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498章 一柱擎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98章 一柱擎天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499節第498章 一柱擎天

第二天上午,黑鐵膽一大早就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剛接手縣委書記一職,工作千頭萬緒,他需要靜下心來好好地理一理。

當他行走在縣政府的大院時,他突然就感到了一柱擎天的感覺。原來,他的感覺是只手撐天。他是二把手,必須盡心儘力地把工作做好,同時還要想盡辦法彌補一把手留下的疏漏和缺憾。那個時候,他的感覺就是舉輕若重,只手擎天。

現在,他突然變成了一把手,這感覺,就是這麼奇怪,一下子就變得遊刃有餘了。由只手擎天變成了一柱擎天。

是啊,從今以後,他,黑鐵膽,就是西山縣的一把手,是西山縣的主心骨和念頭雁。

剛到8點,李小爽就和張炎元一道過來了。黑鐵膽知道,今天是李小爽帶著張炎元來交接工作的。

李小爽說,黑書記,雖說現在炎元同志已經就任辦公室主任一職,但我仍是你的老秘書,有啥事儘管吩咐。

黑鐵膽說,咱們都是老夥計了,不必這麼客氣吧。以後還要請各位老兄多多費心,幫助我一道把咱們西山的事情辦好。

李小爽說,應該的,應該的。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三個人又閑談了一會,李小爽就說,對了,黑書記,您看我差點把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您今天正式就任,我呆會安排他們把您的辦公室調過去,還有以前石書記留下的那些已辦或未辦的、還有正在辦理的文件和有關事項,我已經匯總了,我馬上給您拿過來,您抽空看一看吧。

黑鐵膽知道李小爽所說的調辦公室就是要讓他調到石磊書記那間屋裡去。

黑鐵膽說,調辦公室就沒必要了吧?我覺得現在這間屋子挺好的,就不必麻煩了吧?

張炎元說,那怎麼能行呢,這是您應該享受的待遇呀。再說那間辦公室空著也是空著,您不進去還有誰會進去,不是浪費了嗎?

就是,他如果不搬走,讓新任縣長王國梁在哪裡辦公呢?

黑鐵膽想想也是,在西山縣委,領導的一切工作待遇包括辦公室的分配都是嚴格按職位排序來定的,就象是出席會議的座次安排一樣,容不得半點馬虎,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一直以來就是這麼辦理的,已形成了慣例了,任何事情只要形成了慣例就不好再改了。

黑鐵膽當然也明白,這種官場上沒有明文規定的規定,那效力和紅頭文件的指示是一樣的。這不僅是在西山,估計在任何一個縣都是一樣的。

石磊那間辦公室一直以來就是縣委書記的專用辦公室,是整個西山縣委面積最大的辦公室,也是唯一一間內部帶有**衛生間的辦公室。按照一往的慣例,每換一任縣委書記,裡面的辦公設施都要更換一新。不管是大到辦公桌椅,還是小到電話機、煙灰缸,都一律執行「三光「政策,統統不留。

黑鐵膽覺得這是一種弊病,如果新任的書記沒有新的思路和舉措,你就是挖地三尺又有什麼意義呢?他又想自已是新官上任,人心不服,好多人都盯著自已,一切要小心謹慎,不能給人留下任何話柄。

黑鐵膽就對李小爽和張炎元說,辦公室可以搬過去,但凡是能用的辦公設施,都不用更換。

兩個人都說,那可不行,哪怎麼能行?這可是多少年下來的規矩啊!

黑鐵膽就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咱們需要更新的是這裡。

黑鐵膽說的是此時的真實想法,自己接任了縣委書記,不僅僅是名義上職務的變動,而且是對他各方面素質的重新考驗和認定。如果他拿不出一套切實可行的關於西山縣各方面發展的方法和措施,那他這個縣委書記就算是白搭了。

當然了,石磊辦公室里套間里的床鋪,還有他室里的床鋪上的東西都必須要扔個精光。石磊是誰啊,那可是野獸書記,這些東西如果不扔,黑鐵膽還真的嫌有騷味。

黑鐵膽當了書記,妻子韓冰自然也非常高興。

星期天黑鐵膽回到市裡自己的家中,兩聊了很長時間,都興奮得睡不著覺。

說來說去,兩口子達成了以下的共識:那就是縣委書記是一個特殊的崗位,黑鐵膽作為新人,必須要處處低調,事事小心,摸著石頭過河。

具體來講,要做到三條。那就是要嚴格地堅守「三做三不」準則,一是踏踏實實做事,不投機取巧二是清清白白做官,不謀取私利三是平平淡淡做人,不追名逐利。

韓冰說,如果說努力和汗水是成功的基礎,那麼真誠而簡擋攀淺曬Φ墓。

黑鐵膽笑笑說,還是老婆大人看的清啊,我現在才真正明白每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後必有一個偉大的女人。

韓冰半靠在黑鐵膽的胸膛說,記住了,現在還不能說你有多成功。而我,也談不上什麼偉大。咱們還是一步一步老老實實地努力吧!

黑鐵膽說,冰冰,你到底是門裡出身啊,根本就沒把我這個縣太爺放在眼裡嘛!

韓冰說,想哪去了,我可沒有拿你和咱老爸比。

黑鐵膽說,冰冰,沒法比埃老爸為官一路順風,縣委書記,市委書記,省委組織部長,省委副書記,省長。這樣的人生軌跡,你老公我是走不出來了。但這還只是表面現象,更關鍵的是咱老爸那種身處官嘗遊刃有餘的謀略,這一輩子就是打死我,我也學不會。

韓冰說,蛋蛋啊,你的才氣和為人我能不清楚。尺有所短,寸有所長。你只要把自己的智慧和汗水都獻給了事業,老婆我就知足了。再說了,當官,當多大才是大。走多遠,才是盡頭啊!

黑鐵膽緊緊地摟著韓冰說,知我者老婆也!

事理清了,話說明了,兩個人的心裡都暢亮了。雖說時間已到了凌晨,但兩個人這時卻漸漸興奮起來。黑鐵膽便轉身壓在韓冰的身上,兩個人便展開了一場撕殺,最後以黑鐵膽的失敗而告終。

韓冰便說,縣委書記也不過如此嘛,還不如當縣長的時候。

黑鐵膽說,你就等著瞧吧,縣委書記肯定不是吃素的。今天是太累了,改天必定讓你繳槍。

韓冰笑著說,老公啊,我可沒有槍,到時候恐怕還是你的槍要交出來吧。

黑鐵膽說,呵呵,槍交給你,省得咱犯罪。

韓冰說,去去去,誰稀罕。一桿破槍,稀鬆冰涼。

黑鐵膽說,一柱擎天,見者披靡。

韓冰伏在黑鐵膽的胸前說,老公啊,不說了,天都快亮了,你再迷糊一會兒。剛剛上任,可要保持好精神頭子埃

黑鐵膽說,好好,聽老婆話,跟黨走,永遠不會犯錯。

兩個人迷糊了一會兒,天就亮了。

黑鐵膽覺得自己又有了感覺,他翻身壓在韓冰的身上說,冰冰,我也有了野獸般的衝動。你摸摸,是不是一柱擎天?!

/

韓冰笑笑說,你們這些當縣委書記的,都變成動物了?!

韓冰當然是在指石磊的事,黑鐵膽就說,我這個野獸和他們的不一樣。 \\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