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00章 張麻子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00章 張麻子死了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01節第500章 張麻子死了

白沙鎮上杜天堂的老岳父張麻子,這天正在吃飯時,碗突然掉在了地上,頭一歪,咽氣了。

懂得的人講,這是突發性腦溢血。

張麻子今年剛剛過了80大壽,他曾對張天彪講,以他的身體,他估計可以活到100歲。因為,他這一輩子幾乎就沒有吃過葯。

張麻子突然死了,鎮上的人都說他有福氣,死前沒有受一點罪。

老張頭有子女三個,老大張小霞,也就是杜天堂的妻子,她現在是西山縣公安局的政委。老二是天天集團的董事長張天彪,老小也是個姑娘,名叫張小玉,現在是天天集團的財務總監。

因為杜天堂是常務副市長,而張天彪又是天天集團的董事長,因此,老張頭兒的喪禮期間,政界和商界都來了很多人。

大家坐在一起議了議,又請野牛嶺的王愛民看了日子,定於明天晚上12點後下葬。

聽說要土葬,杜天堂的心裡馬上一緊。

這個時候,全市上下正在強力推行殯葬改革,民政部門成立了稽查大隊,強制實施這項改革措施。可這種改革,與長期人們形成的習慣相違背,老年人都愛惜自己的身體,沒有人不害怕死後再到火焰山裡走一遭的。自知在人世不久的老人,一聽說火葬,就像小孩子害怕毛毛蟲一樣,嚇得心驚肉跳。

下輩人遵從老人們的心愿,想方設法把親人土葬。只有在無奈之下,許多家庭才把死韌進了火葬常等燒了以後,總覺得事情並沒有結束,回去后再吹吹打打,隆重地把骨灰盒再放在棺材里埋葬。如果有人把親人偷偷地掩埋了,一經舉報,稽查大隊就揚言要扒出來重新火化。最終處罰幾千塊錢,也就不了了之。所以土葬的風氣,並沒有因為大氣候,得到徹底根除。

見杜天堂面有難色,王愛民就說,不土葬可不行,大不了罰幾個錢。

還是老太太開通,也就開言道,這樣辦,估計會對天堂和小霞有影響,他們兩個都是國家的人。要是扒出了亂子,還不如拉你爹去火葬了。人死如燈滅,咋擺弄,他也不知道了。

張小霞便抬眼去看杜天堂,並給他使了一個眼色。

杜天堂嘆口氣說,媽,不用考慮那麼多,不能再折騰俺爹了,就按大家說的辦,讓老人家入土為安唱吧!

聽到這裡,王愛民就讚許道,還是天堂明白。

王愛民還私下對杜天堂說,我給你老岳父選的這個墳地,對你是最利的。你放心,過不了兩年,你就是市長了。接我的推算,你將來起碼也能幹到市委書記這一級。

杜天堂笑了笑,沒有作答。

杜天堂明白,風俗習慣是與社會大氣候相適應的。現在在白沙鎮的一大部分老人都是這麼處理的,大家心照不宣,只當做不知道。不管誰家死了人,靈棚不搭了,響器不用了,親人不哭了,也不讓孝子打著赤腳,披麻戴孝了。當然,鄰居們也不慌張著隨禮了。大家雖然在死人的氣氛籠罩下,強壓著心底的悲痛,表情並不肅穆,一個個談笑風生的若無其事。只有一群年輕力壯的人,上上下下地忙活著,等待到了深夜裡,偷偷地抬棺材埋人。

不過,有些風俗還是改變不了。

王愛民對張小霞說,你媽還健在,明天是「雙日子」,不適宜下葬。我考慮了一下,又查了老黃曆,這樣辦最好。明天前半夜起柩,後半夜下葬,正好趕上「單日子」,是最合適的。

這分「單、雙」日子的說法,就是風俗習慣。杜天堂想想,反正準備工作也需要時間,就依了他們。

張小霞、張天彪、張小玉,還有張姓一族的幾個晚輩們在屋裡守靈,如果有人進來弔唁,她們就跪在地上磕頭。

杜天堂的身份不一樣,他則和鎮黨委書記白向陽一起,在院子里,盡心儘力地招待前來弔唁的每一位客人。因為張小霞的母親姓白,白向陽是叫作姑姑的,因此,也是親戚。

第二天,老親舊眷們來了,因為死者張麻子是杜天堂的岳父,來給他送行的人就很是不少。再加上張小霞和張天彪他們的影響力,不少單位的頭頭腦腦們也陸續來了。小汽車一輛接著一輛的,沿途的群眾也不知發生了什麼大事兒,值得來了這麼多小汽車。

這個時候,杜天堂的心裡就有些恐慌,他唯恐過於招搖,壞了大事兒。看看鎮上的鄉親們對車來車去,人來人往置若罔聞,好像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一樣,才把心放了下來。

西山縣的書記、鄉鎮長和科局長們來,那都是要隨禮的。

大家沖著杜天堂的關係,每個人一般都隨個500塊錢的禮。那些平時和杜天堂走的比較近的官員們,則會突破這個數。

安葬張麻子是比較順利的,也非常隆重。

不過,讓杜天堂沒有料到的是,幾個月後,竟然還是有人舉報了他。

張麻子下葬后,過罷「五七」,張小霞就和杜天堂商量,要把母親帶到市裡去逛一逛,散散心。

白玉換從來沒有出過遠門兒,一生中只到過縣城一趟。別的時候,白玉換的活動空間就在白沙鎮。

那次去縣城,還是張小霞開車帶她去的。

一趟下來,白玉換暈車暈得要死,她非常後悔。她曾經發誓說,再也不坐汽車了。打那以後,只要有人一提起汽車,她就會立刻產生條件反射,胃裡翻騰不休。這可能也是白玉換,不願到縣城去看張小霞,不到市裡去看張天彪他們的原因之一。

有一次,杜天堂和張小霞一塊兒坐小車回來看她,她就心疼地說:「當幹部真的是受罪呀,坐在這汽車裡,暈得七死八活的,誰受得了?」

說要帶老太太到市裡去轉轉,杜天堂也很支持,並打電話在山陽市區的天天大廈貴賓樓定下了一個房間。

為了防止老太太暈車,張小霞讓母親服了一粒「暈海寧」。停了半個小時,才從家裡出發,還特地讓老人家坐在前邊。

張小玉也一個勁兒地安慰說:「老媽,不要緊,只要經常坐車,多鍛煉幾次,就沒有問題了。」

老太太將信將疑,坐在汽車上,坐椅柔軟,感覺比較舒服,搖下了車窗,任冷風吹著。在開始的那一段路程,塵土飛揚,司機心疼車,怕顛簸閃壞減震器,又怕車窗開著,卷進塵土,開得異常緩慢,讓白玉換感到跟坐在牛車上差不多,倒也沒有不適的感覺。但她不敢朝外邊看,緊緊地拽著車門把手。後來,葯勁兒上來了,老人家開始昏昏欲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