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官場調教>第505章 人心難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05章 人心難測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穿越

第506節第505章 人心難測

對於王國梁的反應,胡小雲難以理解。是啊,她明明已經猜透了王國梁的心思,但為何她的這個熱臉貼上的會是一張冷屁股呢?

其實,有些事情胡小雲並不知情。

當王國梁剛剛當上縣長的時候,就曾想和黑鐵膽比一比高低。他認為自己的兩項優勢非黑鐵膽可比。第一,他的年齡比黑鐵膽大,閱歷比黑鐵膽廣。第二,他的親哥哥王國棟是市委宣傳部長,堂兄王國慶是省委副書記。而黑鐵膽的岳父雖然是一省之長,但強龍不壓地頭蛇。他和黑鐵膽之間如果發生什麼爭鬥,他相信西山縣的幹部以及山陽市的幹部都會做出正確的選擇。因此,他認為,他並不怕黑鐵膽。

有一次,在閑聊的時候,王國棟得知了王國梁的想法,就把他罵了一頓。

王國梁聽了還很不服氣,王國棟就說,當年國慶哥的話你忘記了?那個時候,國慶哥是新州市市委書記,高鐵是市長。高鐵不是想玩心眼與國慶哥斗嗎?結果呢,國慶哥不是把他給架空了。現在,國慶哥已經是省委副書記了,這個高鐵呢,還是新州市市長,原地踏步啊!當時國慶哥就說過,市長千萬不要和書記斗,市長協助書記把工作搞好了,政績出來了,書記提拔了,市長自然能接手書記。如果市長和書記斗,那書記就是提拔走了,這個市長也不一定能接書記。這些話,你真的忘了?

王國梁笑笑說,沒忘,記住哩。

王國棟說,記住就好。

王國梁笑笑沒有作答。

王國棟就又告誡王國梁:「國梁啊,你怎麼會有這樣幼稚的想法。往輕里說,你這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往重里說,你這是在自毀前程。」

王國梁笑了笑說:「哥,有這麼嚴重嗎?」

王國棟說:「你還是想一想高鐵的事吧。還有,你知道為什麼把你放到西山當縣長嗎?」

王國梁說:「不知道。我本來就是西山的縣委副書記,這正常啊1

王國棟說:「就地任縣長,這是國慶哥的意見,是為了你日後更快地進步。黑鐵膽的自己很能幹,加上他的岳父是省長韓華華。估計,他這個縣委書記幹不了多久就會被提拔走。他一走,你不就接手縣委書記了。」

王國梁說:「哥,我還以為是組織上隨便把我放到一個縣當縣長的。」

王國弟弟,有國慶哥在,有我在,能隨便把你放到一個縣?」

王國梁若有所思地問:「哥,那你說說我下一步該咋弄?」

王國棟說:「很簡單,你全力配合好黑鐵膽的工作就行。你一定要記住了,黑鐵膽的提拔之時,就是你的進步之日。如果你們兩個鬧起了彆扭,吃虧的只會是你。」

王國梁說:「哥,你就這麼肯定,吃虧的一定是我。」

王國棟說:「國梁啊,你給我記好了,你絕對不可能是黑鐵膽的對手。白鵬舉縣長當年為什麼會兵敗西山,石磊書記為什麼會日落西山?你真得好好地琢磨琢磨了。」

王國棟的話,讓王國梁的脊背有些發涼。

但從此以後,王國梁真的一改往日的形象和作風,全力以赴地支持起了黑鐵膽的工作。雖然,他並不情願。

有一次,王國梁甚至主動對黑鐵膽說:「黑書記,你只管埋頭於咱們西山縣的發展,對身邊的個別小人缺乏提防,這讓我有點擔心啊!」

黑鐵膽有些愕然,他看了看王國梁說:「噢?」

王國梁說:「一些不正常的情況,不知道我該不該說?」

黑鐵膽說:「國梁兄,有啥,老大哥你就儘管直說。」

王國梁說:「黑書記,這些天來,我發現胡小雲這個人很不正常,搞了不少小動作。現在我雖然不能百分之百地肯定,檢舉你的人就是他。但我敢肯定,這件事,她絕對脫不了干係。」

究竟是誰在幕後調查並檢舉自己,一開始黑鐵膽並沒有放在心上。但後來王國慶反覆提醒他一定要找出這個人,弄不清身邊埋下的定時炸彈,你還如何開展工作?敵在暗,我在明,這是很不利的。但黑鐵膽靜下心來仔細地想了想,他覺得身邊的人都不錯,沒有一個人像是那種栽贓陷害、欲致他於死地的陰謀家。他也曾想到過胡小雲,但他認為,胡小雲雖然在感情上和他有疙瘩,但也不至於會暗地裡對他下手。畢竟,他們是多年的老同事了。

種種跡象表明,幕後的主使人還應當是石磊這小子。

今天聽了王國梁的話,讓黑鐵膽心中產生了一絲絲的陰雲。他倒不是恨胡小雲,而是感到胡小雲可憐。一個女人,一個縣委的常委,不安心於自己的工作,而是把心思放到這些方面,真的是可憐,也很可惜。

此前,財政局長金鑫也曾向黑鐵膽報告了一些胡小雲的不正常表現,因為胡小雲曾不止一次到財政局翻看一些資料。細心的金鑫發現,胡小雲表面上好像是在隨便看看,其實她是在關注黑鐵膽的每一筆開銷與用途。

聽了金鑫的話,黑鐵膽說:「金局長,你了解到的這些情況,告訴我一個人就行了,別的人就不要講了。」

金鑫說:「黑書記,那當然,我知道。」

現在又聽了王國梁談到了胡小雲的情況,估計自己多次被檢舉的事,十有**會是石磊與胡小雲兩人合夥乾的。這讓黑鐵膽感到相當痛心。

他對王國梁說:「國梁兄,謝謝你的提醒,以後我會注意的。」

王國梁說:「黑書記,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1

送走王國梁,黑鐵膽點上一根煙想起了心事。

石磊當上西山縣委書記后,他黑鐵膽曾多次被人舉報。比如抽天價煙的事,「表哥」的事,還有與企業老闆結拜的事,光是省紀委的那個高明,黑鐵膽就在西山會過他三次。

現在想想,胡小雲與石磊合夥整他的可能性很大,因為,黑鐵膽也知道,胡小雲是石磊的西山八艷之一。眼下,石磊日落西山,灰溜溜地走了,這個胡小雲大概對他黑鐵膽那就更不滿了。

胡小雲同黑鐵膽之間,早就存在芥蒂。

比如提拔縣長助理那一次,石磊提名的是胡小雲,而黑鐵膽提名的是戚敬文。那一次,鬥爭的結果是胡小雲勝出。

因此,這個胡小雲不來對黑鐵膽就心存不滿。

黑鐵膽想,只要以後這個胡小雲不亂來,他也就不再計較她。一個女同志,不容易。

另外,社會上之所以稱黑鐵膽的身邊還有一個高參馬瞭然,是因為當年白沙集團的那個老馬頭,眼下早已成了紅遍大江南北、長城內外所大師馬瞭然。早些年,黑鐵膽中專畢業剛分到白沙酒廠上班時,因為有些寫寫畫畫的本能,就被分配到了酒廠辦公室。那時,老馬頭就是辦公室主任,可以說,老馬頭是黑鐵膽的第一個頂頭上司。

黑鐵膽也弄不清楚,這個馬瞭然最近這幾年究竟是如

何迅速竄紅的。有人甚至斷言,這個馬瞭然才是西山縣的首富。不過,老馬頭熟讀《易經》,甚至可以倒背如流的事,黑鐵膽也是知道的。

黑鐵膽就想,也許,這個馬瞭然眼下真的有些道行。不過,他黑鐵膽在工作和生活上,並不需要像馬瞭然這樣的大師。

社會上傳言馬瞭然是黑鐵膽的高參,不過是捕風捉影罷了。 \\

  • (快捷鍵:←)
  • 官場調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