並不難。但問題的關鍵是,我滿足他了,他會真的罷手嗎?他說把手裡的東西銷毀了,可沒有全部銷毀怎麼辦?等過了一陣,他又提出更大的要求怎麼辦?要知道,人的**是無窮無盡的,那就像他石磊在獵艷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一樣。

可是眼下也只能先穩住白傑,探探他的口風,給他一些滿足,底線是決不能讓他把這張光碟公布出去。如果他交給了上面的紀檢會,上傳到了網路上,那他石磊可就徹底完蛋了。用剛才簡訊中的話,那可就是「精盡人亡那叫旱」了。

本來按照遊戲的規則,他石磊是不能主動聯繫白傑的。他一主動,其實就是被動了。可為了拖住白傑,他又不能不主動聯繫。沒辦法,誰讓他有把柄攥在人家手裡呢?

可石磊又不敢給白傑打電話,怕對方偷偷錄音,那樣的話,他就更被動了。

思來想去,石磊決定讓自己的司機白彪去和白傑溝通。因為,他早些時候從小蘇的口裡得知,白彪與白傑是本家,而且還是一個村裡出來的。

讓白彪出面有好處,一是他可以探聽白傑的口氣,摸到白傑的真實想法。第二,他石磊躲在後面,萬一談不攏,還有一個迴旋的餘地。自己如果直接和白傑談,一旦談崩,就沒有退路了。

在別人面前抽「黃金葉」,在白彪跟前就不必裝了。大家都簡稱,最了解領導的私密的,並不是跟班的秘書,而是開車的司機。司機同領導在一起時間最長,很多八小時以外的活動,因為要乘車,領導們也沒辦法繞開司機。

石磊給白彪扔了一根九五之尊,他剛噙上一根,白彪就叭地一聲為他點上了。

石磊悠然地抽了兩口說,白彪啊,有個事,你得替我去摸摸情況。

白彪說,好的,石書記,你說。

石磊聳聳肩說,白彪啊,我被人設計陷害了。

白彪有些吃驚地張大了嘴巴。

石磊接著說,是這樣,地名辦那個主任,對,和你是一家子,叫白傑。他這一陣子光想著自己提拔當官的事,中間也找過我幾次。你也清楚,咱們縣裡的位置就那麼多,我總不能把別人趕走,讓他上吧。萬事,都得有個機會不是?!沒想到這傢伙就對我心懷不滿了,搞了一個針對我的什麼錄像,顯然是拼湊剪接的,揚言要追究我呢!

白彪說,石書記,白傑這個人我知道,當官**很強烈。另外,他還是一個做事不擇手段的人。這個情況,據我的了解,他是完全能幹得出來的。石書記,你說,讓我去做什麼?!

石磊說,你先去探探他的底,摸摸他的真實想法。

白彪說,石書記,你放心,我會擺平這件事的。

石磊點點頭說,好,此事,不足為外人道。

白彪說,石書記,我明白。

這天傍晚,白傑接到了白彪的電話,說請他喝茶。

白傑的心裡就明白了七八分,白彪是石磊的司機,請他喝茶顯然是由頭,明擺著是讓他來同自己談條件的。

白傑就在電話中說,彪子啊,你可是大忙人,怎麼今天晚上想起請哥喝茶了?

白彪說,哥,看你說的,一家人坐下來喝喝茶,拍拍話,不是很好嗎?

白傑說,好啊,到哪兒去?

白彪說,就白沙家園吧,晚上六點鐘,我去接你!

白傑說,不用,不用,我自己過去。

白沙家園就是原來的白沙大酒店,這是西山縣城至今唯一的一家五星尖里的1號樓909室,還是縣委書記石磊專用的總統套房。這個地方,也是他常和陳圓圓尋歡作樂的地方。除了陳圓圓,藍花了、小米了、胡小雲了、白姑了、劉葉了,包括白傑的老婆小蘇都來過這裡。

白傑手裡拿的這個光碟,其實也是在這個909室里偷錄的。

白彪說,大哥,我去接你,我就是一個開車的。

兩人見了面,白傑坐上車后笑笑說,縣委書記的車,這我還是第一次坐。你小子有福啊,天天享受這麼好的車。

白彪說,這個車,我是天天坐,可我還是一個司機。

兩個來到白沙家園,找了一間相對私密的茶室。

白彪說,大哥,咱們鳳凰山的天綠,你喝得慣嗎?

白傑說,天綠,不就是張大彪他們搞的那個嗎?我嘗過,味道不錯。

白彪說,那好,今天咱們就品這個。這是今年的新茶,特級的。

兩個坐下后,白彪就撕開一包「九五之尊」放在茶几上,給白傑遞上一根點上了,自己也抽上了一根。

白傑抽了一口說,這煙不錯,味道很醇厚啊!

白彪小聲說,大哥,這煙可比中華貴。

白傑說,軟中華,65塊錢一包,還抵不上這個?

白彪說,大哥,這種南京煙,是特製的,一盒200元,一條2000元呢!

白傑拿起這盒九五之尊翻來覆去看了看,也沒有看明白它為什麼能值200塊錢。

白傑有些義憤地說,彪子啊,我知道,這煙不是你買的。肯定是從石磊那拿的。你看看,當官的抽的是什麼煙?!這不是**是什麼?!

白彪笑笑說,大哥啊,其實石書記還是比較低調的,他平時只抽10塊錢一包的黃金葉。這包煙是別人送給他的,他不抽,就扔給我了。

白傑冷笑道,他,還能算低調?

白彪說,大哥,你說現在當官的,誰沒有幾個女人,誰沒有幾處房子,誰沒有幾股生意?!這,這都算不得什麼。現在是啥時代了,香港都回歸10年了。

白傑一聽白彪這是話裡有話,這不是在

說當官的都和石磊是一個鳥樣嗎?玩幾個女人不算啥事,那讓他也玩玩你的老婆和女兒去。並且,這玩了還不辦事,這不是明擺著欺侮人嗎?

白傑把手裡的煙按進了煙灰缸里說,彪子啊,我不管別的人怎麼樣,反正我是看不慣這個石磊。這小子到咱們西山後,就沒有干過什麼人事!

這時茶已經泡好了,白彪往兩個小杯子里沖沖了茶說,大哥,品茶,品茶!今天啊,石書記就是讓我來找你徵求意見的。

白傑冷笑道,徵求意見?

nu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